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8章 终章

作者:青云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吴远的举动让五公主当场呆愣, 等吴远放下酒杯,五公主忽然醒悟过来,她疯了一般冲了上去, 强行掰开吴远的嘴,对着他大喊, “吐出来, 你快吐出来,本公主命令你吐出来!”

    吴远正在等毒发作呢,被她这样一喊, 脑瓜子嗡嗡的。五公主见他不听命令,迅速把葱管一般的手指插到吴远的嘴里,在他喉咙那里死命搅动了几下。

    吴远本来胃里面就翻江倒海一般难受,被她这样一弄,一个没忍住,哗啦一声吐了出来, 五公主那一身华贵的衣裙顿时变的凌乱不堪, 领子上、胸口上都是脏东西。

    五公主顾不得那么多, 她拍了拍吴远的脸, “吴太医, 你怎么样了?你难受不难受?你肚子疼不疼?”

    刚吐出来,吴远忽然感觉肚子里火烧一般疼痛, 转瞬又变成刀割一般剧烈。

    吴远额头上的冷汗如水一般往下流, 嘴角开始溢血, 他捂着肚子慢慢往地上倒去,倒下之前挣扎着说了一句话,“醉人香果然名不虚传。”

    吴远的声音很小,五公主却听了个清清楚楚, 她立刻大喊起来,“太医,快叫太医!父皇,七哥,酒菜有毒!”

    隔壁男桌那边早就听到了动静,都在等这太医的反应呢,听见五公主歇斯底里的叫唤,太子第一个冲了过来。

    太子见到已经昏迷不醒的吴远,对着外面大喊,“来人!”

    卫景明一直听着屋里的动静,吴远和五公主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等到太子一声喊,他火速带着一对人马冲了进去。

    太子一脚把屏风踢倒,撩起袍子跪下,看向魏景帝,“父皇。”

    魏景帝见到这种情况,心里大致有了谱,他看了几个儿子一眼,又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吴远,长长叹了口气,对着太子挥挥手,然后一个人默默地离开了正殿。

    太子磕了一个头,“恭送父皇。”

    方太后见魏景帝一走,立刻吩咐太子,“七郎,命人把健康宫和御膳房封锁起来,所有人不得离开。”

    太子起身看向卫景明,“卫大人,速去。”

    卫景明看了一眼地上的吴远,扭头走了。

    等吴远再次醒来时,天已经黑了,他躺在宫里当值的公房里,床边坐着眼睛肿的像蜜桃一样的五公主。

    吴远觉得自己的肚腹还是火烧火燎一般疼痛,他想说话,又说不出来,猛烈咳嗽两声之后,咳出一口血。

    五公主连忙给他拍拍胸口,又端起旁边的温水喂他喝了两口,“你别说话,外头有我皇兄在呢。你放心吧,今日你来的及时,宴席上没有人中毒。”

    吴远松了口气,四肢瘫软躺在床上。他见五公主身上还有他吐的脏污,十分吃力地抬起手,指了指她的衣裳。

    五公主吸溜了一下鼻涕,忍住了眼泪,“不妨事,等会我回去换一身衣裳就好。你肚子疼不疼?你的毒是太医院院正解的,他说你没有性命之忧了。”

    剩余的话五公主没说,吴远虽然没有性命之忧,但毒入肺腑,往后可能身体很虚弱,甚至可能短寿。

    太医院院正说这话时,五公主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边哭一边骂吴远,“谁让你来的,我喝了毒酒死的是我,关你屁事!”

    骂完了之后,五公主又静静地守在吴远的床边,任谁劝都不走。

    吴远见五公主安好,不再说话。

    五公主忍不住道,“吴太医,多谢你救我。”

    吴远又咳嗽了一阵,虚弱道,“殿下,都是微臣的职责。”

    听见职责两个字,五公主感觉自己心里没有那天在吴家附近和吴远争执时的那种疼痛,虽然也失落,却仿佛还有一丝轻松。

    五公主点点头,“吴太医放心,你昨日立了功劳,父皇和皇兄不会忘记你的。”

    太子昨日见五公主不肯走,只命太医和几个宫女太监好生服侍,又命卫景明去查明下毒之事。

    卫景明从御林军里挑出往日锦衣卫里破案的几个好手,把今日宴席上所有有关之人都拿去审问,事情很快水落石出。

    结果大大出乎众人所望,毒是从昭阳宫流出来的,下毒之人见事情败露,已经自杀。

    卫景明跑去和太子汇报,“殿下,毒物的来源已经查清,乃是昭阳宫刘皇后的旧仆所提供,旧仆和下毒的太监都已经自杀。”

    太子抬头看向卫景明,“她已经能被圈禁皇陵,如何还有这么大的能耐!”

    卫景明看了一眼四周,忽然放低了声音,“殿下,这只是第一轮审问,根据臣的推断,下毒之人可能并不止这一个,刘皇后势单力薄,必定要找人合作。”

    太子抬手把桌上的茶盏扔了出去,“查,下死力气查!”

    卫景明问道,“殿下,真要查?”

    太子大喝,“查,今日若不是那个太医,五妹妹就已经当场殒命!”

    卫景明躬身抱拳,“臣遵命!”

    当天晚上卫景明没有回家,那些宴席上的皇亲国戚也都没有回家。顾绵绵在家里很快得到了消息,顿时心惊肉跳起来。

    她一担心这里面有什么阴谋,怕影响到卫景明,二担心吴远的生死。想到有人在宫宴下毒,顾绵绵心里唏嘘起来,安宁公主总是逃脱不掉死于宫宴。吴远的命留下后,又意外救了五公主一回,看来这两个人命里总是有些牵扯。

    那么多皇亲国戚被关起来,整个京城风声鹤唳,顾绵绵让家里人看紧门户,除了采买,无事不得外出。

    当天晚上,卫景明审案审到了关键时刻,忽然,魏景帝派人来叫停。

    卫景明看向来人,“我这边就要出结果了!”

    那太监为难道,“卫大人,您看,昨日是万寿节不假,但也是皇家家宴,陛下说不用审了,卫大人又何必辛苦呢。这大半夜的,嘉和郡主说不定正在等着卫大人呢。”

    卫景明沉默,半晌后问,“太子殿下知道吗?”

    太监搓搓手,“卫大人,这天下,还是陛下做主不是。”

    卫景明点头,“自然是陛下做主,但陛下和太子殿下是亲爷儿两个,自然不会相互避讳。”

    太监语塞,双方僵持的功夫,卫景明手底下已经有人悄悄去东宫告诉了太子殿下。

    很快,太子让人给卫景明传了一句话,“听陛下旨意。”

    卫景明只能放弃,于此同时,太监让卫景明拨了几百个御林军,分别护送这些皇亲国戚回家,兵禁止各家出入。

    卫景明的案子审不下去了,只能自己回家。他到家的时候,已经过了子时,顾绵绵居然还没睡。

    听见卫景明回家,顾绵绵立刻迎了上来,“官人,你回来了。”

    卫景明拉着她的手进屋,“天寒地冻的,你怎么还没睡。”

    顾绵绵立刻命人去厨房做一些热食,又帮卫景明换下官服,“我睡不着,心里乱糟糟的。事情怎么样了?你怎么这会子回来了?”

    卫景明有些丧气,“别说了,眼见着就要水落石出,陛下不让查了。”

    顾绵绵手下一顿,然后嗤笑一声,“自然是不能查了,再查下去,皇家就要丢大人了,反正他们家又没死人,不过是一个太医中毒,有什么好查的。”

    卫景明摇头,“太子殿下虽然答应了,但今日若不是吴远在,五公主怕是要当场死了。那毒是刘皇后留下的,我估摸着是二皇子找人下的。要是能毒死了陛下和太子,他就是长子了。且今日酒席是太子妃所操办,到时候就说太子妃想让儿子继位,自己要做垂帘听政的太后,一个大帽子扣下去,太子妃母子两个也保不住。”

    顾绵绵呸了一声,“这般歹毒,若是做了皇帝,天下人还能有好日子过。”

    厨房里送来了宵夜,卫景明接过碗一边吃一边道,“要是继续查下去,说不定还有三皇子的影子。二皇子一向有些冲动,他以为自己利用了刘皇后,说不定二皇子才是那个渔翁,谁知道都被吴远破坏了。”

    顾绵绵见他吃的脸上带上一些汤水,掏出帕子给他擦擦,“这事儿就这样算了?”

    卫景明接道,“看看 明日早朝陛下有什么说头,这回的毒酒可不光是冲着太子,陛下也是靶子呢。”

    顾绵绵觉得奇怪,“毒死太子和陛下也就罢了,毒死一个公主有什么用。”

    卫景明放下碗,“太子妃这次办宴席,东西都是随机上的,谁都不能确定先毒死谁。刘皇后这是孤注一掷,毒死一个算一个,要是全部毒死,她说不定还能回来呢。”

    顾绵绵见卫景明平安归来,忽然有些犯困,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我去给你打点水,吃了后就洗洗睡吧。”

    夜很深了,两口子很快钻进被窝一起沉沉睡去。

    第二天天没亮,卫景明就爬起来往宫里而去。

    百官们上朝时发现,今日宫城守卫非常严格。新任御林军统帅卫大人守在宫门口,管你是几品,进宫就要搜身。有几个官员不大乐意,冯大人见状立刻带头,旁人也只能照做。

    众人心里都有些打鼓,昨儿听说宫宴上闹了一场,难道出了什么大事?

    等百官聚齐后,太子奉着魏景帝坐上了龙椅。众人发现,今日除了太子,其余几位皇子都不在。

    百官行礼后,太子代魏景帝说平身,然后就是日常奏报。

    魏景帝今日似乎情绪不佳,事情都交给太子处理,他只阴沉着脸坐在龙椅上。

    等处理完了大事,按照往常的规矩,该下朝了,魏景帝却并未离开。他不走,谁也不敢动。

    魏景帝示意太监拿来纸笔,他当着百官的面,写了一封简单的旨意。太子眼角瞟了一下,看到了退位二字。

    太子立刻起身跪下,“父皇不可!”

    魏景帝仿佛没听到一般,一蹴而就把圣旨写完,然后让太监拿去给杨石头,让他念给百官听。

    杨石头虽然心里惊涛骇浪,还是用最平和的语气读完了圣旨。魏景帝以自己身有残疾为由,提出退位给太子,自己做太上皇,请百官辅佐新帝。

    冯大人立刻老泪纵横,他想挽留魏景帝,但一个不会说话的皇帝坐在龙椅上,他自己每天都是煎熬,若是不挽留吧,见到魏景帝如同落寞的英雄,冯大人心里又有些不忍心。

    冯大人哭了一场之后,跪下磕头说了四个字,“陛下圣明。”

    百官们知道魏景帝心意已决,只能一起跪下磕头。那些二皇子和三皇子的簇拥都在心里猜测,昨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殿下今日没来上朝。

    就在二皇子和三皇子被关在府里的时候,太子顺利接下了皇位,魏景帝用自己的皇位换来皇室稳定,太子也默许了这个交易。只要自己坐稳了皇位,再也不会有人敢打五妹妹的主意。

    太子下朝后先跟着魏景帝去了御书房,等处理完正事后,他与就去找五公主。

    五公主还留在那间小屋子里。吴远在昏睡之中,今日太医院院正帮他清了好几次毒,每次都要灌许多东西,吐了灌,灌了又吐,折腾的死去活来。

    太子见屋子里凌乱,皱了皱眉头,吩咐五公主,“你跟我来。”

    五公主吩咐左右人好生看着,自己跟着太子回了东宫。

    太子妃林氏迎接了过来,还没行礼呢,太子就吩咐她,“给五妹妹洗漱,换身衣裳。”

    五公主听话地跟着太子妃去洗漱,收拾完了之后又在太子妃的炯炯目光之下吃了些饭,然后去了太子的书房。

    五公主给太子行礼,“七哥。”

    太子示意她坐下,然后自己低头看奏章,“你是怎么想的?”

    五公主听见太子问的这么直接,讷讷道,“七哥,吴太医救了我一命。”

    太子嗯了一声,“他不光救了你一名,很有可能还救了父皇和我一命。我问的是你的打算。”昨儿五公主在太医公房里待了一夜,这要是传出去,一辈子只能做尼姑了。

    五公主半晌后垂下头,“七哥,我没有打算。”

    太子抬起头,“怎么,打退堂鼓了?”

    五公主的眼泪忽然吧嗒吧嗒掉了下来,“七哥,吴太医可能讨厌我吧。”

    太子继续低头写字,“傻子,若真是讨厌你,怎么替你喝了那杯毒酒,找只猫狗来一试不就是,还是急了,慌了手脚才灌倒自己肚子里去。要是东宫谁能替孤喝了毒酒,孤一定立她做侧妃。”

    五公主被太子逗笑了,然后撇了撇嘴,“七哥别做梦了,除了七嫂,没人会替你喝毒酒。”

    太子笑,“所以孤没有立侧妃。”

    说笑两句缓和了气氛,太子继续道,“你年过二十,若真是向皇祖母那样一心想洒脱过日子,继续做道姑就是。但你凡心不死,就莫要去欺骗三清老祖了。”

    五公主擦了擦眼泪,“七哥,等他好了,您给他赐个官吧,我觉得我与吴太医不合适。”

    太子看向五公主,“你可想好了,错过这个,往后可就难找替你喝毒酒的人了。”

    五公主点点头,“多谢七哥,往常我不懂事,总是沉迷这些痴傻的情爱,这杯毒酒把我浇醒了。七哥,我身为皇家公主,应该为这天下百姓做些什么,不是整日混吃等死。”

    太子叹气,“你差点丢命,七哥无能,现在却不能替你报仇,还拿你换来这个皇位。”

    五公主急忙摇头,“没有的事,七哥自己有本事,父皇才放心退位。往后七哥做了皇帝,我靠着七哥,到哪里都无人敢欺辱。再说了,这个节骨眼上,还是稳妥一些好,有什么账,往后再算吧。”

    太子轻笑,“去吧,你想做什么就去做。”

    五公主走了后,没有再回那个小屋,而是命人把吴远送回了吴家。

    吴太太见到奄奄一息的儿子,哭得差点断了气。五公主每天命太医去给吴远诊治,那些名贵药材仿佛不要钱一样往吴家送。

    吴太太渐渐听到了一些风声,心里又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天家公主喜欢自己的儿子,难过的是儿子现在变成这样,也不知往后能不能恢复正常。

    吴远的伤并没有引起太多人注意,因为大家的眼光都放在新帝登基上面。眼看着要过年了,魏景帝要求礼部速速举办登基大典,年前新帝接位,他也好搬到畅春园去养老。

    新帝要登基,卫景明也跟着忙碌起来,经常整晚不回家。

    顾绵绵本来在家怪无聊,家里却忽然多了件喜事,无他,邱氏又怀上了。

    顾绵绵听见大夫肯定的回答,高兴地让翠兰给了丰厚的诊金,又拉着邱氏的手道,“大嫂这样才好,欢姐儿大了,又来了第二个,不至于太累。当日我两个孩子来的稠,若不是大嫂帮忙,我一个人都忙不过来。”

    邱氏欣喜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往后又要麻烦妹妹了。”

    顾绵绵笑道,“没有的事,大嫂只管养好身子,家里的事情都交给我吧。”

    自此,顾绵绵一边准备年货,一边带两个姑娘,还要照看邱氏,家里杂七杂八的事情,她还要自己修炼,去看望方太后,每日忙忙碌碌,很是充实。

    那边厢,新帝在腊月中终于登基,太子妃林氏被封为皇后,那几个低等侍妾都封的贵人和嫔位。魏景帝被尊为太上皇,方太后被尊为太皇太后。登基当日,顾绵绵还穿上了全套的诰命服进宫朝贺。

    新帝登基后,魏景帝毫不犹豫,立刻把所有的事情都丢给新帝,早朝他再也不去,御书房也让了出来,并计划着过了年就搬去畅春园,因着魏景帝还没搬家,新帝仍旧住在东宫。

    这个年,京城的百姓们终于能够松一口气。从今春太上皇亲征开始,就没一天松快过。现在老皇帝退位,新帝顺利接手,没有混乱,没有厮杀,所有人都很满意。老百姓才不管你谁做皇帝呢,只要不折腾百姓就是好皇帝。

    新帝有了之前的一阵子学习,在太上皇的扶持下,渐渐坐稳了皇位,卫景明这个御林军统帅,也从以前偷偷摸摸和太子来往变成了明面上的帝王心腹。

    时间飞逝,很快就到了四月。

    天渐渐暖和起来,卫景明终于没有那么忙碌。他抽出半天时间,去看了一趟吴远。

    吴远养了这么久,身体看似恢复了,比没喝毒酒之前还是差了很多。他的辞呈递上去也没人批复,他的俸禄也往上提了一等,各种补贴一文不少。他默默待在家里养伤。好的时候起来走走,看看医术,甚至还能和吴大夫讨论讨论医术。差的时候他就躺在床上睡觉,或是吃大量的补品。

    吴大夫和吴太太从来没问过吴远在宫里经历过什么,夫妻两个只安心陪伴儿子,帮他调理身体。宫中有赏赐时,吴太太都一一收好,给儿子吃用。

    见卫景明来看自己,吴远很高兴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卫大哥来了,真是稀客。”

    卫景明连忙按住他,“你莫要慌,别起来,我就来跟你说说话。”

    吴远笑着起身,“无妨,我好了很多。”

    说完,他还给卫景明倒了一杯茶。

    卫景明接过茶盏,“看起来是好了,我问过太医,那东西伤身,一时半会肯定好不透。”

    卫景明拉过吴远的手,探了探他的经络,发现吴远虚的很。卫景明往吴远体内缓慢输入一些微弱的内力,让他更有精气神一些。

    吴远笑道,“卫大哥,别耗费了你的精力。”

    卫景明没有停手,“无妨,这对我来说是九牛一毛,但能让你好过一些。”

    等感觉吴远体内再也装不了太多,卫景明停下手,然后问吴远,“你往后有什么打算吗?”

    吴远整理了两下自己的袍子,“我想等身子养好了,去完成自己以前的梦想。到各处走走,为百姓看病。卫兄不知道,好多贫民百姓根本就看不起病。我没有太多钱给他们买药,但我可以免费给他们开方子,带着他们挖山上的草药用。”

    卫景明长长出一口,“这才是医者仁心,虽然我有时候很讨厌你,但你确实是个好大夫。”

    吴远斜睨他一眼,“你以为我不讨厌你。”

    卫景明哈哈笑,“你老实说,你怎么能识别出那种毒药?我听院正说,很少有太医认识这种奇毒。”

    吴远似笑非笑道,“我原来不是说过,随时可以一幅毒药毒死你。刚开始只是想毒死你的,后来发现毒药也很有意思,就私底下研究,没想到还能救人命。”

    卫景明呵一声,“活该你中毒!”

    说完了笑话,卫景明开始说正经的,“你不打算尚无公主?”

    吴远的眼神飘到一边,“我年纪大了,现在身体又这么差,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死了,不能耽误人家姑娘。之前是我不对,让殿下有了误会。皇家不缺我这个病弱驸马,但天下百姓缺一个免费看病的大夫。”

    卫景明嗯一声,“你这个抱负很好,那我就这样去回陛下了。”

    吴远瞪大了眼睛,“陛下让你来问话的?”

    卫景明看傻子一样看他,“不然呢,你以为我想你?我可告诉你,五公主,哦不,安宁长公主是陛下的心头肉,你可别自视甚高。”

    吴远垂下眼帘,“原来我觉得自己并没有把人家姑娘放到心里最重要的地方,对人家不公平,现在我身体差,万一我早早死了,岂不是不吉利。”

    卫景明又吃了一口茶,“这个你自己想好,不过我再劝你一句,这世间的夫妻,大多都是烟火夫妻,并没有话本子里写的那种浓情蜜意。一瓢一饮都是情义,一粥一饭的温情才能地久天长。你不要看我和绵绵,我们一起经历过磨难,来的很不容易。你就看你爹娘,华善和他媳妇,哪个过的不好了?你啊,莫要太执拗。”

    吴远的眼神有些发直,卫景明说完后就起身,“我走了,你好生养身体吧。”

    过了一阵子,吴远准备远行,他还没走呢,五公主第一次上了吴家门。

    五公主略过激动的吴太太,让宫女把一个盒子递给吴远,“听说你想去义诊,这是我自己的私房钱,你拿去帮助百姓。路上走走歇歇,注意自己的身体,有困难了,给我写信。”

    吴远有些感动,“多谢公主,臣定不负所望。”

    五公主又拿出一个小匣子,亲自递给吴远,“这是我向皇兄求来的令牌,你在外要是遇到困难,可以拿来救命。”

    吴远接过小匣子,再次躬身道谢,“多谢公主殿下。”

    五公主微笑看着吴远,眼神平和,“吴太医,多谢你曾经对我的帮助,希望你往后顺顺利利,能够成为我大魏朝真正的活菩萨。”

    吴远也回了一个微笑,“请殿下保重身体。”

    等五公主走后,吴远平静地告诉了父母自己的想法。

    吴大夫很是激动,“我儿,这才是我吴家男儿该做的!”

    吴太太见五公主走了,儿子还要出远门,她忍不住哭了起来,“你这是要我的命啊!”

    吴远只能给吴太太赔罪,“娘,儿子不孝,对不住您。”

    虽然担心儿子,吴太太还是义无反顾跟着儿子和丈夫一起离开了京城,开始了长达二十多年的流浪生涯。

    离京的时候,卫景明带着末郎来送行,转交了卫家筹来的义款。

    卫景明对吴远拱手,“此去山长水远,贤弟保重!”

    吴远也拱手,“多谢卫兄,愿卫兄前程似锦,平安喜乐。”

    两个人说了几句话后,吴远带着父母和药童,乘着一匹骡车,坚定而去。

    末郎看着吴家的小骡车,问卫景明,“爹,吴舅舅要去兼济天下吗?”

    卫景明笑,“你吴舅舅是个糊涂虫,也是个好大夫,京城不适合他,百姓需要他。”

    等回家后,顾绵绵笑着问道,“走了?”

    卫景明打发末郎去书房,自己拉着顾绵绵的手往屋里去,“娘子,什么时候咱们两个也一人一匹马,去浪迹天涯呀!”

    顾绵绵大笑,“卫大人不用马,卫大人比马跑的还快!”

    卫景明也哈哈笑,摸摸顾绵绵的头发,“谁说的,抱着娘子一起跑,我只能比乌龟崽儿跑的快一点!”

    夫妻两个来了兴致,一人执鞭,一人袖针,在院子里飞檐走壁起来。为公平起见,卫景明主动闭上眼睛,用鞭子去接顾绵绵飞来的针。

    两口子你追我赶,一红一青两道影子在院子里交融、分开,笑声时而洒落,整个院子里一派和谐。

    追着追着,卫景明发力,收起所有武器,一把将顾绵绵搂进怀里,在她脸上亲一口,“娘子,我好快活呀!”

    顾绵绵轻笑,“二百五!”

    作者有话要说: 吴远喜欢刻骨铭心的爱情,所以,让他当个单身狗去做志愿者吧。五公主虽然喜欢过吴远,但里面也有求而不得的不甘心,就算得到了,最终说不定会觉得索然无味。随着她身份地位的提高,很快就能释然这段无疾而终的初恋。

    作者的文里,男女主的爱情都非常美好,带着一些梦幻,配角们的爱情总是多了一些现实的味道,有遗憾,有不甘。这是作者一直想表述的内容,也想告诉姐妹们,不管到什么时候,不放弃梦想,不脱离现实。

    本文到这里,正文全是彻底结束,感谢亲们的一路的陪伴和支持,后面一周每天都会掉下小番外,没有交代的事情会逐一交代。

    再次感谢大家,下个月作者会开大锤女皇,一群小姐妹们在古代求生存的故事,喜欢的亲们踩踩作者专栏,收藏一下作者的下一本吧,爱你们,么么哒~欢迎亲们今日留言,有小红包哦~感谢在2021-05-19 16:55:13~2021-05-20 13:56: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雨天瑾瑾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