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95章

作者:九重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从琅州府出来,两人便直接回了青雾山。像是弥补多年前的遗憾,这一次他们没有失散,而是又回到了剑宗。

    青雾山如今是云梦十八洲的圣地,山峰秀美,云雾缭绕,昔年的农家小院尚在,只是里面已经无人居住,山间还有一座道观。

    那道观上了年岁,墙角都生出绿绿的苔藓来,不过在山间倒是显得格外的清幽。月璃扣响道观的铜扣,没多久,一个七八岁的小道士探出脑袋,乌溜溜的大眼睛上下打量着两人。

    “师父云游去了,走前交代,若有人拜访,可借宿一晚。”

    小道士说完,便打开木门,露出大大的笑容,随即飞快地捂住了嘴巴,他前几日才不小心磕掉了大门牙。

    姜娰见他可爱,忍不住笑道:“那多谢小师父了。”

    “不谢,不谢。”小道士蹦蹦跳跳地领着两人进来。

    道观十分的朴素,两人不过是想故地重游,在山间随意散步,结果误入这道观,又被那小道士热情招待,便只好在此地借宿一晚。

    “禅房只有三间,一间是师父的,一间是我的,余下那间便是两位施主的了。”小道士将两人领到禅房前,站在郁郁葱葱的大榕树下,露出缺失门牙的灿烂笑容。

    一间禅房?姜娰下意识地看向月璃。

    皓月道主已经十分自然而然地接话道:“多谢小师父。”

    “我还不是道士呢,师父说我玩心太重,还做不了道士。”

    月璃莞尔,果真玩心极重,不过也有着孩子的天性,极好,日后他和阿肆也要养一个孩子,不过他更喜欢女儿,一定会跟阿肆小时候一样萌软可爱。

    皓月道主心思一动,便生出了不少的凡尘俗念来,定定地看向姜娰。

    姜娰被他看得有些不明所以,便笑吟吟取出好些的灵果和清露,递给那小道士。

    “这道观为何没有名字,小师父,你师父可有法号?”

    “没有呢,多谢善心的女施主。”小道士欢欢喜喜地接过灵果和清露,一口咬下去,瞬间眼睛亮了起来,“好吃,我们道观也有灵果,不过师父说要等千年才能成熟,我带你们去看。”

    小道士拽着姜娰的袖子,带着她穿过后院一个不起眼的小木门,进门之后,视线豁然开朗,纵然也在山中,却比之前所见要更加广阔和清幽。

    山中生长着一棵极为繁茂的菩提树,树下有一个破旧的蒲团,那蒲团经历过风吹日晒,破破烂烂,而树上则结了十几颗的菩提果,每颗果子都十分的青涩,包裹在一团氤氲的光团内,清风拂来,灵气扑鼻。

    姜娰惊讶地回来看了一眼月璃,菩提果?在青雾山?

    “已经不是青雾山了。”月璃走过来,握住她的手,深邃的眼眸看向这一片天地,小道士打开那扇木门,他们就走出了云梦十八洲。细细想来,这道观的年岁何止千年万年,他们在青雾山时从未发觉这道观的存在,应当是误入了奇妙的地方。

    “青雾山是哪里?这里是菩提山。”小道士蹦蹦跳跳地在菩提树下玩耍,闻言笑道。

    菩提山?果真不是云梦十八洲了。姜娰定定看向那小道士,才发现他周身气息跟菩提树的气息融为一体,竟然不是人,是万年的菩提果子精。

    难道这里便是五师兄苦苦寻找的菩提无垢界吗?

    “你们可是这些年来第一个拜访道观的人呢。还给我好吃的果子。”小道士跑过来,小脸蛋笑得红扑扑的,拽着姜娰的衣服说道,“师父说,要礼尚往来。”

    小道士说着在自己的道袍里掏呀掏,终于掏出了一个干瘪的菩提核,递给姜娰。

    姜娰惊了一下,这是菩提树的种子?

    “给你一颗果核,姐姐,日后我可以去你家找你玩耍吗?”小道士闻着她身上好闻的花草气息,觉得十分的欢喜,是菩提喜欢的味道,像是世外仙境一般。

    “自然可以,那我在此地开辟一个通道,日后你可以直接去姐姐家玩耍。”姜娰心喜地摸了摸小道士的发髻,然后开辟出一条通往镜花界的通道——一个花草木墩子,木墩子上还开出了几朵花,说不出的清新可爱。只是一摸到开花的木墩子,就能进入镜花界。

    小道士“哇”的一声,眼睛都亮了起来,伸手摸了摸那木墩子,感应到里面澎湃的混沌之气,险些要跳起来。

    “那我去玩耍了,姐姐,你要记得时常来这里找我玩哟。”小道士说完便蹦蹦跳跳地从木墩子直接进入了镜花界。

    见他直接跑到镜花界,月璃不禁挑眉:“阿肆,若是这小菩提境祸害你的花草界,以后想撵走就难了。”

    姜娰“噗嗤”笑道:“师兄,也只有你嫌弃这万年成精的菩提果,五师兄可是穷其一生都在找菩提界。”

    月璃见她笑的灿烂,忍不住伸手碰了碰她的脸庞,低声笑道:“可便宜了老五。”

    在青雾山后山随便走走便给他找到了菩提无垢界,谁成想这小世界真的存在,只是并非是佛修的圣地,而是一颗菩提精生长的小世界。

    只是这里孕育着古老的菩提树,灵气浓郁,树下感悟定然胜过外界的百年千年,只是此界遗世独立于诸界,非机缘不可入,阿肆特意开辟了镜花界到菩提界的通道,日后迦南若是想进入菩提界悟道,便只需从镜花界走即可。

    这般如此,竟然是给老五做嫁衣。

    见大师兄薄唇抿起,姜娰连忙扯着他的袖摆,笑吟吟地说道:“小菩提精不在家,我们还是回道观去吧。”

    她拉着他,穿过后院的木门,瞬间就回到了道观的院子里,只是这一眨眼的功夫,云梦十八洲就已经夜幕降临。

    禅房十分的简陋,似乎有千年万年都没有人住一般,月璃也未拿出建筑法器,而是将禅房洒扫了一番,铺上了柔软的床褥被子,在床前挂上了月光鲛纱,将柜子里的茶具清洗一番,便在院子里重新烹煮一壶新茶。

    姜娰见他动作优雅,行云流水一般,托着下巴看的有些着迷,这大约就是她曾经梦想过的生活,在山间朴素的屋舍里,她养着小灵兽,大师兄养着她,白日里种花种草,忙着四季的食材,看着满山美景,夜晚便听他讲着故事,相依而眠。

    只是上次大师兄坦白心迹之后,她十分矜持地说要思考,之后大师兄就没有提过,哎,愁人。

    “阿肆,过来喝茶,你应当是封存了万年的菩提茶,每隔千年才可采出一批最新生长的嫩芽。”

    “来了。”姜娰连忙站起来,跑到院子里坐下来,闻着那清新的茶水,眼前一亮。

    小麒麟兽也撒欢地跑过来,摇着尾巴,挤到两人中间,一只爪子拽着姜娰,一只爪子拉着月璃的衣裳,兴奋地叫了两声。

    月光独角兽则优雅地趴在树下,没有过来与她一起争宠。

    “雪团子也想喝。”姜娰见小麒麟兽伸长脖子的兴奋表情,撸着它的脑袋笑道,“师兄,给她喝一杯吧。”

    月璃点头,将煮好的菩提茶倒入姜娰的杯中,然后才点了点茶壶,将一滴圆润的茶水滴弹向小麒麟兽。

    “它还小,不宜喝多,喝一滴吧。”

    小麒麟兽得了一滴菩提茶,瞬间顽皮地将那滴菩提茶握住,然后摇着尾巴跑到了独角兽那边。

    两人:“……”

    月璃低低笑道:“和你小时候一样可爱。”

    姜娰抚额:“我小时候有那么蠢吗?”

    简直是丢她的脸呀,看见漂亮的灵兽就犯花痴。

    “灵兽一般都随主人,我记得你小时候也很喜欢盯着我看。”

    姜娰微笑:“那我看的更多的还是六师兄。”

    月璃危险地眯眼,伸手扣紧她柔软的腰肢,哑声说道:“以后只盯着我看就好。”

    兰瑨在他这里已经上了黑名单了。

    皓月道主见她眼睛笑的弯成小月牙,得知自己被她戏耍了,淡金色的瞳孔微深,低头吻住她唇角的小梨涡。

    “呀。”小麒麟兽猛然捂住了眼睛,吃惊地将那滴菩提茶吞了下去。

    独角兽将她掀起来,带着她在月夜下离开道观,再不走,估计他们都要被丢到犄角旮旯里了。

    话本子里说的果然都是真的,只羡鸳鸯不羡仙,道观夜晚的菩提茶都泛着一股月桂清香。

    喝完菩提茶,也不知道为何姜娰便犯困起来,借着山风凉爽便撒娇地赖着大师兄,伏在他膝头,让他给自己讲故事,必须要用本音。

    月璃这些年来因修行言灵之术,早就不用本音,姜娰却独爱他清冷如玉石一般的嗓音,带着一股子淡淡的孤冷,让人有些着迷。

    见她喝了茶,有了困意,他便从储物手镯内取出从凡间买来的话本子,挑了一本说与她听。

    姜娰听着听着便睡着了,梦里做了一个极长的梦,梦到小菩提精拽着她去见他师父,小菩提精的师父既非老道也非老菩提精,而是一个衣衫褴褛的游方和尚。

    那和尚坐在菩提树下的蒲团上,笑眯眯地说道:“小果子精无状,还望界主海涵。”

    姜娰见状,微笑道:“菩提精天真可爱,大师过谦了。不知大师与我可有渊源,总觉得十分的眼熟。”

    那游方和尚雪白的眉毛和蔼可亲地垂下来,慈祥说道:“百年前,我下界周游,遇到一小国的国主,那国主不嫌我衣衫褴褛,待我以国士,我便留了半首残曲在凡尘界。”

    姜娰脸色微变,随即朝着那游方和尚一拜,说道:“多谢大师赠曲。”

    和尚笑眯眯说道:“世间之事自有定数,你尘缘未尽,还是早些回红尘去吧。”

    姜娰猛然睁开眼睛,就见山间已经是清晨,晨光透过床头的月光鲛纱落到床上,坐在床头的月璃被惊醒,哑声问道:“做梦了?”

    “嗯。”姜娰拉住他修长的手指,见他目光柔软,顿时问道,“师兄,你一夜都未睡吗?”

    “小憩了一会儿,菩提茶有安神的效果,我闭眼之际也做了一个梦。”

    姜娰惊讶地瞪大眼睛,大师兄这样的半神境就算睡觉也应当是不做梦的。

    “可是梦到了道观的主人?”

    “没错,是个游方和尚,那和尚说我尘缘未尽,莫要在菩提界逗留,尽早回红尘去。”月璃低低笑道,早些年他从不过问红尘琐事的,如今却爱极了这凡尘羁绊。

    “大师也是这般与我说的。”姜娰说完“嘶”了一声,觉得嘴唇有些疼,顿时掐了一个水镜要去看。

    “咳咳。”月璃清俊斯文的面容瞬间有一丝的僵硬,按住那水镜,说道,“好像是被山里的蚊子咬了,我帮你配些药。”

    昨夜吻的有些放纵,没有克制住。

    “山里有蚊子?”姜娰乌黑的大眼睛闪过一丝的笑意,“好大的蚊子呀,日后我可要随身带驱蚊药。”

    月璃声音微哑:“那以后让你咬回来?”

    姜娰见他端的是清贵无双的做派,说的话却十分的让人面红耳赤,顿时转移话题道:“咦,你的道怎么有了变化?”

    姜娰伸手按住他的眉心,感应着月璃的道,之前见他时,她便隐隐察觉到月璃的道有了变化,之前是月桂树上的一轮满月,如今满月上有了一块阴影,似乎有了阴晴变化,更加的神秘,隐隐契合了天地大势。

    “你的道真好看。”姜娰摩挲着他的眉心,想摸到那轮月亮。

    皓月道主看着她近来眼前的小脸,被她摸的耳朵都红了,轻咳了几声说道:“皓月之道缺了一块,没有以前那样完美了,还好看吗?”

    他已经开始慢慢接受这样不完美的自己,见姜娰爱不释手地摸着他,有种被喜爱被珍视的感觉,顿时犹如吃了蜜糖一般。

    “好看呀,月亮本来就是有阴晴变化的,若是过于完美,只会进入伪圆满境,如今这才是真正的皓月之道吧。”姜娰弯眼笑盈盈地说道。

    皓月道主微楞,许久心情舒畅,笑道:“天亮了,我们回青雾山吧。”

    “好嘞。大师说我尘缘未尽,让我回红尘去。”姜娰灿烂笑道,那她还是回红尘肆意潇洒去了。

    两人收拾了一般,将禅房恢复成原样,然后朝着道观遥遥一拜,离开道观,前往青雾山,等再回头看去,只见白云缭绕,遮掩住来时的路,哪里还有青雾山有道观,只有满山的山风,吹得山间桃花开。

    “哈哈哈,小师妹,我果然是第一个找到你的人。”一阵爽朗的大笑声响起,只见赫连缜坐着金乌,从山涧里俯冲下来,兴奋地叫道,“你们去哪里了,怎么突然出现在山脚下?”

    赫连缜跳下金乌,正要上前去拉姜娰,就见月璃和小师妹两人牵着手,顿时笑容僵在了脸上。

    三哥!快来!家里水灵灵的白菜被猪拱了。

    “小阿肆,你现在也学会离家出走了,嗯?”虚空里传来一阵波动,重华穿着大红大紫的锦袍,摇着美人扇出来,一扇柄敲着姜娰的头上。

    姜娰无辜地瞪大眼睛,捂住自己的脑袋。三师兄真是讨厌,回回都打她的头。

    一边的皓月道主冷冷说道:“老三,日后不准打我家阿肆的头。”

    “我家阿肆?”数声怪叫响起,只见兰瑨等人纷纷从青雾山各个角落里出来,看着手牵着手的两人,表情似喜似惊。

    “数日不见,都冠上你们月府的姓氏了?”重华酸溜溜地说道,“月璃,我们还没同意呢。”

    “没错,没同意。”赫连缜唯恐天下不乱地挥拳,笑出一口雪白的牙齿。想跟小师妹结道侣,这不得过五关斩六将?

    秋作尘垮着脸说道:“小师妹除了我们,也没有亲人了,长兄为父,我们不同意,这亲事便不能成。”

    迦南微笑道:“阿弥陀佛,是这个道理。”

    秋作尘:“兰瑨,墨弃,你们站在哪一边?”

    墨弃抱肩,视线落在姜娰身上,淡淡说道:“阿肆喜欢就好。我没意见。”

    若是他还有执念,还便是希望阿肆这一世都平安喜乐,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无论是百年前月璃的牺牲还是百年来阿肆的情伤,他都看在眼里。

    这百年来,他在烟雨城早就想通,若是月璃能醒来,阿肆能快乐起来,他愿意永远做她的兄长,做她的二师兄,做她最坚实的后盾,祝福他们。

    赫连缜撇嘴:“叛徒。”

    兰瑨眉眼温润笑道:“虽说我没有意见,不过该走的形式还是要走的,考验必不可少,还有见家长,再按照凡尘界的三媒六聘吧,若是一个环节没做好,那我也不好站在大师兄这边了。”

    赫连缜哈哈笑起来,拍着大腿说道:“六哥,论插刀我只服你。”

    “老六说的没毛病。”萧迹幽和蔚衡纷纷点头。

    月璃面不改色,清冷说道:“那你们便放马过来吧。”

    众人唇枪舌战之际,只见一道灰衣身影御剑飞来,李长喜远远就欢喜喊道:“小娘子,诸位大人,你们何时回的青雾山?”

    “刚到不久。”

    李长喜兴奋地跳下法器,险些怀疑自己眼睛出现了幻觉,自打姜娰等人离开云梦十八洲以后,青雾山便成了此界圣地,李大人回到家乡,又耗费心血地布下了法阵,保护青雾山九峰完好无损,只每十年开启一次,挑选优秀的修士上剑宗感悟,其余时间都是封山的。

    今日一早他便隐隐觉得青雾山的结界有些异常,有数道威压弥散开来,他如今成为云梦十八洲修为最强者,自然要硬着头皮来查看一二,结果一来就收到了如此惊喜。

    这些人在上界都是仙门的骄子,平日里难得一见,何况是这么多人齐聚下界。

    李大人激动地举起袖子擦了擦眼角,笑道:“小人不知诸位大人下界,有失远迎,还望小娘子和诸位大人见谅。诸位大人可是来青雾山小住的?我立刻帮诸位大人洒扫一般。”

    李长喜有些语无伦次,众人对视一眼,赫连缜一把勾住他的肩膀,哈哈笑道:“老喜,怎么百年没见,与我们这般生分,我们早就来了,这青雾山的法阵可是你布下的?粗糙的很,来,我带你去修补一二,你这修为怎么还在八境?”

    赫连缜拽着李长喜去修补法阵,众人便也进了青雾山九峰。

    昔年的剑宗大殿早就修修补补又一年,九峰也依旧是当年的模样,姜娰从第九峰走到第一峰,看着幼年时住过的韶光府,第八峰的果园,第二峰的岩洞,莫名有种回家的感觉。

    “若是喜欢,日后每年我都陪你来住一段时间。”月璃从祥云上走下来,见她站在第一峰的峰顶,声音不自觉地柔软。

    姜娰露出笑容:“你怎么来了,不是被其他师兄拉去开会了吗?”

    所谓的开会就是开虐大会。

    月璃颇是优雅地拂了拂袖口的灰尘,淡淡说道:“我把他们困在剑宗大殿了,等回去,我便去见你师父。”

    “这么急的吗?”姜娰眨眼笑道。

    皓月道主扶额,低低笑道:“见过家长,这样才能名正言顺与你周游诸界。”

    “阿肆,你可愿意与我结为道侣,相守余生?”

    姜娰见他言辞是破天荒的认真,还带着一丝的紧张,定定地看着他,见他俊脸微微失色,笑道:“自然是愿意的。”

    月璃掌心皆是冷汗,闻言露齿一个久违的笑容,抱住她,埋首在她幽香的发间,低低说道:“大师兄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这是他从小就放在心尖尖上的人,后来那小人长大,便住进他的心里。

    姜娰伸手抱住他,弯眼轻轻说道:“阿肆最喜欢大师兄了。”

    五岁那年,她看到了住在月桂树上的仙人,长大后便嫁给了他,这大约便是世间最美的话本子了。

    晚间,众人齐聚在剑宗的广场,李长喜张罗了丰盛的青州府特产,又搬来了自己珍藏百年的美酒,下界的美酒虽然灵气不足,却是出了名的又烈又香,于是人间人精的李大人便带着一群九境圣贤们玩起了凡尘界的玩法行酒令。

    比的自然不是作诗,而是道术,于是一晚上青雾山的云雾都被道术之光照耀,五彩斑斓。

    十人中,姜娰虽然修为没有完全恢复,但是境界高,道术造诣极深,一晚上几乎没有败绩,李长喜修为低,却深谙玩法,赫连缜是中洲出了名的纨绔,于是一晚上输的最多反而是秋作尘、蔚衡和萧迹幽三人。

    秋作尘喝酒喝到吐,最后甘拜下风,跑去吹山风躲避去了。

    姜娰想喝那烧刀子酒,结果被月璃尽数没收,最后只得了一酒壶的月桂清酿。

    这一夜,众人行酒令、比道术、喝烈酒,醉倒在青雾山的山风里。

    姜娰没喝酒,自然没醉,见广场上赫连缜抱着柱子呼呼大睡,月璃和兰瑨在一边静静说话,其他人大多都醉了,唯独二师兄坐在剑宗大殿的山巅,远眺着第二峰的方向。

    姜娰未开窍的时候不懂墨弃的感情,开窍之后再懂已经晚了,这些年二师兄陪她住在烟雨城她是知晓的,这些师兄中,唯独二师兄无家无亲人,如今她跟大师兄日后要结为道侣,也算是有了家人,只剩下墨弃一人了。

    姜娰内心甚是内疚。

    “二师兄,你在看什么?”姜娰见山风鼓鼓地吹起黑衣修士的袖摆,坐过去,笑着问道。

    “看第二峰。”墨弃见是她,眼底的冷漠淡去,沙哑说道,“短暂的家。”

    “第二峰一直都是师兄的家啊。大师兄与我说,日后每年都陪我回来住一段时间。”

    “嗯,月璃对你很好。”墨弃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月袍修士,对方的视线淡淡看过来,幽深如墨,“月璃不是多情之人,甚至可以说有些无情,可他为你斩过道根,冰封过黑暗邪神,这些都是我没有做到的。”

    墨弃内心已然明白,这世间的情缘大多都是比谁更情深,谁更能豁得出去,月璃为她舍命两次,最终在阿肆心头留下最深的印迹,这便是因果吧。他已经不能靠着自己的悲惨来绑住阿肆了,阿肆应该拥有更好的人生。

    姜娰唇角微微扬起,坐在山巅上,感受着山风吹过脚踝,甜甜说道:“二师兄应该有自己的人生,无需为阿肆拼命。”

    “嗯,知晓了。”墨弃低沉地应着,以前他愤世嫉俗,只想焚天毁地,后来看阿肆和月璃以命博天地,心中的执念和反骨便沉寂下去。

    这天地早就重塑,不同了。如今九洲南北交融,互通有无,修行煞气也不再受到歧视,他好似真的可以拥有另外的人生。

    两人坐在山巅之上,吹着山风没有说话,像是年少时那样,姜娰从储物手环内取出光华的鹅暖石,拿着笔聚精会神地绘画着连环画,这一次不是一大一小两个人儿的故事,而是一个穿着粉色襦裙的小阿肆和九个师兄的故事。

    墨弃见她一边画,一边笑,眉眼也柔软了几分。

    不远处,兰瑨见月璃似乎有些心不在焉,淡淡说道:“大师兄若是担心,为何放他们二人独处?”

    兰瑨暗暗摇头,大师兄这占有欲着实有些强呢,他们这些年中各个都防,尤其是防着墨弃。

    “大约这便是感情令人着迷的地方吧。”月璃眸光转深,淡淡开口,“阿肆对墨弃始终心有愧疚,如今他孤家寡人的,我也于心不忍,就让他们再独处最后一晚吧。”

    日后便不能够了。

    兰瑨失笑,摇头说道:“原来你是这样的月璃。”

    月璃优雅笑道:“彼此,彼此。”

    他和阿肆结道侣,插刀最狠的可是兰瑨,到底是一颗做老父亲的心,心狠着呢。

    青雾山醉酒之后,李长喜继续留在了云梦十八洲,木家人举家搬迁到了青州府,木家老爷子当年因吃了姜娰给的仙桃,破入了四境,依旧长寿着,剑宗依旧是云梦十八洲第一宗门,只是那是全新的剑宗,属于姜娰和师兄们的那个时代终究是被写入了古卷内,成为了修仙史。

    返回九洲之后,月璃便传讯回月府,与长辈商议着提亲的事情。

    除了五师兄兴高采烈地进了菩提界清修,一直不舍得出来,其他师兄则纷纷返回属地,帮姜娰准备嫁妆,势必要将结道大典办的热热闹闹。

    姜娰也着实没有想到会这般兴师动众,她以前独自住在行宫内,习惯了诸事低调,原本只想在东篱山简单办个结道仪式,结果提议被众人悉数驳回。

    关于如何办结道大典,在哪里办,从哪里送嫁,是广发请帖还是九洲通告,宴请哪些人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众人又吵的不可开交。

    月璃索性连夜带着她回东篱山见家长,避开这些可怕的妹控们。

    东篱山正是入秋的季节,满山皆是金灿灿的灵果,十里飘香,两人回东篱山时,东篱山主染墨正在戴着草帽,打着赤脚在灵田内掰着灵米。

    姜娰内心激动,喊道:“师父,阿肆回来了。”

    东篱山主爽朗笑道:“你们回来的正好,这灵米刚好成熟,晚上能吃上新米了,而且还能酿造灵米酒。”

    姜娰拉着月璃的手,小跑到灵米田。月璃还是第一次见东篱山主染墨,没成想是这样洒脱不羁的修士,布鞋草帽,棉麻布衣,周身都萦绕着一股难以言喻的亲和力和感染力。

    这样清俊亲和的修士,有着上千上万年的修行阅历,身上有着致命的诱惑力却又巧妙的被他的道化解,果然修花草道的都是天地的宠儿。

    月璃见他魂魄依旧不全,每年大约要花大半的时间沉睡,不过对方眉眼间全是豁达和肆意,看着阿肆的目光犹如看着小女儿一般。他也不知是染墨指引了阿肆,还是阿肆救回了东篱山主。

    不过如今看来,若是染墨能给阿肆长辈的温暖,消弭前世的伤害,那便是极好的。

    “晚辈月璃见过山主。”

    “道主客气了,你如今晋入半神境,修行还在我之上,我本要尊称一声道主,不过见你和阿肆的关系,我便托大喊你一声月璃了。”

    东篱山主慧眼如炬,见小徒弟拉着这样光风霁月的修士回家来,定然是带道侣回来的,只是这道侣的修为有些强。

    月璃微笑道:“喊我月璃即可。”

    “你们别聊天了,灵米都要掉在地上了。”

    三人连忙抢着将成熟的灵米都掰下来,然后堆放到木屋内,做完这些,大家都坐在地板上,愉悦一笑。

    “阿肆,你去山上摘些灵果回来。”

    姜娰见他们有男人之间的话题要聊,便挎了个篮子,上山去摘灵果了,山上的灵果太多,有些来不及采摘,全都掉在了地上,她捡了一些,又各种品种摘了一些,跟山间的小灵兽玩耍了一会儿,再挖点花花草草,一眨眼天色就暗了下来。

    月亮出来,一寸月光如影随形跟在她身边,照亮山路。

    她伸手,那月光便跑到了她的掌心,姜娰觉得十分好玩,一路走一路抓月光,从山顶下来就见月璃跟师父正好聊完,从木屋里出来。

    “大师兄,这是你的月光?我抓住它了。”姜娰笑吟吟地摊开掌心。

    月璃见她挎着一篮子的灵果,玩的小脸都泛着一层薄薄的粉色,忍不住伸手帮她擦掉额间的细汗,笑道:“是月光精魄,它跟在你身边我便能很快找到你。”

    “月光还有小精魄?可爱。”姜娰戳着那一寸月光,之前还觉得只是凉凉的,现在还软软的,像是一团透明的小果子冻。

    “嗯,我也是这几日才凝聚出了这一缕精魄。”消耗了他不少的修为和灵力,不过有它跟在阿肆身边,就等于自己有了一个分身跟着阿肆,帮她照亮回家的路,极好,“你若是喜欢,便送给你。”

    “喜欢。”姜娰捏着那月光小精魄,见它爬到自己的头顶上,顿时弯眼笑道,“这小东西还挺活泼可爱的。”

    “月光精魄是皓月之道的精华,一人一生中只可凝聚出一个月光精魄,相当于修道者的心。”东篱山主笑着走出来。

    小徒弟找的这个道侣就连他都挑不出半点毛病,修为强、品性高洁、家世也好、脾气也十分的温和,若是说有缺点的话,那大概就是长的太过俊俏。

    一番交谈之后,东篱山主甚至满意。

    这般珍贵?姜娰心生欢喜,大师兄竟然给她自己的道心。

    姜娰连忙将小精魄捉住,掐了道术将它系在自己的手腕上,随身携带。

    晚上,东篱山主心情极好,取了东篱山的特产做了一桌子的美食,这些年他大部分时间是沉睡,如今小徒弟也不再黯然神伤,带着心上人回东篱山,一高兴就多喝了几坛酒,然后魂魄之力消耗过多又陷入了沉睡中。

    沉睡前还兴奋地说着他只睡三个月,睡醒就参加姜娰和月璃的结道大典。

    姜娰见状十分无奈,小心翼翼地将还魂草精粹收好。

    师父如今全靠魂魄之力以苦竹幻化出身体,本质上算是苦竹之身,这般存在似人非人,似鬼非鬼,倒更像是灵身。只是这样她也十分的心满意足了。

    死去的人重返人间是何其逆天,若是以魂修入灵修之道,则是另一片天空。

    “大师兄,你说,师父会不会很孤单,他的时代已经湮灭了,要不我们帮他找个道侣吧。”

    月璃失笑,揉着她的乌黑发丝,笑道:“不如我们先结为道侣,日后慢慢帮师父找。”

    “好。”姜娰笑着点头,见他目光深邃,这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两个提议,她回应了“好”,帝女无戏言。

    皓月道主声音轻柔似水,以言灵之术说道:“吾愿与镜花界主结为道侣,相亲相爱,白首不相离。”

    姜娰见他身上闪烁着言灵之术的道术之光,抬头看着他淡金色的瞳孔,弯眼说道:“我心似君心。”

    两人对视一笑,十指紧握。

    结道大典定在了三个月后,有八个控制欲很强的师兄和一个看似随和实则控制欲更强的道侣,结道大典的事情,姜娰乐得当个甩手掌柜,只记住了时间,然后便每日在东篱山和镜花界来回当个种花人。

    菩提果子精给她的菩提果要寻最纯净的地方种下,冰雪草也要寻个最寒冷的地方种下,还有东篱山漫天遍野的灵果灵花,姜娰忙的不可开交。月璃比她更忙,他晋入半神境之后,月府在九洲的地位更是一骑绝尘,结道大典自然不能马虎。

    仙门世家得知月府要办结道大典,全都炸开了锅,以往多少世家子弟想攀上月府少主的高枝,得知那位少主昏睡百年时也曾惋惜过,得知他醒来也激动过,如今怎么不声不响就要结道侣?

    皓月道主是何时谈的恋爱?该不会是被什么道行深的女修迷惑了吧。九洲仙门各个不服气,直到月府寄出古色古香的结道大典喜帖,看到结道对象是“镜花界主”四个字后,女修们痛哭流涕,男修们唉声叹气。

    哎,果然优秀的对象都是别人家的,而且还是从小养成的。

    一眨眼就是三个月后的结道大典。

    因海外仙洲遥远,且是清修圣地,常年都是半封闭状态,无法容纳九洲仙门众多的修士,月璃也怕姜娰离开东篱山不习惯,便将结道大典定在了东洲,为此他特意在东洲海域重金买下一座山,在山海之间修建了一座庄园,作为新居,题字为:春江花月夜。

    甚是缠绵悱恻,里面蕴含了姜娰的花草道和他的皓月道。

    结道大典便从东篱山出发,到山海庄园。因两人淡出九洲视线近百年,赫连缜等人嚷着要大办特办,姜娰希望低调些,月璃思量许久,给九洲的仙门世家都发了结道大典的喜帖以示告知,然后又另外拟定了一批名单,邀请亲朋好友来参加结道大典。如此便是既轰动又低调。

    不过就这样,邀请的名单还是足足有百人之多,都是不能删减掉的人。

    很快就是结道大典,东篱山处处都洋溢着喜气,赫连缜等人索性就住在了东篱山,重华管着东篱山的内务,赫连缜负责跑腿,秋作尘和萧迹幽负责宾客的招待,兰瑨则协助月璃操持结道大典的诸多事情,人人都被分配了差事,唯独姜娰每日日只负责美以及收着流水的贺礼。

    贺礼堆积的东篱山珠光宝气,俨然变成了一座宝山。姜娰本是不紧张,结果等月府送来堆积如山的聘礼和结道大典的一应婚服和器具,姑射和花潋滟等人都到了东篱山来送嫁,她才有了几分的真实感。

    “姜娰,你这婚服也太美了吧,足足有十二套。”花潋滟最是爱美,一到东篱山,见到月府送来的月蚕丝缝制的华丽婚服,眼睛都直了,主婚服是柔软如月纱的古典飞仙款,那繁复的刺绣花纹,以及在月夜下犹如夜明珠一般的材质美到了极致,副婚服则是正红色,余下的都是各种式样的月蚕丝襦裙,每款都极美,还搭配了不同的首饰。

    每一套当主婚服都是无数女修梦寐以求的华衣。皓月道主一口气准备了十二套,这般大手笔馋的花潋滟直流口水。

    姑射则看到了那十二套首饰,每一套都是上等的仙器。至于月府的聘礼古卷,那更是堆满了两箱子,每卷都是皓月道主亲笔所写,以表珍视。

    “这些都是大师兄准备的,还有其他师兄送的,月璃不让我穿。”姜娰笑吟吟地说道,“多谢两位仙子来帮我送嫁了。”

    “帮你送嫁那可是天大的荣幸,咦,万姣怎么还没来?说出来都无人敢信,你一个界主身边的女修竟然五根手指都数的过来。”花潋滟笑道,“不管她了,我是不敢跟你比美,但是我定然要美过她。”

    “想必跟你一样,在家里挑漂亮的裙子首饰耽搁了时间,另一位送嫁的女修是你八师兄家的堂妹?”姑射淡淡问道。

    “对,是秋水姐姐,六师兄说送嫁的女修要成双比较好,于是又邀请了她来。她一月前便到了。”

    花潋滟笑道:“姜娰,依我看,谁遇到你都会有大大的福运,秋家那小女修在此之前我可从未听说过,当年不过是九洲盛宴上跟你相处过几日,一眨眼她便能从乘着东风,与我们站在一处了。”

    花潋滟说着看向姑射,姑射是九境山主,她和万姣也破入了九境,秋家那女修百年也才修到了八境,却凭借着当年跟姜娰的那点浅薄渊源,也进入了九洲仙门世家的视线了。

    姑射:“大家都是借了姜娰的东风,何必嘴上要占这样的便宜?”

    姜娰见她们二人还是有些水火不容,偏偏生死关头却能想到对方,关系十分的奇特,顿时笑道:“我给你们准备了送嫁的飞仙裙,你们快试试合不合身。”

    姑射和花潋滟一看,还有四套漂亮襦裙是为她们和万姣、秋水准备的,再一看都是月府独有的月蚕丝所制,每套都流光溢彩,款式相似,却在细微的部分根据身边地位做了改动,十分的别致。

    花潋滟兴奋地去试衣服,姑射则拿起桌子上的流程古卷,帮姜娰梳理了明日的大典行程。

    有姑射帮她梳理,姜娰心定了不少,晚间万姣到了,见到姜娰等人,兴奋的叽叽喳喳闹腾了一晚上。

    姜娰夜里辗转难眠,第一次知道结道大典是这般的紧张,等她刚迷迷糊糊睡着,便被花潋滟喊醒,紧接着就是紧张的一天行程。

    九洲的结道大典都在清晨举行,在日出前祭天地,若是得到天地祝福,便会出现一整天的异象。结道这一日,姜娰早早被她们折腾起来,上妆换礼服,碧玉珠遮面。

    天还未亮,从东篱山到山海庄园的路便被铺满的灵玉晶石点亮,姜娰有些紧张地等在东篱山,花潋滟和万姣急急从外来奔来,兴奋地说道:“仙车来了,是月光独角兽拉车,这大体是天底下最吉祥的结道大典了。”

    “皓月道主的仙车被拦住了,姜娰,你的八位师兄,四人帮月璃迎亲,余下四人在帮着你拦亲,前头热闹的不行。”

    姜娰撩起碧玉珠,弯眼笑道:“定然是三师兄、八师兄在拦亲,前几日我听到八师兄跟三师兄在私底下密谋。”

    东篱山前山,重华、赫连缜带着一众的九洲仙门子弟,使出吃奶的力气拦亲,生气,太生气了。因小师妹只有四位送嫁的女修,于是他们八人中要出四人帮月璃迎亲,结果,赫,月璃挑了墨弃、兰瑨、蔚衡和赫连缜,这一下把重华和秋作尘气坏了。

    他们竟然比不过老二和老七?该死,于是两人砸重金买通了赫连缜,赫连缜临时叛变,这一下五人带头拦住迎亲队伍,场面热闹的不行。

    “来了,来了,最新的进展,拦亲的队伍大败,九鸾仙车往东篱山来了。”花潋滟御剑回来,激动地说道。

    姜娰已经隔着窗户,看到了月光独角兽拉着一辆华丽仙车而来,仙车由成双结对的鸾鸟和仙鹤开道,其他迎亲的仙门子弟都乘坐着各色坐骑,迎亲队伍声势浩大。

    姜娰看着眼前的一幕,眼眶微微潮湿,有些不敢相信。

    “界主可不能哭,等会上了九鸾仙车,还要拜天地呢。”秋水微笑道,连忙整理好姜娰的裙摆,“前方东篱山主在等着,我送您过去。”

    姜娰点头,在姑射等人的陪同下出了木屋,拜别师父,在一阵祝福声中伸手握住月璃的手,与他一同踏上九鸾仙车,小麒麟兽早就跑到独角兽身边,与他一起拉着仙车。

    忽而开道的仙鹤和鸾鸟中发生一丝的骚动,只见一只赤红色的烛龙破开虚空,巨大的身体围住东篱山,修士们脸色骤变,下一秒烛龙兴奋地吐口人言:“小阿肆,我没有来晚吧。”

    小烛龙?姜娰微微惊喜,正要与他说话,一侧的皓月道主眯眼,使了个眼色给赫连缜。这黏人的小龙怎么这么快就吸收了龙晶,破关出来了?

    赫连缜现在是戴罪立功,立刻心领神会,哈哈笑着将小烛龙武力拐骗到一边。

    小烛龙:“……”

    放手,放开龙,他要去找小阿肆。

    修士们见烛龙都来了,生怕这龙会搞事情,误了皓月道主的良辰,连忙催促着队伍前行。

    仙鹤和鸾鸟们继续开道,带着九鸾仙车前往山海庄园,拜天地。

    山海庄园内一片喜气洋洋,月府、兰家和九洲受邀的九境圣贤们早早就在高台上翘首以盼,见大队伍前来,顿时喜笑颜开,纷纷祝贺月府。

    水月山主摸着胡子笑得合不拢嘴,趁人不注意背过去悄悄擦着眼角,他们家月璃得偿所愿,苦尽甘来了,喜事,天大的喜事。

    拜天地由寻鹿山主主持,素衣道袍的女山主目光悠远地看向缓缓走来的姜娰和月璃,微微一笑,淡淡开口:“新人拜天地,行结道大礼。”

    第一缕晨曦从东方亮起,姜娰和月璃朝着东方一拜,然后按照古法完成结契,礼成那一刻,两人掌心便生出一条看不见的姻缘线,连在一起。

    “你们快看,天生异象了。”

    只见一缕缕朝霞从泛白的天空亮起,很快整个九洲云霞漫天,无数的灵鸟飞向天空,盘旋在空中叽叽喳喳久久不散。

    姜娰看着山间无数的蝴蝶和灵鸟飞来,围绕这高台不散,看向月璃,微微一笑。

    月璃看着她半遮掩在碧玉珠后面的面容,伸手握紧她的手,低低说道:“阿肆,往后大道长生的路上,我们一起走。”

    姜娰微笑点头,珠玉头冠叮咚撞在一起,清脆作响。阿爹,阿娘,她有了自己的路,有了相守一生的良人了。

    结道大典礼成,漫天云霞,百鸟来贺的异象持续了整整一日,九洲轰动。修士们津津乐道了小半年才渐渐停歇。

    后来修士们回忆往昔,才发现,他们这一生经历了神州陆沉,九洲新生,经历了大大小小的修行劫难和机缘,还有东洲的那一场盛事和神仙爱情。

    东洲盛事之后,皓月道主和镜花界主就归隐,有说他们隐居在海外仙洲,也有说隐居在东洲,有说隐居在烟雨城的,也有说两人周游诸界去了。仙踪难觅,然而九洲却处处都流传着他们的事迹。

    ——完。

    作者有话要说:这本书后期写的比较坎坷,谢谢一直以来包容的姐妹们,鞠躬感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