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75章 贤后 “皇后娘娘如今已经中宫之位,难……

作者:桐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翌日一大早, 顾珞早早就醒来了,今日是她封后第一次往慈宁宫去请安,她自然不敢懈怠。

    慈宁宫里, 安嬷嬷刚陪着自家娘娘从小佛堂礼佛出来,等郭太后简单用了些早膳之后,便有宫女进来回禀, “太后娘娘,皇后娘娘带了诸位妃嫔过来给您请安了。”

    昨日封后大典已过,从昨个儿开始宫人们自然便改了称呼。

    可皇后娘娘这几个字落在郭太后耳中,却觉有些恍惚。

    毕竟,孝仪皇后去了这么些年, 她今个儿是第一次听到这几个字。

    说话间, 郭太后便见顾珞一身雍容华贵的走了进来,身后则跟着柔妃, 娴嫔等人。

    等大家请安落座之后, 郭太后却颇有些感慨道:“时间过得真快,瞧着皇后,哀家竟感觉自己变得衰老了,当真是岁月不饶人呢。”

    郭太后这话倒也不是故意为难顾珞, 只不过这封后大典刚过,太后娘娘就这般感慨,多少让人觉着太后娘娘对于新皇后心里存了些计较。

    一时间, 大家都有些面面相觑, 都不知该如何接话。

    顾珞把众人的神色看在眼中,却是轻抿一口茶,笑着道:“太后娘娘,您怎么会老呢?等臣妾到您这个岁数, 若能如娘娘一般,便是臣妾的福分了。”

    郭太后方才那番感慨之后,自然也知道自己有些失言了。可她没想到的是,顾珞竟并未变了脸色,反而是接了她的话说下去。

    想到顾珞如今风头正盛,日后六皇子更是要入主东宫,到时候必定是有无数人攀附,郭太后看着顾珞,竟然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接话。

    却在这时,外头传来了太监的场合声:“皇上驾到!”

    众人忙起身迎驾,可让大家没想到的是,她们眼瞧着皇后娘娘还未行礼问安,皇上便牵了她的手,眼眸深处都是难以掩饰的笑意。

    看着这些,众人都受了不小的刺、激。

    她们如何能看不出来,皇后娘娘还未封后,还是宸贵妃时,皇上虽是宠着贵妃娘娘,可到底和眼前是不一样的。

    眼前的皇上,对皇后娘娘的爱、意再也无需遮掩,因为,皇后娘娘已是皇上的发妻,元后。

    可便是大家心里有着羡慕嫉妒恨,这个时候,也没谁敢真的走出来故意说些不讨喜的话。

    便是连郭太后,虽然神色有些不自然,可到底也没有开口,说这样做有违规矩。

    其实,她又能说什么呢?

    帝后和谐,这不是一大幸事吗?她哪有理由掺和进去。否则,反倒是自讨没趣了。

    顾珞也没想到皇上会有这样突然的举动,可第一次,她表现的落落大方,并未觉着这样做有什么不妥,只见她笑盈盈的看着皇上,道:“皇上怎么过来了?”

    庆和帝直接牵着她的手坐下,笑着道:“朕瞅着今日是个好日子,所以便传了画师过来,给母后还有皇后画了画像。”

    郭太后听着这话,虽知道这是惯例,毕竟宸贵妃如今已是中宫皇后了,这依着宫里的规矩,自然是得请了宫廷画师给画了肖像的。

    可想到儿子这样急不可待的便要给皇后画了画像,想到儿子待皇后的用心,她多少觉着心里有些不平静。

    要知道,当年她入主中宫,先帝爷也未给她如此恩宠,这么急着让人给她画像。

    可郭太后又能说什么,毕竟儿子也不算完全忘了她这当母后的,方才也提及了让画师给自己再次画了像。

    想通这点,郭太后强撑着嘴角的笑意,道:“难为皇帝想的周到。”

    郭太后说完之后,大家又闲聊了几句,就往御花园去了。

    等过去御花园时,画师果然已经过来了。

    可是比起顾珞还有郭太后,其他妃嫔便只有恭维陪衬的份了。

    而等一切都结束之后,诸妃嫔离开御花园后,到底没忍住窃窃私语起来。

    “皇后娘娘还真是好命呢。这谁能想到,当初不过是宁国公府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小姑奶奶,如今竟然有如此的体面。日后的画像更是要挂在太庙中,和皇上一辈子在一起呢。”

    “也不知道冷宫中那位闻着这消息,会不会气死过去。”

    自魏贵妃被打入冷宫之后,后宫的位份低一些的妃嫔提及魏贵妃,便多了些忌讳。

    突然提及魏贵妃,众妃嫔的话便不由变多了。

    只是,即便是此刻提及魏贵妃,想到她竟然是害死二公主的人,大家还是不由有些唏嘘。

    却在这时,锦嫔开口道:“姐妹们不觉着奇怪吗?要说魏贵妃娘娘之前在后宫可谓是一手遮天,按说即便是打入冷宫,也不该看着皇后娘娘封后,全然没有任何的动作啊。”

    众人听着锦嫔这话,不由面色大变。而离锦嫔没几步的柔妃,直接便冷了脸停下了脚下的步伐,转身看向锦嫔道:“锦嫔妹妹,皇后娘娘宽厚,可锦嫔妹妹也要知些规矩为好。方才妹妹那番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妹妹盼着皇后娘娘不好呢。”

    锦嫔原也是随口一说,她怎能想到会遭了柔妃的训斥。

    可她又岂敢反驳,毕竟这六宫如今谁不知道,柔妃娘娘和皇后娘娘最是亲近。她可不想这个时候惹了什么麻烦。

    这若闹腾到皇上身边,皇上如何能饶了自己。

    想着这些,她忙请罪道:“柔妃娘娘息怒,都是嫔妾一时失言,嫔妾日后一定谨言慎行。”

    却说这边,顾珞也刚回了坤宁宫,便有宫女进来回禀了方才柔妃训斥锦嫔的事。

    顾珞听着,轻笑一声。

    这锦嫔自入宫便有多次对她不敬,可顾珞还以为昨日册后大典上,锦嫔那胆战心惊的样子该是知道收敛了,可如今看来,她那张嘴啊,是怎么都改不了的。

    一旁,拙心也觉着锦嫔也太不知规矩了。

    她那番话,岂不是见不得自家娘娘好。

    看着拙心眼中的愠怒,顾珞却是淡淡的开口道:“就锦嫔这样不长脑子的东西,本宫又何须和她计较。”

    拙心听着这话,还未来得及接话,却在这时,玉春神色匆匆走了进来。

    “娘娘,听说方才皇上差了身边的太监前去锦嫔娘娘宫里训话了,而且,还让人掌了锦嫔娘娘的嘴呢。”

    闻着这消息,顾珞不由轻笑出声。

    皇上这是觉着自己才封皇后,碍于流言蜚语不便对锦嫔动手,可又不想自己忍了这委屈,所以才替她罚了锦嫔。

    想着皇上的这份用心,顾珞心里自然是暖暖的。

    很快,皇上差人罚了锦嫔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六宫,大家都是聪明人,怎能不明白皇上这是给皇后娘娘立威呢,一时间,都不由有些后怕,生怕自己今个儿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永平宫了,娴嫔本就因着今日画师给顾珞画像,而自己在一旁只有眼红的份而耿耿于怀,这会儿闻着皇上竟然因着这么一件小事罚了锦嫔,娴嫔心头的怒火可谓是更甚了。

    “锦嫔便是言语间对皇后有冒犯之处,那也只是无心之失,皇上也未免太小题大做了吧。”

    一旁,言嬷嬷怎能不知道自家娘娘心中的不舒坦,只能宽慰自家娘娘道:“娘娘,这皇后之位,当属一个贤字。只怕过些日子,便有朝臣谏言让皇上选新人入宫了。您又何须为着这个生气呢。”

    “皇后娘娘如今已经中宫之位,难不成还能和当贵妃时一样,装起糊涂,任由皇上晾着宫里的妃嫔不成。这可是要有损她的贤名的。”

    听言嬷嬷这么说,娴嫔心头的气多少是顺了一些。

    是啊,这皇后岂是随随便便就能当的,宸贵妃如今成了皇后,那便看她如何取舍了。

    是想有了贤名,还是说想就这样霸着皇上呢?

    想到顾珞到时候为着这个头痛,娴嫔方才的郁闷又消散了些。

    只见她轻抿一口茶,转开话题道:“魏氏近日在冷宫如何了?”

    自魏贵妃被打入冷宫,对于这个死对头,娴嫔可是没少落井下石的。

    言嬷嬷听着这话,回道:“娘娘,依着您的吩咐,魏氏每日用的都是剩菜剩饭呢。刚开始几日,魏氏还敢摆贵妃的架子,可这几日却是知道服软、了。怕是娘娘这会儿往冷宫去看看,都快认不出魏氏来了。”

    依着娴嫔的心思,自然是想去看看老对头凄惨的样子的,可毕竟她自己也是戴罪之身,安国公府如今被降为安顺伯府,她行事间也有些谨慎,生怕因着多此一举反而是惹了皇上的不喜。

    因着这些顾虑,她摇了摇头,道:“冷宫那晦气的地方,本宫便不去了。何况,本宫即便不亲自去看,也能想到魏氏的狼狈样子。”

    说着,娴嫔言语间颇为讽刺道:“若本宫落得那样的下场,早就自、戕了,哪里会这样苟延残喘。可见魏氏也是个命贱的,都这样了还不敢去、死。”

    听着娴嫔这话,言嬷嬷道:“魏氏被打入冷宫那日,皇上可是下了旨意,让冷宫的人日日夜夜盯着她,既如此,这些宫人们又岂敢失职,怕是魏氏即便有死的心,也没有这样的机会的。”

    娴嫔听着这话,哈哈就笑了起来,“是啊,这样屈辱的日子,魏氏怕只能这样过一辈子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