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2章 番外二

作者:沐沐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直到傍晚时分, 众人才各自散去。

    炊烟升起。

    赵大娘匆匆回家,家里已经做好了饭菜等她回来。

    她一回来,儿媳妇就抱怨道:“妈,你怎么一去就去那么久?”

    “我这不是和宋绵思她妈聊的投缘吗?”赵大娘把手在身上的衣服一抹, 道:“你们都没瞧见宋绵思她亲妈的模样, 好家伙, 四十多岁了,看上去跟三十多似的, 那皮肤真白。”

    “人家是有钱人嘛。”赵大娘儿子笑嘻嘻地说道,“妈,要不回头我也给你到县城买点儿雪花膏啥的擦擦脸。”

    “算你有心了。”赵大娘说道。

    她们家这些年过得也算是不错, 赵大娘家开了个鸡鸭养殖场,每年光是利润就有好几千。要说盖房子的钱那早就有了, 不过是赵大娘觉得这钱与其拿去盖房子, 倒不如继续拿着做生意来得好, 这才还住在以前的房子里面。

    不过, 这赵家的衣食条件却是得到极大的改善。

    想吃肉就能吃肉,想喝汽水就喝汽水。

    赵大娘的儿媳妇给她盛了一碗米粥。

    赵大娘接过手刚喝了一口, 突然想起陈梦洁刚刚给她一个礼物, 她把筷子放下,道:“对了, 绵思她妈还给我一个礼物呢。”

    “啥礼物啊?”儿媳妇好奇地问道。

    赵大娘从口袋里掏出盒子,随意一开, 等瞧见盒子里面的东西时, 却是当场愣住了。

    “这、这是金镯子?”儿媳妇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她伸手想去拿金镯子,却被赵大娘拍开了手。

    赵大娘颤抖着手拿起那个金镯子。

    “妈, 这是假的吧?”赵大娘的儿子都不敢置信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赵大娘咬了下那个金镯子,看见上面有个牙印后,她道:“这是真的,真的金镯子。”

    “不,不是吧,她妈给你的礼物就是个金镯子,咱们和她们也没啥关系啊。”儿媳妇难以置信地说道,要是早知道去宋绵思家里能领到一个金镯子,她刚刚还喂什么鸡鸭啊,直接跟着她婆婆去就是了。

    “那人家有钱,乐意。”赵大娘说道,“一个金镯子几百块算什么,那对人家来说就是毛毛雨。”

    “对,我听说绵思她爹妈好像是港城那边的有钱人。”赵大娘儿子说道。

    “那也太有钱了吧。”儿媳妇哆嗦着嘴唇说道。

    这得是什么样的人家才能随便拿金镯子来送人啊。

    反正他们家是做不到。

    村子小,话就传得快。

    第二天早上,宋绵思起来的时候,整个村子都传开宋绵思的妈妈直接给赵大娘一个金镯子的事。

    “这宋绵思的爹妈到底多有钱啊?”村子里的人为这事讨论的没完没了。

    直接给一个金镯子当礼物,在他们这里,那得是有钱人家娶媳妇的时候才能够给媳妇这么大的礼,陈梦洁给个陌生人就这么大的礼物,那得是多有钱才撑得起这么个花销。

    “肯定得是百万富翁吧。”

    “听说是港城那边的有钱人,在北京还开了好些工厂呢。”

    “林家可真是有福气,娶了这么个媳妇。”

    “可不是嘛,要是早知道宋绵思这么有出息,当初怎么也得拼命去把她给娶回家啊。”

    众人羡慕不已,嫉妒倒是没有的。

    这差距太大了,压根都嫉妒不起来。

    众人闲聊的时候,瞧见宋红中父子走过,便故意高声道:“宋老大啊,你说你当初要是没对不起人家宋绵思,那现在不知道多享福呢。”

    “就是,人家宋绵思的父母给赵大娘就是一个金镯子,要是你们两家没闹掰,怎么也能拿到不少钱吧。”

    宋红中父子脸上涨得通红,恶狠狠地剜了他们一眼,怒气冲冲地走开了。

    然而,宋红中父子却是的确把他们的话给听进去了。

    这几年,随着宋绵思的生意越做越大,宋红中父子从一开始的嫉妒,慢慢地变成了懊悔和痛苦。

    他们不禁幻想,如果当初宋绵思父母死了的时候,他们好好对待宋绵思,现在是不是也一样能够过上好日子?

    结果很显然,毕竟宋绵思连赵大娘帮过她的那点儿恩情都是涌泉相报,如果他们不亏待宋绵思,宋绵思自然也不会亏待他们。

    但是现在一切都晚了,世界上也没有后悔药。

    宋绵思的父母到底有多有钱,这件事成了村子里议论纷纷的话题。

    但是很快,宋绵思和林贺成的婚礼就取代了这个话题。

    先前办的婚礼很是简陋,无论是林贺成还是许建文这些长辈都觉得这回应该大办。

    他们根本不愁钱的问题。

    为了这场婚礼,许建文直接从港城那边请来了好几个星级酒店的大厨师,包了飞机票,每个人出了五千雇佣他们过来一趟,还采买了很多昂贵的食材,比如鲍鱼龙虾、三文鱼等等。

    让宋绵思惊喜的是,叶二狗和孙燕妞也来了。

    他们夫妻俩这回来,还带了个惊喜。

    “你怀孕了?”宋绵思看着孙燕妞挺起的肚子,惊喜地捂着嘴巴说道。

    叶二狗和孙燕妞结婚有三年多,夫妻俩都想要孩子,但是一直没有动静,叶二狗怕孙燕妞多心,还说过如果没有孩子,那大不了将来去孤儿院领养就是了。

    他越是大度,孙燕妞心里就越是不好受。

    可没想到今年刚开春,孙燕妞肚子里就怀上了。

    孙燕妞摸着肚子,羞涩地点了下头,“是啊,已经四个月了。二狗说怀孕不满三个月不能对外说。”

    “是,是这个道理,谨慎些好。”宋绵思说道,虽然宋绵思也不知道这个道理是什么原因,但是孙燕妞和叶二狗这胎来之不易,谨慎些也是好的。

    “嫂子。”林糖从屋子里出来,看见孙燕妞的时候,露出了个笑容,“孙姐,您也来了。”

    “是啊,你嫂子结婚我能不来吗?”孙燕妞笑道,她上下打量林糖一番,“糖儿可真是越来越漂亮了,以后你要是去演戏,孙姐我一定支持你。”

    “孙姐您就别拿我打趣了。”林糖红了脸,撒娇道。

    宋绵思笑道:“她前阵子还真拍了部电影,客串了个配角,回头咱们一块去给她捧场。”

    “那感情好。”孙燕妞说道,“绵思,明儿个你们办婚礼,有用得着我们帮忙的只管说,千万不要客气。”

    “你放心,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我肯定不会和你们客气。”宋绵思说道。

    她话这么说,然而第二天办婚礼的时候并没有让孙燕妞她们干什么,只是让她陪几个老人家寒暄。

    婚礼办得很是盛大。

    因为预算了可能有整个村子的人会来,直接摆了五六十桌出来。

    菜色都是硬菜,龙虾鲍鱼、燕窝银耳、还有大鱼大肉。

    烟酒也是用的好东西,烟有中华、大前门,酒有茅台、五粮液,就连桌上的糖果巧克力,也是国外的品牌……

    众人哪里见识过这样的排场。

    有心人悄悄算了算,这一桌子下来少说就得去好几百,这还是他们不知道龙虾鲍鱼的价值所在算出来的价格,如果他们知道一份燕窝粥就要三百多,这些人恐怕都不敢吃了。

    作为新郎官,林贺成今天可谓是饱受众人羡慕嫉妒恨,灌他酒的人不在少数。

    林贺成也是高兴,来者不拒。

    好家伙,等宋绵思回过神来,他已经喝下了两瓶五粮液了。

    这五粮液的度数可不低,宋绵思忙悄悄地拿出准备好的兑了水的五粮液偷龙转凤。

    林贺成一沾嘴,尝到酒味不对,就立刻明白了。

    他笑着看了宋绵思一眼。

    眼神意味深长。

    “贺成哥,来我敬你一杯。”林爱国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来,咱们是该走一杯。”林贺成爽利地说道。

    林家的楼房这里热热闹闹,所有人莫不都兴高采烈,吃席的小孩们吃的头也不抬,他们吃过的好东西虽然不多,却也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歹。

    而此时此刻。

    东山村里。

    却有两户人家很不是滋味。

    这两户人家除了宋红中他们家,就是陈梅香他们家了。

    陈梅香本来听说宋绵思和林贺成要办婚礼,还说过他们有钱没处花,可她也等着借此机会想要和林贺成他们改善关系。

    在陈梅香他们看来,林贺成要和宋绵思结婚,那婚礼上总得有长辈吧。

    要有长辈,就一定得来请她去。

    陈梅香都想好了,等林贺成一开口,她一定得借此机会好好敲诈林贺成一笔,少说也得要个十万八万的。

    可她等来等去,却等到林贺成让林保家当长辈的消息传来,而且今天的婚礼,林贺成和宋绵思压根就没有请她们一家。

    “这林贺成简直不把我当奶奶看!”陈梅香在家里气得跳脚,“他就不怕被人戳脊梁骨?”

    安翠花等人互相看了一眼,都不想多说什么了。

    人家林贺成用得着怕人家戳脊梁骨吗?

    现在整个村子包括县城多得是想要讨好他们的人。

    他们根本不用在乎别人的眼光。

    安翠花等人听着远处传来的欢声笑语和鞭炮声,心里也后悔啊。

    夜色渐渐黑了。

    喝高了的男人们被家里人带走,院子里凌乱一片。

    宋绵思搀扶着林贺成到楼上的房间,她把林贺成搀扶到床边,刚想下楼去给林贺成倒杯水,却被林贺成拽住了手。

    她一转身,刚刚还醉醺醺的林贺成此时此刻满眼清明,“你没醉?”

    宋绵思惊讶地说道。

    林贺成拉着她,将她拉到床上,“我要是不装醉,怎么能有理由让老婆大人和我一起上楼?”

    宋绵思红着脸,轻啐了他一口,“你这人心眼怎么这么多?”

    林贺成一脸委屈,“我这就是心眼多了?”

    宋绵思瞧他模样,忍不住勾起唇角笑了下,“好,是我说错了,你缺心眼行了吧。”

    说完这话,她就想起身。

    林贺成却一下把她拉住,身体压在她上面,带着酒味的气息喷洒在宋绵思耳朵上,“老婆大人嘴可真坏,这刚结婚呢就骂我两回。”

    宋绵思的手抵在林贺成的肩膀上,“我什么时候骂你了,我不过是说实话。”

    林贺成微微眯起眼睛,“说实话是吧?”

    “对啊。怎么,林旅长还不许小女子说实话了?”宋绵思扬起眉头。

    她表情带着小得意,今儿个她穿着一条红色秀禾,这条秀禾衬得她既婉约又妩媚。

    宋绵思丝毫没感觉到情况不对。

    等她觉察到林贺成眼神不对时,林旅长已经做好了作战准备。

    “呜呜呜,你去关灯。”

    宋绵思尝试挽留下颜面。

    “用不着关灯。”林旅长说道,“开着灯我也好看看宋同志还怎么死鸭子嘴硬。”

    林糖本来上来是要端一杯醒酒汤给林贺成和宋绵思。

    没曾想听见这个动静,她脸颊绯红,赶紧把醒酒汤放下,一溜烟跑下楼,却是瞧见她二哥林贺功正和徐巧思有说有笑,那四个老人家也是成双成对。

    林糖一瞬间,觉得自己似乎格外饱了。

    这一家子好像就她一个单身了。

    她忍不住摇了摇头,回到房间里,打开书包,打算收拾下行李,却是有一封粉红的信封从带来的剧本里面滑落了下来。

    那信封上署了名,是剧组的编剧陈匪石。

    林糖一愣,等拆开信封,看见陈匪石在信里面所写的内容后,小姑娘脸颊更红了,她嘀咕道:“这陈匪石真是胆子小,在剧组的时候怎么没胆子和我说话,非要写信,还偷偷地塞在我的剧本里,要是我没发现,是不是这事就黄了?”

    她嘴上这么说,却是拿出了钢笔和墨水,打算写一封回信。

    窗户外,明月高挂,林家上下一片温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