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6章

作者:故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九月二十日大婚。

    这日天气晴,熬过了酷暑,分外凉爽,却又还不至冬日的寒冷。

    “我选了个好日子。”顾雪仪说着,勾唇微微笑了下。

    一切都是她自己选的。

    正正好。

    丹桂也忍不住笑道:“是,是个极好的日子。”

    但等话音落下,丹桂就不自觉地落下了眼泪。

    顾雪仪忍不住笑道:“这几日,你们怎么都在我跟前哭?”

    “不舍。”丹桂嘴上是这样说,但却还是飞快地给顾雪仪梳好了发髻,之后便是往上加各式钗环,沉甸甸的。

    顾雪仪嫁到盛家的时候年纪还很小。

    如今再回想,实在不大能记得起当时是什么场景了。又或许是因为,那时与人成婚,于她来说,实在只是一桩无足轻重的事,便也没有刻意去记忆。

    “好了。”丹桂道。

    顾雪仪站起身,在一旁喜娘的声音中,跨出了门。

    顾父顾母迎了上来,紧紧攥了下她的手指,却什么也没有多说。顾雪仪从小就极为独立,虽然作娇滴滴小姑娘的打扮,但内心却比男儿还要坚毅。她心中所向往的,并不限于女孩儿的闺阁,甚至并不限于宅院。

    他们自会尊重她的一切选择。

    盛长林来到院门口,在顾家人怒目而视下,背着顾雪仪上了轿子。

    宴朝换上了一身喜服,翻身上马,动作极为利落。

    倒是很难让人从他身上找到另一个时代的痕迹。

    整个婚礼流程是极为繁琐的。

    他们骑马、坐轿,要绕城一圈儿多,后面便是抬着无数嫁妆的长长队伍。

    盛家人混在其中,与顾家人在一块儿默默落泪。

    京中人将这一幕收入眼底,也不由感叹。

    能有娘家人与前夫家人一并送亲,不舍落泪的,恐怕也只有顾雪仪独一份儿了。

    “她嫁到盛家时,便是京中贵女间的领头人了。如今改嫁旁人,……瞧这模样,将来还要接着做贵女间的第一人。连盛长林都要躬身背她出门。倒是旁人羡慕不来的。”

    “是啊,她在顾家做闺阁女儿的时候,就很得顾家上下宠爱,入盛家便是主母……现如今改嫁挑个新夫婿,也是容貌极为出众的,家世也并不比将军府低。又有皇上亲下旨,又动私库为她添妆。她这辈子当真是顺风顺水了……”

    无数人盯着队伍,都忍不住发出了感叹艳羡的声音。

    他们眼底只瞧得见风光,自然不知盛家为何如此待顾雪仪。

    顾雪仪坐在轿子里,掀起帘子,仔仔细细地扫过了每一条街,将这个她曾经成长,瞧了不知道多少眼的地方,深深印进了眼中。

    她已经将该吩咐的事,都已经告知了顾、盛两家,连在后山上捡到宴朝的侯府,她都有特地嘱咐。

    轿子很快抬进了侯府中。

    在皇帝的主持下,顾雪仪与宴朝行过了三拜的大礼。

    顾雪仪当堂取下了盖头,冲丹桂招了招手。

    丹桂知她要做什么,当即捧着托盘上了前。

    托盘中摆放着两盅酒。

    宴朝扫了一眼,勾唇一笑,当先取走了一杯,顾雪仪紧随其后。

    而后当着满堂宾客的面,二人落落大方地交杯而饮。

    众人看得呆了呆。

    心道哪有这样的?

    但一想到,顾雪仪乃是出身将门,兴许本就不拘一格……

    皇帝将这一幕收入眼中,都不由喝了一声:“好!”

    随即也举杯恭贺了顾雪仪。

    无人将她视作普通女子。

    他们恭贺新郎,便也一并恭贺新娘。

    等饮了不知道多少酒,婚宴上的气氛生生被炒到最高。

    众人既能望见新郎挺拔的身影,也能望见新娘冷艳美丽的面容,有许多从前与顾雪仪少于接触的人,也就是此时方才真正认识到,这位顾家女,行事何等的利落肆意。

    也就是这时候,顾雪仪才与宴朝缓缓离席,入了洞房。

    顾雪仪懒洋洋地倚在床边,宴朝与她并肩而坐,二人都极有耐心地听着喜娘与丫鬟们在跟前说着吉祥话。

    “共结连理……”

    “早生贵子……”

    说罢,还要撒下无数的花生莲子桂圆等物。

    顾雪仪摸了一颗。

    宴朝接过去:“我来剥。”

    顾雪仪点了下头。

    宴朝很快就将桂圆剥好了,送到了顾雪仪的唇边。

    顾雪仪张嘴就含到了口中。

    喜娘、丫鬟们见状,当下哭笑不得,连忙退出去了,只留下两对喜烛在一旁绽放着光芒。

    顾雪仪咬了下桂圆,艰难地转了转舌头,剔了下核。

    “甜的。”顾雪仪道。

    宴朝低声道:“我尝尝。”

    顾雪仪又摸了颗桂圆给他,宴朝却没接,而是捞住了顾雪仪的腰,吻了上去。

    他咬走了桂圆核。

    也解下了她身上的外袍。

    刚才在堂上时,他就已经很想要吻她了。

    她揭去盖头,眉眼明艳,面上的笑容一改往日的冷淡,就像是春日到来,无数花争相盛放,格外动人。

    只是顾忌到古时候恐怕还没有这样的新人,他才生生忍住了。

    到这一刻,他终于吻到她了。

    宴朝这才吐掉了桂圆核,低声道:“现在还是顾总包养的情人吗?”

    “不是了。”顾雪仪轻轻喘息着,她抬眸盯着他,觉得宴朝这人长得是很不错的。

    她抬手描摹过男人的眉毛,懒洋洋地笑了下,说:“宴总登堂入室了,不是情人,是正室了。”

    宴朝眯起眼,问:“上回那个请求顾总包养的小明星叫什么?”

    顾雪仪:?

    顾雪仪忍不住攀住他的腰,低低笑出了声:“……你怎么还记得?”

    宴朝抿了下唇,用力吻了吻她。

    宴朝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说出来:“……我吃醋。”

    “嗯?”

    宴朝咬了咬牙根,沉声地一个一个数来:“那个小明星求你包养时,我吃醋。封俞说喜欢你时,我吃醋。我同你去简家,你与简昌明走在一起说话,我吃醋。你带宴文嘉去学习演戏技巧时,我吃醋。你带宴文嘉去江氏的公司,而没有选择来找我的时候,我吃醋。你单独给宴文宏过生日,带他们去游乐园,我吃醋。你请我去看首映时,进门见到无数人,我也吃醋……”

    顾雪仪呆了下。

    许多她从来没留意过的,宴朝竟然小心眼儿地一条一条都记住了……

    顾雪仪忍不住道:“可那个小明星说话的时候,我才和宴总通上第一通电话,连面也还没有见到……”

    宴朝淡淡道:“那时不觉,事后回想,越是回想越觉得吃醋。”

    “仔细想来,从和你第一次视频通话开始,我就有些喜欢你了……”

    再后来,不过是一次比一次喜欢得更深。

    乃至到后面,他舍不得她从宴家离开,他想要将她留一辈子。上天入地,也要找到她。

    顾雪仪第一次听宴朝说这样的话。

    他阐述的明明只是他如何如何吃醋,但却比原先他在她的公寓里,大大方方对她表白,还要来得撼动她的心。

    顾雪仪哭笑不得,但又觉得自己好像迟钝地从中品到了一点甜味儿。

    顾雪仪轻轻亲了下宴朝的唇,低声说:“我第一次和宴朝通话时,心中也有几分欣赏宴总的。”

    “多谢顾总那时欣赏我,才有了后来。”宴朝将顾雪仪扣得更紧,顾雪仪抬起腿,勾落了床帐。

    两对红烛绽出了“噼啪”一声轻响,灯火摇曳晃荡,推出一屋旖旎的光。

    ……

    盛煦和宴文宏已经在这里守了小半个月了,偶尔宴文姝、宴文嘉也会来换着把守。

    至于江越和封俞被宴氏的人拦在了门外,再不允许进入。

    陈于瑾还要每天去宴氏,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转,倒没办法时时刻刻守在这里。

    而中间最倒霉的则是郁筱筱。

    她被单独隔离在楼下一层。

    那是盛煦专门花钱包下来的。

    江越和封俞对这样魔幻离奇的事插不上手,就只好将所有力气都用到了宋家上,再有陈于瑾一并合作,以及盛家降下怒火,宋家这座大厦,比之前崩塌得更快了。

    宴文嘉敲开门,走进公寓,问:“还没动静吗?”

    “没有。”盛煦紧紧拧着眉,面色发青,丝毫不敢放松。

    宴文嘉的神色越发低沉郁郁,眉眼间再找不到一丝的愉悦快乐。

    他最近的事业又攀升上了一个台阶,他更接了新戏,这次的片酬更高了。可是如果没有顾雪仪见证的话,有什么意义呢?

    宴文嘉都很久没有再发过微博了。

    弄得粉丝一边猜测他是不是又抑郁了,分外心疼,一边又忍不住夸他抑郁起来也真的好好看呜呜……宴文嘉看着那些或关心或彩虹屁的言论,看过就关掉了,内心毫无波动。

    宴文嘉抬头看向盛煦,忍不住又问了一遍:“你说我大哥进入卧室后就不见了,那个沙漏也不见了?”

    “是。”

    “那个女人也就这么突然间,慢慢扭曲,像是一段画质突然糊了一样,就这样消失了?”

    “是。”

    宴文嘉有点烦躁地坐了下来。

    消失得毫无预兆。

    他们一点办法也没有。

    “之前那个女人说我们是一本书里的人物?”宴文嘉又问。

    他必须得找点什么话来说,才觉得自己不是在一味干等。

    盛煦点了下头。

    宴文嘉神色郁郁地道:“我经历的痛苦,不快,就只是别人手底下的一段故事吗?”

    盛煦顿了下。

    他毕竟并不属于这个时空,这时候倒没觉得有多难以接受。

    他倒是想起了很早以前顾雪仪说过的话:“重要的不是身份,而是你做什么。”

    两人话音才刚刚落下。

    卧室那边隐约传来了一点动静。

    盛煦和宴文嘉立即起身冲了过去,宴文宏反而落在了最后,他紧紧抿住了唇,刚才没有参与他们的对话,这时候也没有参与他们的动作。

    宴文宏是害怕的。

    他怕打开门,里面依旧空空如也。

    “啪”一声轻响,那似乎是某扇门打开的声音。

    宴文嘉推开门。

    先看见的是关上的浴室门,紧跟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古装美人缓缓转过了身,比宴文嘉看过的无数古装电视剧里的女演员,还要像是从古画里走出来的。

    宴文嘉呼吸一窒:“大嫂?!”

    顾雪仪拎了下裙摆:“刚刚醒。”

    她的声音和过往几乎一二无差。

    她的灵魂太过强大,先前那一具其实也早被潜移默化地变得和她本来的模样差不多了。

    宴文嘉看着她,丝毫不觉得陌生,只是熟悉之上,又添了几分更浓重的古韵和气势。

    宴文嘉又低低叫了声:“大嫂……”

    顾雪仪轻轻一笑:“等很久了是吗?”

    宴文宏的声音这才低低地响起来:“也没有很久。”

    顾雪仪指了指自己的模样:“我得先换一换。”

    “不,等等。”宴文嘉出声道:“先拍照留个纪念。”

    顾雪仪:?

    宴文嘉飞快地拍了照,然后才推着盛煦往外走:“别耽误大嫂换衣服。”

    盛煦:???

    等他们退出去之后,宴朝也很快从浴室中出来了。

    他换了衬衣、长裤。

    “我得先去一趟宴氏。”宴朝淡淡道。

    “去吧。”顾雪仪点了下头,“我也得去公司那边看一看。”

    这边两人很快都换好了衣服。

    那边盛煦几人还在纠结:“那大嫂以后还会回去吗?”

    “大嫂会突然消失吗?”

    “之前那个女人还会不会出现?她的那个系统,听上去还挺厉害的,都能帮助她抗衡主角光环。”

    几个小的正说话间,门开了。

    顾雪仪先问了一声:“宴文柏怎么样了?”

    宴文嘉皱了下眉,有点酸,但还是道:“没事,没死。”

    顾雪仪点了头。

    宴朝就先推门出去处置别的事了,他与宴家几个小的从来不寒暄,这时候自然也一样。

    但宴朝一走,宴文嘉反倒还有点心虚了,他刚才都忘记问大哥了。

    于是忍不住道:“大哥生气了?”

    “没有。”

    宴文嘉这才舒了口气,又将刚才那些疑问都一股脑儿抛出来,问了顾雪仪。

    “不会再突然消失了。”顾雪仪说。

    “那个郁筱筱怎么办?”宴文宏突然问出了更关键的问题。

    “没什么关系,她掀不起浪。”顾雪仪淡淡道。从一开始,她虽然提防郁筱筱,但也没真拿她当个人物看。

    事实证明,郁筱筱利用好了,反倒只是一个好的“武器”。

    “大嫂不会觉得……很可怕吗?原来我们只是别人笔下的角色?”宴文嘉忍不住问。

    顾雪仪淡淡一笑:“这本书里,仅仅只讲了男女主是如何相爱的。可这本书里除了他们之外,还有无数的配角,无数的路人。每个配角,哪怕路人,他们都拥有各自的人生。他们对于一本书来说,是无足轻重的纸片人,对于自己来说,却都是鲜活的。从那一刻起,每本书就都自成一个鲜活的世界了。”

    “抛开书中写的那些单调的只呈于纸面的东西,我们自己知道自己是一个如何的活生生的人不是吗?”

    “写书的作者,只会写到她需要的这段时间线。可我却和你们都身处在一条时间长河上。这说明什么?”

    “什么?”宴文嘉不自觉地附和道。

    “在作者没有去描绘的地方,每个人有自己的来历,每一段背景都有自己的历史发展……每一段过往都是鲜活的。”

    “这是一本书。但也不限于是一本书。它是一个独立的世界了。每个活在这个世界里的角色,如果像那个女人一样,被自己的既定命运所禁锢,它就只是个角色。”

    “而你我,都是人。”

    顾雪仪淡淡道。

    宴文嘉听得懵懵懂懂:“……哦,我知道了。”

    宴文宏却反倒因此有了新的感悟。

    他抬眸盯住了顾雪仪,心道,我也并不是一开始就想要做个心肝发黑的坏人的……那只是原本的作者为我写下的命运。

    我是可以改变的。

    我不是角色。

    我会做一个人。

    会做一个大嫂喜欢的人。

    顾雪仪起身道:“你们这几天也没有好好休息,先好好睡一觉,我得去看一眼公司。”

    盛煦起身:“我开车送您。”

    顾雪仪说:“不用了。”

    她推门走出去,随意点了个保镖。

    保镖瞪大了眼,一下就看出了前后不同。

    他虽然不懂顾总为什么一会儿一个模样,但能变回去就太好了!

    保镖立马就陪着顾雪仪下了楼。

    顾雪仪先去查看了自己投资的各个项目,有没有出问题。然后去了一趟基金会。等一切忙完,都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封俞和江越、简昌明等人的电话,先后打了进来。

    顾雪仪有点惊讶于,怎么这么多人都知道她出事了?

    等通完话,她才知道,他们都和那个女人打过交道了,只不过那个女人的演技也不知道拙劣到了何等的地步,竟然一个照面,就被他们全识破了。

    顾雪仪挂断电话,也忍不住低低笑了一声。

    挺奇妙的。

    就好像女人去往她的世界,一眼就被盛家人认出来了一样。原来她离开这个世界,也一样会有很多人认出不同,会有很多人记得并思念她。

    顾雪仪拉开车门坐进去,对保镖说:“回家吧。”

    保镖点点头,就往公寓的方向开。

    顾雪仪顿了下,说:“回宴家吧。”

    保镖:?

    保镖愣了好一会儿,才应声:“好!”

    宴文姝坐在沙发上,翻看第不知道多少本穿越时空的小说。

    这本很倒霉。

    还是个BE结局。

    气得宴文姝差点当场撕书。

    “我才不信我大嫂回不来呢……”宴文姝小声逼逼着,不服气地又翻了一本,想从中找出点什么相关的经验,到时候好把大嫂召唤回来。

    结果没等她翻几页,就听见女佣仿佛见了鬼似的怔怔说:“太、太太?不,不,顾女士。”

    宴文姝猛地抬起头。

    顾雪仪身形高挑,束起一头长发,穿着杏色的长风衣,立在了那里。

    这头,盛煦等人才各自散去。他们的确很久没有休息好了。

    宴文嘉返回了剧组。

    经纪人连忙迎上来说:“祖宗哎,您可回来了!您这几天到底怎么了?怎么又说跑就跑?”

    经纪人都不敢提“您不怕顾总生气啊”。

    之前吧,这句话明明挺有用的。但这几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提,宴文嘉反倒更生气了。

    宴文嘉看向经纪人,忧郁的面庞上突然绽放了一个笑容。

    宴文嘉笑了起来。

    笑得经纪人头皮发麻,就差没说您要不去医院看看了。

    宴文嘉说:“我大嫂回来了。”

    然后快步就往里走去。

    经纪人忍不住嘀咕,心说顾总也没去哪儿啊?顾总不是一直在呢吗?

    等经纪人转过身,心说,哦,宴文嘉指的不会是顾总和宴总复婚的事吧?要复婚了吗?不是吧?

    经纪人没能想出个结果。

    宴文嘉却坐那儿掏出手机,先发了条微博。

    @原文嘉:(*^▽^*)[图]

    配图正是他拍下的顾雪仪着盛装的模样。

    要不是这事儿太扯淡。

    宴文嘉恨不得告诉全天下,我大嫂回来了!!!

    那边导演看见宴文嘉回组了,连忙叫他:“原哥!一会儿您的戏……”现在大家虽然都知道他是宴家人了,但还是习惯叫原哥。

    “等会儿。”

    宴文嘉头也不抬地刷了下微博。

    【呜呜呜嘉嘉终于发微博了!不过一回来就发大嫂的照片?】

    【LS你不懂。原哥发大嫂的照片,才说明原哥心情恢复正常了。我先为大嫂吹彩虹屁!前面的让让】

    【今天吹不出彩虹屁了,大嫂太好看了,好看到无法言语,而且大嫂好高啊!】

    宴文嘉的微博很快就被转发到了其它八卦论坛,一时间大家都在热议,说最近是很少见到顾雪仪,宴文嘉情绪也不正常,现在怎么突然又好了?

    宴文嘉身负顶级流量,发个博自然很快就又上了热搜。

    #宴文嘉发大嫂照片#

    #顾雪仪适合古装#

    连着两条排在了热搜上。

    宴文嘉看了十分满意,正准备再刷新一下就关手机,却发现他突然被压下去了。

    #宴朝在线求婚#赫然压在了第一。

    宴文嘉点进去一看。

    他大哥那八百年都没用过的,但是认证了的微博,突然诈尸了。

    @宴朝:@顾雪仪能做我的太太吗?[图]

    图上是打开的戒指盒,上面的戒指格外扎眼。

    顾雪仪刚回到宴家别墅不久,就接到了公关团队电话。

    公关团队结结巴巴地说:“宴总发了个微博艾特您,这个……这个怎么处理啊?”

    这全国都知道他俩离婚了啊!

    顾雪仪惊讶了一瞬。

    宴朝不是去处理宴氏的事务了吗?

    顾雪仪自己打开了微博,照片立刻就映入了眼中。

    紧跟着顾雪仪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接起手机,那头传出了宴朝的声音:“这是我很久以前就想做的事了,从你和我离婚以后,我每天都在想。戒指也早就挑好了。虽然已经在你的时代举办了婚礼,但是我还是应该要向你求婚,也应该再举办一次这个时代的婚礼……”

    顾雪仪没有在电话里应声。

    她切出了界面。

    终于也在她那贫瘠的微博页面上,又添了一条微博,还是转发。

    @顾雪仪:行。

    刚和顾雪仪通完电话不久的江越、封俞,还没能高兴得过三小时,就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

    宴朝不会说。

    为了让这条微博上热搜第一,他还特地砸了钱,惊掉了不少媒体人的眼球。

    宴朝也不会说。

    如果可以的话,他恨不得世界各地都举办一次婚礼,务必让每一个角落里的人都知道——

    顾雪仪,是他宴朝的太太。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