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2章 带你回家 “我的答案会一直是,我愿意……

作者:伊水十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车开到天成路万达, 景臾停好车熄了火,拿出手机问顾照曦:“看什么?我先订票。”

    “我订好了的。”顾照曦把屏幕递给他,“看这个。”

    ——《生日快乐》。

    海报上女生坐在男生的自行车座上, 阳光正好, 安静而温馨。

    景臾看到电影名字就笑了起来:“还挺应景。”

    上到影厅找了个位置坐下,候场时, 顾照曦死活不让景臾起身, 自己忙上忙下去取票,回头点了一大桶爆米花和两杯可乐,东西太多拿不太稳,她摇摇晃晃,小心翼翼地走回景臾身边。

    景臾帮她把可乐放小桌上,有些好笑地给她理好领口,“叫我一声,我就过来帮你拿了啊。”

    顾照曦固执地摇头, “不行, 你今天是寿星。”

    “是啊,又老了一岁。”景臾凑近她,“不会嫌我老吧?”

    “……”

    顾照曦把脸埋进厚实的外套领口里,瓮声瓮气, “你也不老啊……”

    虽然比她大四岁,也才二十三啊。

    说得跟七老八十了一样。

    景臾在她耳廓亲了一下, 笑里带着气音,理直气壮的, “这不是,怕你觉得我和你有代沟吗。”

    就是故意调戏她。

    顾照曦心里犯嘀咕,直接从旁边爆米花桶里捏出一小颗爆米花, 塞到景臾嘴里,不想听他又说些奇奇怪怪的话。

    指尖触碰到男人的薄唇,爆米花被她强行推进齿间,正当她想要松手时,忽然感觉指尖被人咬住。

    湿润温热的触感自指尖蔓延至全身,顾照曦背脊一僵,迅速缩回手指,用控诉的眼神看着景臾:“你怎么……”

    “嗯?”景臾饶有兴致地盯着她,像是对刚才做了什么毫无察觉一般,轻轻舔了舔唇,“怎么什么?”

    “怎么……”

    怎么还咬她……

    顾照曦被他的眼神盯得羞赧,想说的话憋在喉咙里一下子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

    她盯着还带点晶莹的指尖,报复性地往旁边人裤子上抹了抹。

    景臾单手抵着下颌,低着头,悠悠提醒,“不然再往上一点?”

    “……”

    顾照曦气恼地踩他一脚。

    流氓。

    顾照曦订的位子在影厅最中间,是最适合观影的视角。

    她把爆米花放在腿上,一口一口嘴里没停过。

    明明是刚上映没多久的片子,在商场客流量理应最多的这会儿,影厅里却没几个人,稀稀拉拉坐着,多半是情侣。

    顾照曦从影厅里灯没暗下来之前,就隐隐感觉到了不安。

    直到电影播放,她的不安就此得到了印证。

    无论是看宣传海报还是看宣传片的时候,这部电影都给人一种文艺清新爱情片的感觉。

    正片却是充满了痛苦与歇斯底里的青春伤痛片。

    就连顾照曦这样对影片接受度蛮高的人,都觉得有点儿离谱。

    电影进行到一半,周围小情侣估计也觉得败兴,走了好几对。

    顾照曦偷偷扯了扯景臾的衣摆,试探地问他,“要不要,走了?”

    景臾看起来倒是比她要耐心些,至少盯着屏幕看得还算专心。

    甚至有种津津有味的感觉。

    闻言,他扭过头,“不看了?”

    “……你要是还想看,也不是不可以。”

    “那就看完吧。”景臾把两个座位中间的扶手往上提,去牵她手。

    顾照曦点点头,把爆米花递到他面前,“要吃一点吗?”

    那么大一桶爆米花,她感觉自己吃了好久,才把中间吃进去一个缺,要是真让她一个人吃完,恐怕有些困难。

    景臾象征性拿了两颗送进嘴里。

    后半段的剧情越来越离谱,家庭纷争,男主移情别恋,女主黑化,一系列闹剧的发生能看出导演很想凸显出这部电影和深度和提高剧情的刺激程度,可惜这样胡乱一锅炖后,反倒愈发不伦不类起来。

    顾照曦全程面无表情当个塞爆米花机器,甚至听着身后两个高中生模样的小女生的疯狂吐槽,自己在前面默默点头。

    而这部电影唯一点题的镜头在结尾,女主孑然一身流着泪在生日蛋糕前许愿,在说完“生日快乐”四个字以后,拿碎玻璃划破了自己的颈动脉。

    然而这并没有起到任何煽情的作用。

    身后两个小姑娘不约而同发出了“卧槽”的声音,面面相觑,“这都行?”

    电影结束,影院只剩下他们四个。

    两个高中小姑娘大概也是只想看看这电影离谱到什么程度,灯光还没亮起来便匆匆离开,跑得比兔子还快。

    片尾曲播到一半,灯亮,顾照曦把差不多空了的爆米花桶提在手里,看了眼时间。

    晚上八点三十六。

    还有二十四分钟。

    出影厅门走了两步,路过一个拐角的时候,顾照曦瞧见有垃圾桶,走过去丢垃圾。

    她以为景臾就在原地等她,不曾想一转身,便撞进了男人坚实的胸膛。

    脚步还没站稳,她就感觉自己被人推到了拐角另一侧的黑暗处。

    下巴被抬起,一个带着淡淡焦糖味的吻落下。

    相处那么久,顾照曦深谙景臾的秉性,这会儿绝对是挣脱不开的,于是乖乖地贴着墙壁,放松了身子任由他亲。

    这回没亲多久,片刻以后景臾便知分寸地退后一步,说,“还想吃点什么?”

    顾照曦微苦着脸,摇摇头。

    她吃爆米花已经吃饱了,这会儿听见“吃”这个字眼,居然有点想吐。

    “那回去了?”

    “还不太想。”

    顾照曦从旁边挽着他,撒娇似的,“上面还有个天台,据说最近布置得有室外艺术展,想去看看。”

    景臾挺享受她这么主动亲近,愉悦弯唇,“行。”

    冬天的晚上天气凉,两人上去的时候已经没了什么人。

    刚打开玻璃门,顾照曦就被扑面灌来的冷风冻得哆嗦。

    景臾解开外套,把人裹进怀里,“下去了吗?”

    顾照曦仍固执地摇头,“想去逛一圈。”

    景臾直接脱了外套,披在顾照曦身上。

    “你自己披着吧,再裹我都要成球了,”顾照曦摇摇头,把外套还给景臾。

    景臾只得又穿好外套,一身黑衣黑裤融入夜色中。

    风呼啸着从耳边吹过,吹得顾照曦鬓发胡乱拍在脸颊上,冷得生疼。

    天台上摆了许多小帐篷,里面布置着各种不同的风格,她故作十分感兴趣的模样,一个一个钻进去看,偶尔还让景臾帮她拍照。

    走在前头的空隙,她时不时低头,注意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

    八点四十八。

    八点五十四。

    五十五、五十六、五十七、五十八。

    五十九——

    顾照曦跑到天台边上,扶着边缘的围栏,眺望前方。

    对面的大楼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她飞快地眨动了一下双眼,再次看向手机。

    四十八,四十九,五十。

    心里仍不断默念着数字,顾照曦忽然转身。

    她看向景臾,笑着张开双臂:“景臾,生日快乐呀——”

    旁边的灯光将她半侧脸染成温暖的橘色,纯澈而不染纤尘。

    下一秒,身后的大楼陡然亮起——

    巨大的LED屏幕上,几个大字闪着张扬而耀目的光——

    “景臾,生日快乐。”

    光芒变换着覆在顾照曦背后,映得夜色通明。

    不多时,楼下有热烈的惊呼声响起。

    景臾稍一抬头,有些怔愣。

    眸里映入流光,明明暗暗变换一阵后,他快步走过去,将眼前的小姑娘拥进怀里。

    “所以一开始就有这个打算?”他促狭地问,“怎么想到这个方式的?”

    “你说只要我的礼物你都喜欢。”顾照曦被他抱着,慢吞吞开口,“也想不到什么能送的,干脆就想着,让全城的人陪你一起过生日。”

    小姑娘干净的嗓音清晰入耳,景臾默了默,忽而沉沉笑出声来,抱紧了她点。

    顾照曦还有点紧张,从他胸前仰起头,很慢地眨动了下眼镜:“不喜欢吗?”

    “不,”景臾轻吻上她的额头,纯粹而不带一丝欲念,“是很喜欢。”

    当夜,#顾照曦为景臾庆祝生日#这一词条便以悍然之势登上了热搜第一。

    不少在那附近的网友纷纷发图,讨论度爆表。

    【我今晚本来要去那边吃饭的,结果因为太懒鸽掉了,后悔了后悔了,简直错亿!!】

    【一直以为是景臾宠妻,没想到是顾照曦实力宠夫,妈的这种双向奔赴的爱情麻烦给我来一打好吗!】

    【这就是有钱人秀恩爱的模样吗?谢谢,有被酸到(以及景大佬生日快乐)。】

    【呜呜呜呜富婆的快乐我们不懂,大家都在嚎景臾的时候,我一定要问一句——顾妹妹,还缺老婆吗?可甜可御可暖床的那种!】

    ……

    当夜,景臾又发了一条微博。

    【-景臾v:不缺老公也不缺老婆,她已经在我身旁睡着了,勿扰:)】

    一石激起千层浪。

    【完蛋,我自动变黄了,改不回来了,救命。】

    【是因为太累吗……淦,我怎么越想越歪。】

    【没有人会不想歪……呜呜呜我一个没谈过恋爱的人居然会对你俩嗑生嗑死,我完了TvT】

    ……

    而事件的始作俑者在发完微博后,便摁熄了屏。

    旁边小姑娘被动静弄醒一点,迷迷糊糊问:“还不睡吗?”

    景臾躺回被子里,勾着她腰,“马上。”

    转眼便是寒假。

    给顾照曦过完生日,两人计划一起去旅游。

    顾照曦想去海边,原本计划是去自己买下的那座小岛,可又耐不住她怕冷,最终选定了热带的一个小国度。

    也不是什么旅游热门地点,可也算风景宜人。

    主要是不冷。

    那边酒店不多,顾照曦几次认真比对后,预订了一座海边的小木屋。

    小木屋不大,隔音也不算好,但被收拾得挺干净,老板是个住在这边的华人,很亲切地同他们一路寒暄,亲自帮着把行李提进了房中。

    进到房间里,顾照曦便忍不住先扑到床上去。

    这边的床普遍偏硬,她扑上去时撞得鼻尖有点儿疼,郁闷地坐起来,晃着腿围观景臾把东西收拾出来。

    换洗衣物、化妆品、防晒霜、泳衣……

    当目光触及男人手边方方正正的小盒子时,她愣了一下,“你怎么带了这个呀?”

    “不然呢?”

    景臾回以一个理所应当的眼神,手往行李箱里探了探,又摸出来两盒。

    “……”

    还带那么多。

    顾照曦身子往前倾了倾,犹豫着问:“你是不是没有看到我给你发的酒店信息呀?”

    “看了啊。”

    顾照曦“啊”了一声,又说,“那上面说了,屋子的隔音很差,晚上还能听见外面的海浪声。”

    “嗯,”景臾似乎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这附近只有这么一个屋子,谁大半夜专门跑来听墙角?”

    “……”

    也是。

    顾照曦不愿再和景臾理论这些,换了身衣服便推门而出。

    这会儿刚好是下午最热的时候,开门时热浪追随海风一道扑面而来,湿湿润润的。

    顾照曦被吹得感觉身上有点黏,退回来关上门,换了身泳衣出门。

    这附近有个游泳池,是老板自己亲手砌出来的,说是泳池,但很小,进去根本没法扑腾几下。

    顾照曦坐在水边喝饮料,两条腿在水里晃荡,不时抬起来,白皙的皮肤被水沾湿,在阳光下愈发晶莹透亮。

    景臾坐在一边躺椅上颇为惬意地看着。

    他没换衣服,还是短裤配T恤,悠闲的样子像是陪孩子出来玩一样。

    顾照曦见他一副岿然不动的模样,想把他拉来一起踩水,于是冲他招手:“你不热吗?这水还挺凉快。”

    景臾看她一眼,极为自然道,“我没带泳裤。”

    “哦……”顾照曦闻言,有些可惜。

    她举了举手里的饮料,景臾会意上前,从她手里接过。

    双手都得了空,顾照曦撑着泳池边缘入水。

    泳池的水很清,看起来没有很深,顾照曦错估了她这边的深度,下去时没站稳,身子一歪,差点摔在水里。

    一只手握着她手臂,稳稳将她捞起来。

    水花四溅,顾照曦心有余悸地踮着脚贴在景臾身上,湿湿的泳衣滴沥着水,将对方原本干燥的衣物濡湿一片,隐隐勾勒出劲瘦的腰腹线条。

    “还游吗?”他把饮料放在桌上,询问。

    “……算了。”

    顾照曦有点愧疚地看着景臾一身本不该被沾湿的衣物,“先回去换身衣服吧。”

    景臾揉揉她的湿发:“行。”

    回到小木屋,顾照曦进浴室里还没脱,便见景臾轻松地挤了进来。

    这边淋浴间很小,男人站进来之后,空间顿时变得逼仄起来。

    顾照曦一惊,想把人推出去:“我还没洗……”

    她泳衣是系带的,带子被打了个蝴蝶结挂在颈后,随着她的动作也一颤一颤的。

    景臾低着头,忽地笑一声,扯住系带的尾巴,稍一用力,“那一起?”

    泳衣应声而落。

    水流声响起,断断续续的。

    ……

    稍晚些,等到太阳落下去,两人收拾好,出门吃晚饭。

    餐厅是露天的形式,中间厨房搭了个小草棚,外面零零散散围坐着不少人,不同肤色不同语言,却也热闹非凡。

    作为在场唯一的亚洲男人,景臾又长得实在惹眼,漂亮的女服务生过来送餐的时候,还特意多赠了一瓶酒,冲他眨眨眼,问:“Is your sister?”

    周围人心照不宣地笑起来,纷纷开始起哄。

    景臾无奈地笑,直接揽过顾照曦,在她颊侧亲了亲。

    周围的起哄声更大了。

    女服务生倒也没有什么生气遗憾的感觉,耸耸肩便将这事情抛在脑后,潇洒离去。

    景臾把酒瓶抵在桌边,稍一用力便将瓶盖撬开。

    啤酒泡沫涌出,他扬起下颌示意顾照曦。

    顾照曦把杯子挪过去,有些酸溜溜的感觉。

    景臾只给她倒了一点,大概也就杯子的四分之一五分之一的高度,笑意毫不收敛,“小朋友得少喝点儿。”

    “……”

    顾照曦直接把那瓶酒挪到了自己手边。

    景臾看着她就跟赌气一样的动作,眯了眯眸,莫名笑得愉悦。

    他也不把那瓶酒抢回来,而是不紧不慢地又点了两瓶。

    “……”

    顾照曦很少一下喝那么多酒,吃了饭往回走的时候,脚步都带了点飘。

    两人沿着海边往房间的方向走,这条路上没什么灯,隔好远才有幽暗的光线投下来。

    夜里的海风比白日里带了几分清凉的感觉,咸咸的水汽带起裙摆的一点弧度,顾照曦脱了鞋子,脚踩在柔软的沙子上,一步留下一个脚印。

    许是酒精催化着情绪的缘故,顾照曦莫名情绪不错,小脸泛着微红,隐匿在黑暗中,牵着景臾的手一晃一晃的,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歌,脚步落得轻快。

    小木屋就在眼前,她也不急着回去,而是拉着景臾,靠近了海边。

    海水起起落落,海浪卷上沙滩,淹没顾照曦的脚脖子,又很快退开,头顶昏暗的灯光投下,顾照曦低着头,颇为感兴趣地观察着沙子被卷走的形状。

    她把脚尖插到沙堆里,又抬起来一点,弯着眼很小声地笑起来。

    景臾一直站在她身旁,看着她自娱自乐。

    不知道为什么,也跟着笑,唇角的弧度就没有下去过。

    顾照曦自顾自玩了一会儿,忽然想起什么,回头去看景臾。

    她眼神还有点儿飘,显然是酒意上头,说话比平时要大胆:“景臾,你听过一个传言吗?”

    “嗯?”

    顾照曦转过身正对着他,一双眼在暗光的照耀下晶晶亮亮的,漂亮得不行。

    风把她披散的头发吹开一点,隐约露出细腻纤白的脖颈。

    她与景臾对视几秒,好像有点儿记不太清楚地回想了一番,笑嘻嘻的。

    “据说,两个相爱的人一定要在海滩上接一次吻,这样就可以永远在一起。”

    景臾闻言,垂了垂眼,颇为好笑地睨她:“你信吗?”

    顾照曦与他调侃的眼神对上,一下就泄了气,扫兴地“哦”了一声,别开脸不太想离他。

    景臾见她这点儿别扭的反应,忍不住从喉间溢出细碎的笑声,环着她腰便往自己身前带了带。

    下一瞬,一个深吻落下。

    顾照曦有点儿猝不及防,忍不住闭上了眼。

    淡淡的酒味荡漾开来,缠绕在气息之间,不似以往那般霸道,相当温柔缱绻。

    海风略过耳畔,带起极轻的声响,与酒意互相交融,万籁俱寂。

    ……

    “十九了。”

    一吻毕,他埋首到顾照曦的颈窝,薄唇印上先前留下过的痕迹,含混出声,带点鼻音喃喃,“还有一年。”

    黑发挠在敏感的肌肤上,痒痒的,顾照曦被吻得犯迷糊,疑惑地皱眉:“还有一年什么?”

    景臾笑,声音落得很轻。

    “娶你啊。”

    “……”

    顾照曦抿抿唇,声音越来越小:“你也不问我愿不愿意。”

    景臾抬了抬下巴,目光注视着远房,“到时候再说吧,也不差这一时。”

    顾照曦没再说话。

    片刻的沉默后,她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

    “但是,如果我想说呢?”

    景臾瞳眸微震。

    刚一将视线放回来,便撞进了一双带着笑盈盈的眼睛里。

    海浪声仍不绝于耳,似是不断拍打着耳膜。

    小姑娘双手背在身后,俏生生立着,脸颊还带着醉意的酡红,眸子亮晶晶,清凌凌,好像漫天的星河都倒映在其中。

    她笑意坚定,一个字一个字,缓慢地开口——

    “景臾,我的答案会一直是,我愿意。”

    【正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