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1章 好 “乖。”

作者:伊水十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偌大的客厅倏然变得寂静, 落针可闻。

    景臾稍一错愕后,低头。

    小姑娘看起来有些紧张,不愿意与他对视。

    他没再动, 而是盯着自己的袖口, 逐渐冷静下来。

    良久,他拿遥控器关了窗帘, 淡声道:“顾照曦, 我给你一个松手的机会。”

    顾照曦的手似乎微微颤了一下,但仍扯着他的衣袖。

    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窗帘合拢,室内的光源聚焦在一方天地,烘得两人的气息都微微发热,像是燃起了火。

    景臾了然地勾唇,下一瞬便弯腰下去亲她,无奈地低叹一声,“乖。”

    ……

    一晚上顾照曦都没怎么睡好, 翻来覆去到大半夜, 中间醒了一次,听见景臾往门外走的声音,没怎么理会,又蒙头睡了过去。

    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半。

    她也不知道景臾什么时候走的, 打开手机看见他给她留了个消息,说是待会儿买菜回来。

    ……真是越来越居家了。

    阮柚敲开门, 眼前便映入了顾照曦睡眼朦胧的形象。

    “你不会刚醒吧?”她无语地看了眼顾照曦,“这都四点半了。”

    顾照曦打了个哈欠, 困得冒泡:“差不多吧。”

    阮柚“呃”了声,更无语地把手里的东西提进来,“睡神啊你。”

    顾照曦抿唇笑了笑, 帮阮柚分担手上的东西,坐下时把刚才窝沙发上窝乱了的头发理顺了些,“随便坐。”

    “早知道就深夜过来看找你了……”阮柚嘀咕着换鞋,看见地上放着双男式拖鞋,惊讶地“草”了一声,“你不会和景臾住一块儿了吧?”

    顾照曦没想过要隐瞒,坦坦荡荡承认,“嗯,他出去买菜了,待会儿要不要一起吃晚饭?”

    “噫——”阮柚连连摇头,“可别,我还想要我这双眼睛,瑜书还等我回去陪她吃食堂新开那家冷锅鱼。”

    顾照曦弯弯眸子,“知道了。”

    “能把景臾当佣人一样使唤着出去买菜,你也是挺牛逼的。”

    阮柚一边感叹,一边坐下把手里大袋的各种小玩意儿整齐摆在茶几上,“我妈回老家一趟感觉就跟搞批发似的,啥都往我这儿塞,还让我必须一样给你点……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喜欢啊,”顾照曦手顺着包装袋一个一个摸过去,给她倒了杯水,“代我跟你妈妈说声谢谢?”

    阮柚本就有点儿渴,端起水杯就往嘴里灌水,余光注意到顾照曦眼睛似乎有点肿,凑近了她点,“你昨晚是不是没睡好?眼睛红成这样,黑眼圈也那么……呃。”

    她视线往下了点,无意间移到了顾照曦脖子上,声音戛然而止,迅速退开捂眼,声音变了调,“骚凹瑞,是我唐突了。”

    怎么听怎么一股意味深长的感觉。

    顾照曦有点尴尬地把领子提上去一点,遮住隐约露出的红痕,试图转移话题,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阮柚的电话适时响起,顾照曦松了口气,抢先一步提醒:“……你电话响了。”

    正想抓着顾照曦八卦一番就被打断,阮柚有点儿扫兴地往屏幕上看一眼,在看清备注以后,着急忙慌地接通,跳到窗边去接:“诶老大我在,什么事?”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她连连点头:“好的好的,我马上过来!”

    说完她便挂了电话,拉长语调叹一口气:“看来今晚又得鸽瑜书一回了——”

    迎着顾照曦好奇的目光,她晃了晃手机,匆匆解释,“这不是我前些日子找了个摄影工作室打杂的活吗?他们这几天给白温那个团拍写真,拍完全员还要挨着拍个人的,忙得要命……”

    顾照曦“诶”了一声,“你见到白温了?”

    “哪儿能呢,我在摄影棚外面给其他工作人员端茶倒水扫垃圾,”阮柚忙摆手,“我自己提的,你说我现在这样哪儿敢见他啊?见一面能尴尬到直接火化好吧?”

    顾照曦想想也是,给她抓了两个橘子扔过去,让她走的时候垫垫肚子,而后换了个姿势坐在沙发上,发了会儿呆。

    写真啊……

    ……

    五点,景臾买了菜回来,顾照曦正翻看手机上阮柚给她发来的她们工作室的一些作品。

    景臾走过去轻瞥一眼,正好看见她点开某个男星的写真。

    往后翻几张,还是同一个人。

    景臾轻轻“啧”了一声。

    听见声音,顾照曦把图片关掉,见男人假作若无其事地移开视线,忍不住憋着笑问,“吃醋了?”

    景臾抬着她下巴在她唇上咬了下,拉开她的领口跟看艺术品一样盯着那几枚吻痕瞧,散漫道,“倒也没有。”

    “……”

    景臾慢条斯理地笑,“是不是弄得有点明显?”

    “……”

    顾照曦直接把他手拍开,郁闷道,“做不做饭了。”

    胆子大了点,跟猫似的张牙舞爪。

    景臾挺乐意被小姑娘这样使唤,纵容勾唇道:“行。”

    顾照曦顿了一会儿,又问:“我们明天要不要去拍一套写真?”

    她还没体验过这些东西,听阮柚今天这么一提起,忽然有些来了兴趣。

    话题的跨度稍微有些大,景臾一开始没反应过来,过了会儿才捏捏她脸颊,欣然应允,“好,我来安排。”

    第二天直到被景臾领进店里,顾照曦才意识到,景臾定的是婚纱写真。

    这家店走高端路线,直接将相邻的好几个店面合并在一起,造了好几个场地开阔的室内摄影棚。

    两人进店后,便有热情的工作人员上前,给他们端茶递水,细细介绍着相关事宜。

    顾照曦翻看着店里的宣传册,莫名觉得气氛有些奇怪。

    明明只是来拍个写真,怎么总给她一种结了婚来试婚纱的感觉。

    工作人员说了什么顾照曦其实没怎么仔细听,反倒是景臾偶尔问些相关的问题,挺认真的样子。

    谈妥以后,景臾先陪着她去挑婚纱。

    店里三个衣帽间都挂满了婚纱,不愧是走高端路线,里面有一半都是高定款式,顾照曦一件一件看过去,有点儿挑花了眼。

    之前她其实对这些没什么概念,并不感兴趣。

    直到今天一路慢慢观赏过去,她才理解了为什么那么多女孩子对婚纱情有独钟。

    景臾跟在她身后,轻巧地揽着她的腰,低声问,“都喜欢?”

    顾照曦模棱两可:“有点挑不出来。”

    身后人低低笑起来,下巴轻轻搁在她发顶。

    “以后结婚,给你定更漂亮的。”

    “……”

    顾照曦手垂在身侧,悄悄往他衣摆上捏了一下。

    最后还是工作人员过来,根据她的形象,帮她挑了一条最合适的。

    顾照曦特意叮嘱了不要太华丽的那种,于是挑出来的婚纱除了裙摆缀着的碎钻以外,并没有太多繁杂的装饰,长度不到地,不规则裙摆下露出一双纤细的小腿与脚踝,七八厘米的高跟鞋上缀着简约的绸带与碎钻,愈发显得整个人精致娇小得不行。

    工作人员将带着纱的蝴蝶结别在她背后,笑问,“你看这像不像是动漫里的魔法少女?”

    顾照曦转着圈打量了一番,便刚好被也换了衣服出来的男人揽住。

    景臾对着镜子慢悠悠地打量了一番,带着点儿炫耀地调侃,“是挺像偷走我心的那个。”

    “……”

    两个人本就长得好看,化妆师给顾照曦化妆的时候,只给她上了一层薄薄的粉底,再稍微给五官润了润色,便停了手,着重给她做发型。

    即便如此,走出去时,景臾看见她,眼中仍有惊艳的情绪闪烁。

    化妆师小姐姐手扶着顾照曦的肩膀,揶揄,“这是看入迷了呀。”

    “是啊,”景臾薄薄的眼皮微掀,大方承认,把顾照曦拉过来,无比熟练,“太漂亮,忍不住。”

    拍照的地点选在店后面一个玻璃造出来的小花园里,今天天气不错,晴空万里,阳光从透明的玻璃之上照下来,在满地的玫瑰之上投下璀璨的光。

    玻璃花园里开着空调,不冷不热。

    单独给顾照曦拍了几组动作后,轮到两个人一起拍。

    工作人员十分有经验地从旁边花丛里剪了一小片玫瑰,拢成一束,用丝带装饰好后,转而递给顾照曦。

    在摄影师的指导下,顾照曦把玫瑰抬起来挡住脸,侧头去靠近景臾。

    景臾也低头,朝她靠近一点,让玫瑰刚好将两人的侧颜完全遮挡住。

    花枝错落地投下斑驳光影,摄影师在不远处喊着:“男生把头低一点!对!再低一点!”

    景臾顺从地低头,薄唇刚好与顾照曦的唇只剩咫尺的距离。

    摄影师不再继续吆喝。

    顾照曦与她对视,觉得一颗心有点烧,不自在地想往后退了退。

    男人似笑非笑与她对视,薄唇扬起的弧度都透着一股引诱的意味。

    太近了……

    脸被挡得严严实实,但前面还有人看着,顾照曦虽明白景臾的意思,仍不太敢。

    她用求饶的眼光看着景臾,嗓音低到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得见:“回去再说……?”

    带点虚的尾音未落,耳边忽又响起摄影师的声音:“男生头怎么又抬起来了?稍微再往下一点!”

    景臾眼中暗色深了深,一只手与顾照曦握着玫瑰花束的手交叠,重重地俯下去,撞在了她唇上。

    玫瑰的香气包裹在四周,气息被猝不及防掠夺。

    摄影师一声“就是这样!”还萦绕在耳边,顾照曦不敢出声,身子都不敢多颤动一下。

    男人却无比放肆地再一次加深这个吻。

    脸旁遮挡的玫瑰不时蹭过脸颊,柔软,微痒。

    唇与唇相贴,隐秘丛生的热意肆无忌惮地弥漫。

    耳边是持续的快门声,以及摄影师依旧情绪高涨的一系列夸赞。

    “好的就是这个角度!”

    “自然一点!”

    “优秀!”

    ……

    到最后,声音逐渐模糊。

    写真一共拍了好几套,折折腾腾到晚上才结束。

    回到家,顾照曦卸了妆收拾好,趴床上休息。

    她还从来没穿过那么高的高跟鞋,今天第一次尝试就穿了一天,脚踝累得回来的时候站都站不住,骨头跟散架了一样。

    景臾去找了条热毛巾,给她敷在脚踝上,顺手拿了张报纸给她。

    顾照曦不明白他拿报纸的用意,接过去看上面的消息。

    头版头条的主角居然是景老爷子。

    往下看,内容让她更为震惊。

    【旧任景家掌权人公开承认此前认知错误,直言顾照曦才有资格成为景氏未来少夫人。】

    顾照曦:“?”

    “不是我干的。”景臾无辜地摊手,“大概是被你那几个爷爷奶奶要求的。”

    顾照曦呛了一下。

    “老爷子最好面子,这会儿估计难受,”景臾把报纸放一边,拍了拍她背“他手上握着的景氏股权我也基本收回来了,他做不了别的。”

    “哦……”

    “还愧疚上了?”景臾观察着顾照曦神色微微的改变,挑了她一缕鬓发玩儿,“不是因为你,我本来就打算这么做,老爷子这些年越发糊涂,我也怕他做错事。”

    “……知道了。”

    顾照曦不再纠结这个,把注意力放回手机上。

    不出所料,微博热搜上挂了这么一个话题。

    #顾照曦到底是何方神圣#

    【#顾照曦到底是何方神圣#救命,我看到了什么?居然能让老景总公开登报道歉我竟然越来越好奇顾照曦到底是什么身份背景了……】

    【谁又不想知道呢?而且据说老景总一开始不知道她背景的时候,并不满意她,还专门把她接走想要敲打她一番,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仅人没事,还成了现在这样。】

    【让首富家族低头的女人,顾照曦,所以这到底是什么玛丽苏女主人设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哎,我和我前男友谈恋爱就是因为家世不行被迫分开的,哎,我要是也有这个能力,就不至于到现在这样……】

    ……

    退出微博,顾照曦无奈地笑一声,不再管网络上的这些讨论,而是换成了微信,点开别人新发来的一个链接。

    摄影师速度很快,这会儿已经将打包原图发了过来,让顾照曦挑。

    压缩包有些大,解压了好一阵儿,顾照曦打开文件夹,一张一张往下翻,翻到拿玫瑰挡脸的那张照片的时候,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僵硬了一下,下意识便要把图继续往后翻。

    景臾身子从背后覆上来,手贴在她脊背上,状似无意地问:“怎么不挑那张?”

    “……”

    顾照曦刚想说话,便感觉男人手又开始不安分。

    她一惊,上次的回忆在脑子里浮起,身子都跟着颤,“你干什么呀——”

    景臾咬在她肩膀上,没用力,反而像是撩拨,又懒又坏,“憋一天了。”

    “……变.态。”

    “这么抬举我?”景臾稍一偏头,笑得绮丽惑人,“要不今晚再哭一个?”

    “……”

    开了荤的男人,真的有点儿可怕:)

    过了这几天,景臾便名(si)正(pi)言(lai)顺(lian)地把自己的东西重新搬回了顾照曦的卧室里。

    顾照曦倒也没有什么异议,只是偶尔会让人睡到客厅去。

    他也没有要把房子退掉的意思,而是跟顾照曦商量了一段时间后,决定将上下两层楼打通,让整个房子空间更大些。

    这样的装修要费上一番功夫,家里没法住人,两人于是搬到别的房子里暂住,除了偶尔过来监工,没怎么多管这边。

    倒是某次心血来潮想回去看看的时候,在门口见到了熟悉的人影。

    门内不时发出装修的声响,门外管家站得笔直,在听见电梯的声响后,回头看了一眼,面露惊讶地转身,恭敬鞠躬:“太太。”

    顾照曦本想出声询问,忽然一顿:“……”

    这个称呼是怎么回事。

    管家似乎一点也没感觉到不对,仍笑着同顾照曦道:“太太,您终于回来了。”

    顾照曦被尴尬得脚趾蜷缩,不由得吸了一口气,跟管家说:“……不用这么叫我。”

    “那叫您……?”管家停了一下,询问,“少夫人?”

    “……”

    顾照曦一时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真的只是个死脑筋。

    她轻咳两声,有些不自在地道,“叫我顾小姐就可以了,和之前一样。”

    管家总算轻松地笑起来:“好的。”

    顾照曦点点头,又问他:“你来找我做什么?”

    “是老太爷想让您再过去一趟。”这次管家的语气不像之前那般带有一种不容拒绝而盛气凌人的感觉,而是将姿态放得很低,“您看您方便么?”

    “呃……”想起上次并不算愉快的那番对话,顾照曦犹豫了一会儿,“是要找我去做什么?”

    “我也不太清楚,”管家如实回答,“不过老爷子不会再对您有恶意。”

    “嗯……”

    虽然这么说,但顾照曦想起景臾之前跟她说的那句“老爷子很好面子”,还是有些忐忑。

    万一其实心里还记恨着她……

    这次景老爷子的目的让她实在看不穿,坐在车里甚至没有上一次那般惬意。

    管家时刻注意着她的神情,一再安慰:“您真的不用紧张,我们都没有恶意。”

    “……”

    为什么越这样反而越让她觉得有恶意。

    重新踏上几分相熟的地方,管家领着她往里走的时候,不忘提起,“顾小姐若是与老太爷聊完以后还想参观山庄,随时与我沟通就可以了。”

    “……”

    顾照曦愈发不安地点了下头。

    好在这些不安在见到景老爷子模样的瞬间,便消下去大半。

    短短这么一段时间过去,老人看起来比之前还要苍老不少,眉眼间满是倦意,再无之前那般精神矍铄的模样,倒是隐隐透出一点颓然的感觉。

    他手里佛珠换了一串,在见到顾照曦时,情绪并不热烈,而是很淡地颔首,“你来了。”

    “……嗯。”顾照曦点头,没动。

    “坐吧,不需要拘束。”景老爷子咳嗽两声,与她说。

    顾照曦听了他的话,坐到一边。

    ……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用把我这个没多少年的老头的话放在心上,”景老爷子认命似的阖了阖眼,淡声道,“既然我已经公开那样说了,便不会反悔。”

    顾照曦静静听着,等他继续讲,也不打断。

    “我让你过来,只不过是因为我这把老骨头经不起折腾,没法再主动去找你。”景老爷子缓了会儿,端起茶水润了润嗓子,“我只是想当面和你道个歉,是我曾经狭隘了,在不知真相的情况下偏帮段盈,让你受了那么多委屈。”

    顾照曦其实觉得这件事上她并没有受什么委屈,所以听他这么说,倒也生不起别的情绪,很淡地点了下头,“没关系的。”

    眼神相交,双方的情绪平静而温和。

    这样算是和解。

    ……

    景老爷子看了看时间,发出邀请:“快到晚饭时间了,今晚留在这里吃顿饭?”

    顾照曦摇了摇头,礼貌拒绝,“不了,我回去和景臾一起吃。”

    景老爷子也不强作挽留,点了点头后,任由她离开。

    顾照曦离开前,景老爷子先是沉默几秒,而后再一次开口,“景臾的生日快到了,到时候带着他,一起回来吃顿饭吧。”

    生日?

    乍一听这个词,顾照曦竟然有些觉得陌生。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和景臾认识了这么大半年的时间,居然连他的生日都不清楚。

    过了会儿,她抿抿唇,点头,“我回去以后问问他的意见。”

    被管家送回家,顾照曦发现景臾不在家里,于是给他发消息,问他在哪儿。

    景臾很快就给她发了一条定位过来。

    是一个停车场。

    顾照曦顺着定位找过去,一眼便瞧见了景臾的车。

    这辆车顾照曦虽然没见过,但根据平日里景臾开的车的风格推断,在车群里最为骚包的那一辆,必定是他的。

    特别是像明黄色这样的颜色。

    过去打开车门,果真便见男人笑眯眯坐在驾驶座等她。

    顾照曦问:“去哪儿?”

    “出去吃个饭。”景臾没多说,一脚油门驶出停车场。

    目的地离这儿不远,从地下停车场上去,在服务员的指引下,推开包厢的门,顾照曦还没来得及看清里面坐的是谁,就已经听见了对方高扬的声音——

    “好久不见啊,顾妹妹。”老熊笑嘻嘻的,“我来蹭个饭,咱高低也算是你俩红娘了,这点儿要求不过分吧?”

    “为了蹭饭连性别都改了啊。”景臾睨他,“我倒没看出来你有什么作用。”

    老熊一噎,“要不是我当年受老爷子的命令把你硬拉去参加宴会你能碰上她?要不是当年我带你去玩密室你能和她进一步认识?”

    “我当时就觉得你俩不对劲,现在看来我的直觉还挺准。”

    “直觉那么准,当初看到我带她一起出现在你面前,也没见你多淡定啊,”景臾淡淡回敬,“要我模仿吗?”

    “……”

    “说不过你。”老熊无语道,“总之你这顿是请定了。”

    景臾不置可否拉着顾照曦坐下。

    包间里是个大圆桌,老熊坐这头,景臾坐另一头,刚好隔着一个直径。

    顾照曦坐他旁边,问他:“点菜了吗?”

    “点了,”景臾仔细帮她把袖子翻上来一点,“都是你爱吃的。”

    “……”

    被忽视的老熊在一旁无语地开口,“你们两个,为什么就不能坐得离我近一点?”

    “挺近了”景臾脸不红心不跳,“你只说了想看看她,就这么看看吧。”

    ……要是说想摸摸岂不是得被您先打一顿?

    老熊“呵呵”两声,“知道了,我爬就是了。”

    ……怪他当初嘴贱,非得要景臾把小姑娘带出来瞧瞧。

    狗眼都要被闪瞎了。

    吃饭的间隙,老熊不忘问点儿好奇的:“不过说起来,顾妹妹,你是怎么让老爷子服软的啊?之前我看网上不是闹挺大?”

    顾照曦用眼神询问景臾要不要说,景臾直接剥了只虾送到她嘴里。

    顾照曦嘴里嚼着虾,望着对面老熊满脸“我瞎了”的神情,听景臾开口:“老爷子也没那么不好说服吧?”

    “屁!”老熊怒道,“明明他是不一般的难说服好吧?之前我一个不小心都能被连带着骂到狗血淋头,你没记忆了我倒是还有啊!”

    “啊——”景臾眼角勾着笑,用一种懒而别有用心的语气道,“那可能是你没她那么可爱。”

    “……”

    行行行好好好我知道您老婆可爱了您别再拐弯抹角夸了行不行。

    一顿饭下来,老熊吃得生无可恋,处处被对面两个人放闪,甚至因为距离有点远,他想打人都够不到。

    最终离开的时候,他存了报复心,怎么也要坐景臾的车回去,还搬出上一回吃的瘪来说事:“这次车里能坐五个人了吧?我今天受了那么重的伤,总得让我缓一缓吧?”

    景臾跟看戏一眼:“伤哪儿了?”

    老熊捂着心脏,哀痛欲绝:“心伤。”

    顾照曦:“……”

    景臾早就猜到了他会这么说,直接往他腿上踢过去一脚。

    老熊可怜兮兮的眼神闪着希冀的光对向顾照曦:“顾妹妹那么善良,一定舍不得我独自回家吧?”

    “……”顾照曦默了默,斟酌着开口,“但是我觉得,你在我们车上待着,可能受到的伤害会更重一点。”

    老熊:“……”

    那真是谢谢你们了呢。

    好在顾照曦没有景臾那么恶趣味,一路上还算收敛,把老熊送回家后,两人也回了家。

    他们暂住的房子衣帽间比那边要小很多,顾照曦收拾了几天也没想好怎么才能把东西完全放进去,这时她才发现,自己居然买过那么多的衣服。

    也正好趁着这个时间,来个断舍离。

    进了房门,顾照曦便又一头扎进衣服堆里,把各种堆积的衣物叠好分类。

    景臾跟着她进来,帮她叠。

    顾照曦认识景臾越久,越发现他在做家务这件事上居然那么熟练,见他手指轻松地在衣服上捏起两个角,便将衣服叠得整整齐齐,索性停了有点累的手,看着他叠。

    景臾一套动作行云流水,还不忘与她聊上两句天。

    顾照曦陪他蹲了会儿,才终于想起今天老爷子对她的邀请。

    刚才吃了顿饭,注意力转移过去,差点直接把这事儿抛到脑后。

    她于是跟景臾说了说。

    景臾听后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仍敛着眸盯着手里的旧衣服,应了一声。

    算是答应。

    顾照曦说完,仍盯着他。

    过了会儿,景臾悠闲地侧头,挑眉,“怎么,看入迷了?”

    顾照曦摇头,深吸一口气:“……不是。”

    她声音带着点心虚,越来越小:“我就是突然发现,我好像还不知道你生日哪天。”

    “你不也没告诉我?”景臾笑,慢悠悠地反问。

    “你也没问啊……”顾照曦张张嘴,觉得这好像确实不是什么能作为辩驳的借口,于是又道,“我生日还有一段时间,一月……”

    “二十三号。”景臾没等她说完便直接接过话头,“记得呢。”

    “你怎么知道的?”顾照曦一懵。

    她明明什么也没有给他说过啊。

    “你资料卡写得清清楚楚。”景臾从衣服上抽下一根多余的丝带,放在手里把玩。

    顾照曦像是得了什么线索,连忙低头去手机上翻。

    ——十二月十七号。

    确实挺近了。

    “翻到了?”景臾的声音适时在身边响起。

    顾照曦把手机收起来,盘腿坐地上,“嗯”了一声,问,“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景臾无所谓道,“你送的我都喜欢。”

    顾照曦眨眨眼:“真的?”

    “真的。”景臾回答得很快,怕她不信,解释道,“这么多年我就没过过几次生日,之前也没想过要过,不过无所谓,确实我什么都不缺,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想让别人送的。”

    他手指挑着丝带,松松在顾照曦的手腕上绕了一圈,唇角勾起一个随意而松散的弧度,又懒又坏地拉长语调,“不过我更希望,礼物是——”

    说着,他便坏心眼地把丝带收紧了些,“你。”

    “……”

    能不能稍微正经一点。

    转眼冬天,气温一降再降。

    景臾生日那天下午,两人应约回到老宅,与景老爷子一起吃饭。

    下车时,顾照曦看见老宅门口站着一个中年男人,正抽烟。

    景臾与那人遥遥对视一眼,忽略那人眼里瘆人的冷光,泰然自若与顾照曦介绍,“我爸。”

    这还是顾照曦第一次见到景臾的父亲,正想抬手打招呼,一只手便被景臾摁下去。

    顾照曦不明地看向景臾,却见男人冷淡地扯了扯薄唇,“……不需要跟他打招呼。”

    “啊……?”

    顾照曦不太明白,却还是听了景臾的话,被他牵着往老宅走。

    景程至一双眼牢牢锁定住景臾,目光像是淬了毒,在景臾径直与他擦肩而过时,阴沉着脸开口:“你是越来越把我当成透明人了啊。”

    景臾把顾照曦往自己身侧藏了藏,悠悠回敬,“您不一直是?”

    景程至额前青筋迸起:“我抽空千里迢迢赶回来见你,你就用这样的态度对我?”

    “也不用那么急着回来,不是么?”景臾眼皮微掀,自有一种桀骜而不留情面的意味——

    “您远在清城的总部,已经财政告急了吧?”

    观察到景程至的错愕,景臾嘲讽地轻笑,牵着顾照曦从他身边经过。

    “很可惜,您换了条赛道,还是这么不尽人意。”

    景程至动了动唇,最后仍是哑口无言。

    一阵冷风吹来,他闭了嘴,也跟着进了房。

    ……

    一顿饭下来,景程至再也没有同景臾说过话,反倒是几次三番响在老爷子面前挑起话题。

    老爷子完全没有想要理他的意思,敷衍地颔首,到了最后,景程至被管家一句“老爷子不喜欢吵吵闹闹”堵得不得不闭了嘴。

    顾照曦并没有要掺和进景家人内部恩怨的意思,一直默默吃饭,低着头假装自己就是个透明人。

    景老爷子也像是例行公事一样,问了景臾几个景氏的问题,其余根本找不到什么别的话题。

    祖孙三人说到底感情也不深,这么一顿饭吃下来,气氛压抑无比。

    离开老宅,顾照曦重重松了一口气。

    景臾见天色还早,问她:“现在还想去哪里玩?”

    顾照曦一愣,“这不应该是我问你的问题吗?”

    “我这人无聊的很,不知道哪儿有什么好玩的,”景臾转了下方向盘,轻佻开口,“不然回家,在床上玩?”

    “……”

    顾照曦想伸手去掐他,又怕他分神,瞪他一眼,“正经一点。”

    景臾低了下头,呵笑道,“是。”

    这一声尾音都带着飘,顾照曦也知道他就这么屡教不改,闭着眼不理他。

    “想好去哪儿了没?”

    顾照曦抿抿唇,“看电影?”

    “也行,”景臾问,“城东那家太平洋?”

    “天成路万达吧,”顾照曦装作不经意地提意见,“那边的环境好些。”

    “行。”

    顾照曦眼皮抬起一点点,偷偷观察了一会儿景臾,确认对方没起什么怀疑后,又有点紧张地闭上了眼。

    她的演技应该……不至于那么差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