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76章 大结局 “只要有皇上陪着,珞儿就不怕……

作者:桐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如娴嫔所预想的那般, 封后大典不过过了两个月,便有朝臣们上折子谏言,让皇上选了新人入宫。

    而随着朝臣们的动作, 宫里宫外关于皇后不贤,恃宠而骄,在后宫一手遮天的流言蜚语也蔓、延开来。

    坤宁宫里, 顾珞近来觉着身子有些懒散,方才陪六皇子玩了一会儿之后,顾珞便觉一阵困意袭来,躺在了贵妃椅上,小睡起来。

    却在这时, 只见玉春缓步走了进来, 顾珞闻着动静,缓缓睁开眼睛。

    见自家娘娘醒来, 玉春低声回禀道:“娘娘, 方才太后娘娘差了身边的大宫女过来了。”

    玉春说着,一副为难的不知该如何继续说下去的样子。

    顾珞见她这样,却是轻笑一声,道:“太后娘娘可是因着近来外头那些流言蜚语, 派人来给本宫提个醒了。”

    见娘娘竟然猜到了,玉春当然也不敢再瞒着,缓声道:“娘娘, 太后娘娘差人送了贵女们的画像过来, 还稍了话给您,说是您如今已是中宫之主,是皇上的正妻,如此便再不好和做贵妃那会儿, 这样霸着皇上,不让后宫雨露均沾了。”

    “太后娘娘还说,娘娘便不考虑自己的名声,也该替六皇子想想。您贵为皇后,便该留了贤名,而不应该弄得如今这样的流言蜚语,让六皇子也跟着被人指指点点。”

    玉春说完这些话,心里也着实替自家娘娘担心。

    她虽是护着自家娘娘的,可对于她来说,如今外头这些流言蜚语确实是对自家娘娘不利。

    何况,太后娘娘有句话也没说错,娘娘如今身份不同了,这历朝历代的皇后,哪一个不是为了贤名,主动避宠的。

    见玉春一副心情复杂的样子,顾珞幽幽道:“可知太后娘娘选了哪家贵女的画像?”

    见娘娘竟然问起这个,玉春低声回禀道:“太后娘娘选了十名贵女,不过这其中,当属内阁首辅闻大人家的姑娘,还有新任兵部尚书薛大人家的姑娘最为显眼。”

    顾珞听着,不由嗤笑一声。

    太后娘娘果然还是不放心自己呢。否则,何以选了这两家的姑娘。

    一个内阁首辅,一个新任兵部尚书,太后娘娘这是想借着新人入宫,大封六宫,如此一来,自己可不有对手了。

    加之这闻家和薛家的姑娘入宫初封都不会低,确实能达到所谓六宫的平衡呢。

    见娘娘沉默着没有说话,一旁拙心忍不住开口道:“娘娘,这可怎么办呢?现在不仅仅是太后娘娘有这样的心思,这闻家和薛家,怕也想借让自家姑娘入宫侍君的。何况如今外头这样的流言蜚语,娘娘怕是连拖延的可能都没有了。”

    拙心这话才说完,却见又有宫女进来回禀:“娘娘,驸马回京了呢,这会儿正往东暖阁去请安了。”

    封后大典半个月后,便有消息从西北传来,说是承恩侯世子大败莽子,不日就能回京了。

    只顾珞以为,便是快马加鞭,徐遣也该还有十日才能回京。却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回来了。

    想到他闻着自己母仪天下的消息,顾珞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

    可抛开两日上一世的恩怨,如今徐遣大胜归来,她其实也松了一口气。

    许是现在的她已经得到了自己的幸福,而二公主也以那样的方式离开,她对于徐遣的那些恨意,也慢慢变淡了。

    见娘娘竟然愣在那里,拙心多少能揣摩到些自家娘娘的心思。

    可没等她说些什么,东暖阁那边却有人来传话了,说是皇上今日要和娘娘共进午膳。

    “娘娘,奴婢侍奉您重新梳妆打扮吧。”方才顾珞因着陪儿子玩,头上乌黑的头发只简单的挽了起来。

    这会儿要往东暖阁去,确实该好好收拾收拾。

    拙心一边给自家娘娘梳着头发,心中却有些疑惑道:“娘娘,奴婢说句僭越的话,依着宫里的规矩,您如今贵为皇后,更该避讳和外臣接触的。何况,您和世子爷还有那样的旧事,皇上怎么想着让您往东暖阁去呢?”

    拙心自幼就侍奉在顾珞身边,这些话别人说不得,她却是可以的。

    顾珞听着,却是笑了笑,道:“本宫和驸马之前的那些事情,宫里宫外的人都知道。而今,驸马大胜回京,有心之人必会借此又弄了流言蜚语了,既如此,倒不如本宫大大方方的,这样,也不至于此地无银三百两,如了那些人的意。”

    对顾珞来说,她并未觉着皇上是在试探自己,想到自己侍奉皇上时从开始的小心谨慎胆战心惊,到揣摩皇上心思行事,到如今已经学会相信皇上,顾珞嘴角的笑容不由更深了。

    想到自己和皇上的互相信任,顾珞往东暖阁的路上,竟有一种迫不及待的想见到皇上的感觉。

    东暖阁里,徐遣早在前些日子就已经听说顾珞封后的消息。可便是有再多的心理准备,当他听到太监进来回禀说,皇后娘娘过来了,他还是不由握紧了拳头。

    随着脚步声传来,徐遣竟有些不敢看向来人,只恭敬的行礼道:“微臣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金安。”

    顾珞看着眼前的徐遣,神色如常道:“驸马请起吧。”

    说完这话,顾珞笑着便走下庆和帝,庆和帝见着眼前的姑娘明眸皓齿,笑盈盈朝自己走来,笑着便牵了顾珞的手落座。

    而这一幕,自然没逃过徐遣的眼睛。

    他才回京,却也知道外头关于皇后的流言蜚语愈来愈烈,有不少朝臣已想借着这机会,送了自家姑娘入宫,以此在后宫分得一席之地。

    闻着这消息,徐遣不免替顾珞担心,他虽知道自己没有这个资格,可却抑制不住的担心起顾珞可否会伤心,会无措。

    可眼前,瞧着顾珞和皇上就如寻常百姓家的夫妻一般,徐遣突然醒悟了,自己如今不过是局外人,顾珞如今有皇上庇护,自己的担心就显得有些可笑了。

    顾珞并不知徐遣的百感交集,一顿饭,她吃的倒也轻松。

    等到徐遣离开后,顾珞不觉又有了些困意,懒懒的靠在了椅子上。

    见状,庆和帝突然看向一旁侍奉的拙心,道:“你家娘娘近来这般容易犯困?”

    还没等拙心回禀,庆和帝便要让人请了太医来,顾珞笑着忙抓了他的手,道:“皇上,您没猜错,臣妾又有了身孕了。只臣妾还想着,等三个月稳定下来后,再告诉皇上的。哪需要现在就这样兴师动众了。”

    想到自己和珞儿再次有了孩子,庆和帝心中的欢喜是难以抑制的。

    可再一想,他的珞儿谨慎到这般地步,已经贵为皇后了,怀了身孕也不让人日日去请平安脉,庆和帝不由想起了这些日子的流言蜚语。

    他的珞儿,果然还是因着顾忌这些流言蜚语,所以才行事这样拘谨的。

    想到这些,庆和帝直接问王詹道:“内务府可是做了贵女的花名册呈到了母后面前?”

    庆和帝这话才说完,却感觉顾珞抓着自己的手猛地一颤,见状,庆和帝还有什么不明白了,这怕是母后已经故意让人拿了这花名册为难他的珞儿了。

    想到母后竟然一次又一次的挑战自己的底线,庆和帝当机立断就道:“传朕旨意,朕已决定,从今日起裁撤六宫,日后皇嗣皆由中宫所出。”

    “若再敢有朝臣敢因着此事叨扰朕,饶了皇后的清闲,让皇后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不妥,朕绝不轻饶。”

    很快,王詹便去传旨了。

    而比起皇上裁撤六宫的消息,众人闻着皇后娘娘竟然再次有了身孕,一时间心里更加复杂了。

    皇后娘娘怎就怎么好命呢?

    尤其永平宫里,娴嫔原本打算利用驸马回京的事情,再次找了顾珞的麻烦的。

    可没想到,皇上竟然直接召了皇后去东暖阁和驸马一同用膳了。

    皇上这样的用心,这是要在她搞事之前救堵了众人的嘴呢。

    娴嫔心里如何能不酸涩。

    可再酸涩,她也未曾想到,紧接而来的竟然是皇上要裁撤六宫,后宫永不进新人,还有皇后又有了身孕的消息。

    “怎么会这样?皇上怎可如此胡来?”

    想到皇上旨意一下,皇上可不就能光明正大的独宠六宫,娴嫔差点儿没有气晕过去。

    说完,她又自言自语道:“不会的,太后娘娘不会同意的,朝臣们也不会同意的。”

    可让娴嫔没想到的是,在皇上这旨意下了之后,慈宁宫那边竟是没了动静。

    朝臣们虽有反对的,可皇上一句朕的家事,何须你们插手,在处罚了几个朝臣之后,也再无人敢质疑此事了。

    “娘娘,皇上膝下如今已有六个皇子,六皇子又是未来的太子,近来皇上更是已经替六皇子挑选伴读,听说要亲自教养在身边呢。朝臣们许也因着这个,不敢再和皇上僵持下去吧。”

    坤宁宫里,顾珞不用想也知道娴嫔如今怕是要气疯了,可她也没准备当贤后,更不在意所谓的贤名。

    只见她紧紧抓了庆和帝的手,笑着道:“皇上,您这般做,日后史书上一定会把臣妾写成妒妇的。”

    庆和帝笑着回握着她的手,道:“那珞儿怕吗?”

    顾珞道:“只要有皇上陪着,珞儿就不怕。”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