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8章 [VIP]

作者:月半C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阿嚏!”

    简青桐揉揉发痒的鼻头, 心里嘀咕谁背后念叨她呢?

    丑石头抖机灵接话:

    “好多人说你呢!”

    简青桐一秒清醒:

    “你回来了?那边完事了?都说我什么了?”

    早上见过简青苗等人之后,她迫不及待离开,却留了个心眼, 叫丑石头悄咪咪藏那边听听后续。

    她不能打无准备之仗, 太被动了。

    丑石头嘚瑟地在她面前转一圈, 饱和度极高的彩色裙子扎得人眼睛疼:

    “我录像了,你自己看吧。”

    简青桐顾不上问它别的, 不外乎就是能量升级那点事儿。这也算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了,没白瞎它赖在她空间里白吃白喝这么久。

    录像画面很清晰, 丑石头还很贴心地设置了快进、放大等功能,简青桐观看体验感极佳, 有点像是回到末世前看全息立体投影的感觉。

    有针对性地反复观摩几遍之后,简青桐吐出口气,示意丑石头关掉录像。

    “简青苗这是在作死,倒是省了麻烦。”

    下半辈子估计都不会出来膈应人了。

    丑石头很乐意跟她讨论:

    “她本来也不聪明,白瞎了重生这根金手指。果然重生不长智商,她这就叫性格决定命运, 格局还是那么小。”

    简青桐乜斜着眼神看它:

    “让她重生确实浪费。”

    丑石头扛了几秒, 不情不愿地承认:

    “好吧,我承认是我的锅。当时情况那么危急, 我那么大一颗星球整个崩坏爆裂,好不容易逮着你这么根救命稻草,那我肯定不能撒手哇。

    然后落地的时候,不小心呲了个火星子掉她身上, 就这样了。我没想给她好处, 咱俩才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我跟你一样讨厌她, 真的!”

    简青桐心中疑问得到确认,摸摸丑石头的硬脑袋笑笑:

    “没有怪你的意思,还得感谢你帮我重生呢,谢谢我的小恩人。”

    丑石头浑身倏地发热,嗖地一下躲回空间:

    “你不要说这种肉麻的话,很油腻知不知道?真想报答我的话,就赶紧写稿子,卡在这你是不是故意的?我也想给你寄刀片了,坏良心的作者。”

    简青桐被骂也不恼,眼底蕴满笑意,这还是个小傲娇。

    “马上写,先给你来个一万字大肥章解解馋!”

    说干就干。

    简青桐简单洗漱过后,回屋插上门搬出笔记本电脑噼里啪啦打字。

    短时间内神经紧绷后又放松的刺激下,她的精神力又有所增长,距离突破下一级不远了。

    脑力激荡加上手速提高,带来的好处是立竿见影的,她的码字时速居然达到了恐怖的六千字一小时,正式踏入八爪鱼码字机的门槛!

    要知道她以前可是时速一千出头的渣渣,这都要上天了好吗!

    丑石头在后头看得津津有味,时不时转个圈蹦跶两下表示激动,反应过来又小心翼翼观察正神思泉涌的简青桐,生怕打扰到她。

    “郑旌回来了!”

    丑石头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提前预警。

    简青桐不慌不忙地收起笔电,打开门出去喝水。

    “没事了?”

    郑旌打量一下她的脸色,笑着问候一句,丝毫不卖关子地递上信件:

    “唐远征来信了!”

    简青桐先前已经从丑石头偷拍的录像中得知这事,这会儿很难表现出全然的惊喜,她就没那个演技。

    “啊,是吗,谢谢你。”

    郑旌却对她略显木讷的反应不以为意,只当她是当着外人害羞,其实心里头激动着呢,没见脸上都红了?两只眼睛也发亮,一看就是想唐远征想得狠了。

    郑旌见她拿了信却不打开看,体贴地没有催促,继而告诉她另一个好消息:

    “电影厂那边想拍《柳絮传》,问你的意见,你不会反对吧?”

    简青桐这时候才想起这个被忽略的问题,后知后觉地涌起狂喜:

    “当然不!我的书能拍电影了?我写得有那么好?”

    郑旌郑重点头肯定:

    “当然!你要相信自己,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简青桐也想原地蹦跶跳舞了,但是得顾及形象,说不定这些小细节日后都会被收进她的回忆录纪录片里。

    “也没你说的那么好啦。我的水平我自己清楚,其实就是占了个题材新的好处,大家实在抬举了,愧不敢当。”

    郑旌听她这自谦的话很有些耳熟,以为她受到报纸上那些骂战恶评的影响,急忙开解鼓励她,生怕她失去自信影响写作。

    简青桐心底快乐都要憋不住了,矜持地自谦几回便急着回屋释放情绪。

    网文写手哪篇文底下评论区是干净的?她早习惯了。

    再三向郑旌保证她心态很稳,无需担心之后,简青桐借口灵感来了回屋写稿,门一插,便往床上一倒,蒙着被子无声大笑起来。

    妈妈呀,她的书要拍电影了,人生巅峰!

    这就是拓荒的乐趣吗?她爱重生!感谢丑丑!

    尽情发泄了一个多小时,简青桐还有些兴奋得难以自已。

    郑旌又敲门喊她吃饭,并小声提醒他并未向俩孩子提起今天的好事,将公布喜讯的机会留给她。

    果然,饭桌上简青桐说起喜事,几个孩子全都高兴疯了,尖叫声几乎能掀翻屋顶。

    其中以唐果的尖叫声最有穿透力也最持久,小兵次之,大军唐骏垫底。

    唐骏性子还是有些内敛放不开,平时看不太出来,这时候就表露无疑。

    但他却是最会哄人的,双眼亮晶晶地拿来杯子倒上红葡萄酒,要为妈妈庆祝。

    “要是爸爸也在就好了,爸爸肯定会为妈妈感到骄傲自豪的!”

    唐骏还嫌略有不足,孝顺地给缺席的唐远征也倒上一杯,表示一个都不能少。

    欢声笑语中吃完晚饭,大军懂事地拉着小兵走人,留给他们一家人读信的亲密空间。

    郑旌也善解人意跟着起身:

    “我出去遛狗,碗筷放着等我回来洗。”

    没了外人,简青回屋拿出信递给唐骏:

    “你来读吧。”

    唐骏掏出手帕擦干净手才接过来,抽出信纸,看见里头的照片又是一声欢呼:

    “爸爸还寄了照片回来!妈妈快看,爸爸是不是又帅了!”

    简青桐差点被照片怼到脸上,下意识后仰了下,眨眨眼缓解唐远征英俊笑脸的冲击。

    这男人,就算人不在也要闹妖。

    她没好气地说:

    “帅,帅一脸!”

    唐骏嘿嘿笑着,宝贝地撤回照片爱不释手地拉着妹妹细看:

    “我跟妈妈想得一样,爸爸最帅!”

    唐果也跟着喊爸爸帅想爸爸,还想凑上去亲照片上唐远征的脸。

    闹了一会儿,唐骏这才意犹未尽地放好照片开始读信:

    “亲爱的老婆、儿子、女儿,你们好:见字如面。一别数日,甚为想念,不知在家中可还安好?”

    唐骏嘿嘿笑一声:

    “爸爸也想我了,信是写给我们三个的。”

    说着又挨近妹妹重复一遍。

    简青桐在他要跟自己重复第三遍时急忙打住,抢先开口:

    “你爸想我了我知道,快念吧。”

    唐骏满足地又嘿嘿一声,声情并茂地往下念。

    “吾妻一力持家,看顾儿女辛苦了,万望百忙之中不要忽视了自己身体。女人家娇贵,暑日里也莫要贪凉,冰棍汽水少入口,洗漱饮用须用热水,不要嫌麻烦。

    儿子大了,可以帮忙分担家务。每天叫他备上充足热水,你不要心疼他不舍让他干活儿。我不在家,他就是家里的顶梁柱,你不要太过心软,不要溺爱他,小心给他惯坏了……”

    信里絮絮叨叨事无巨细写了好些,听着听着,就仿佛唐远征正坐在面前,板着脸冲他们训话。

    简青桐眼神恍惚,脑海中与唐远征相处的点点滴滴一一浮现脑海。

    丑石头见缝插针评价:

    “没想到唐远征还有隐藏话痨属性,平时也没见他这样啊,看来是真的想你们了。”

    简青桐今天连番受到巨大冲击,心防本就不稳,被他们一撺掇感染,原本一分感动也给放大到十分,轻哼一声回:

    “算他有良心。我选他做家人总算没有错。”

    丑石头最知道她的心思,附和道:

    “你人虽然懒,但看人的眼光还算不错,唐远征确实是个好人,挺适合你。

    虽然说他有时候显得大男子主义了点,但换个角度说,其实也是有责任心的表现,他可不是那种光说不做只会支使人的渣男,挺可靠的。”

    简青桐嘴角抿出朵得意的笑花,难得主动吐露实情:

    “这年代的军人大多如此,有纪律有底线,有胸怀有主见,人勤快还爱干净,工作忙不乱花钱不出轨,简直是成家作伴的不二选择。

    唐远征更是其中翘楚,他还长得帅,人聪明还有能力,有情有义念旧又长情,基本挑不出什么大毛病,这样的好男人在末世真的很少见了。”

    丑石头促狭揭她老底:

    “所以你就先下手为强了?那干啥还拿乔不给人睡,真想驯夫?唐远征还不够好?”

    简青桐对它没什么好隐瞒的,敞开心扉实话实说:

    “哪像你说的这么邪乎,这多不尊重人。我对唐远征没意见,不然也不会选他。

    各人性格不同,一起生活需要磨合,我这也是留给他反悔的机会。

    毕竟,真要跨出那一步,按照他那个责任心爆棚的性子,只怕宁肯委屈死他自己个儿,也不会抛弃我跟孩子的。

    可凭什么呢,他人好又不是他的错。

    当然我也一样。

    假如在密切相处中,发现他身上不为人知的缺点,是我所完全不能容忍接受的,那我肯定要抽身而退的。

    当然,我也不愿意拿婚姻当做试炼,可这不是没办法嘛,世情如此,入乡随俗。

    我不畏惧离婚再婚,也不介意婚前亲密接触,可别人不行,我不想自找麻烦。

    唐远征是我自愿做出的选择。我不想孤伶伶一个人在异世飘零,我总要在这里扎根,建立起我与这个全然陌生的世界真真切切、不可切割的羁绊。

    我会诞下属于我自己的血脉,我会在这里构建我的舒适圈,窝在里头舒舒服服躺平,寿终正寝。

    所以不是不给睡,只是不到时候,这具身体还没养好,我跟他也还没有磨合完毕。

    再等等吧。

    这里没有丧尸没有战火没有算计与背叛,有的是柴米油盐岁月静好。我有一辈子那么长可以消磨,不急。”

    丑石头沉默一会儿,发出一声感叹:

    “我感觉你说话都像写文章似的,透着点诗情画意,你真不是在跟唐远征谈恋爱?”

    简青桐轻笑一声,不置可否:

    “谁知道呢,我又没真谈过,谁又会拒绝爱情呢。

    只是,人心易变,且走且看吧。”

    丑石头煞有其事点头:

    “盖棺定论是吧?你还是太清醒,这样会不会对唐远征不公平?感觉你并不会百分百爱上他。”

    简青桐轻轻眨下眼,眼神里透着狡黠:

    “未来的事情不要随便做预测。谁会知道末世毫无预兆地到来了?你有想到你那么大颗星星会突然爆裂放逐星际?想不到是吧?

    我也想不到我会重生回来,遇见一个人,义无反顾地跟他组建家庭,还捎带俩可爱的孩子。

    世事无常。

    或许在将来某天,我会爱唐远征爱到不可自拔,将我身上所有秘密毫无保留地倾诉给他,完成你说的百分百恋爱;

    也或许哪天他偶遇真命天女,身在曹营心在汉,我就大方放他离开重组家庭,这也不是不可能。

    就像你说的,盖棺才能定论,童话故事里‘王子和公主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不能算做结局,而是婚姻生活的开始,不是吗?”

    丑石头不想跟她辩论,放弃地说:

    “你别这么没安全感,你原生父母婚姻失败,不等同于所有人都不会成功,乐观点,唐远征不是他们。

    算了,和你一个历经过末世的煞星说这么多做什么,你就不是单纯无害的小白兔。唐远征遇上你算他倒霉,这辈子怕是都逃不出你的手掌心。

    你不就是对他当初轻易答应跟你结婚心怀芥蒂吗?怕他会被其他女人使用相同的把戏抢走。

    可你会眼睁睁看着他被抢吗?

    你就是作!就跟末世里打完丧尸分到晶核嫌脏不肯吸收升级一样,又矫情又作!

    也就唐远征肯护着你了,你小心再把他给作没了。”

    简青桐吃吃低笑两声,眸底全是愉悦的光:

    “嘘,人类的感情你不懂。唐远征一个硬脾气的大男人,哪那么容易被人算计?他要真不愿意,能松口答应娶我?是他先动心的。”

    丑石头来了劲头:

    “胡说!那他上辈子娶简青苗又算怎么回事?”

    简青桐笑得莫测高深,似乎还轻轻磨了磨牙?

    “上辈子的事情跟这辈子有什么关系?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我不能拿上辈子那个人的错来惩罚他,那才叫矫情。”

    丑石头看出她那点口不应心,知道戳到她心底痛处了,这才得意地也哼笑一声:

    “你就嘴硬吧。”

    简青桐眼底闪过幽幽冷色,丑石头总算看出冰山一角,有点末世里打丧尸的煞星影子了。

    可它才不会怕,她就是嘴硬心软。

    忍不住多一句嘴:

    “你还是轻点折腾唐远征吧,他遇上你也是倒霉。”

    简青桐笑而不语,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

    两年后,唐远征率部一举捣毁某跨国犯罪组织,为朱武报了仇,载誉归来。

    “媳妇,你帮我整整这个,我总弄不好。”

    镜子前摆弄许久的唐远征扬声招呼,一脸无辜。

    简青桐撩起眼皮笑睇他一眼,放下手里逐字精修的出版稿,起身过去帮他将金灿灿的功勋章别好,顺便替他整了整衣领。

    唐远征揽住她的纤腰,低头温柔一吻,放低声音深情款款蛊惑她:

    “谢谢媳妇,还是你手巧,没你我可怎么办。”

    简青桐轻笑出声,对这男人日益熟练花样百出的甜言蜜语免疫,趁他动作越来越过火之前制止他:

    “家长会快开始了,赶紧走,别磨蹭。”

    家里俩孩子,开家长会就要兵分两路。

    唐果画画有天分,给她报了班,老师通知过去商量报名参加全国少儿书画大赛的事情,说是获奖机会很大。

    简青桐现在名气很大,人又宅,很少出席公开场合,怕被人认出来签名签到手软,也影响秩序。

    要不是唐果粘人,指名要她过去,她就还推给助手去处理了。

    唐骏那边是难得唐远征在家,合该去学校那边露个面,参与下孩子的成长,对男孩子的自信心有好处。

    “想什么呢,这么帅一男人站你面前也不专心?”

    憋狠了的男人抗议,抱住她黏黏糊糊索吻:

    “去学校就是领奖状,我也想要奖励,媳妇给我发。”

    “行,晚上回来给你。”

    男人呆住一秒,抹把脸急声确认:

    “媳妇你真答应了?不许反悔!”

    简青桐笑着踮脚主动亲上他嘴角:

    “不反悔。”

    这一世,无悔。

    ▍作者有话说:

    数字特别吉利,故事也告一段落,那就先再见啦~

    新文《带着系统在年代文里躺赢》求收藏:

    重生后的苏元华意外得知,她其实只是生活在小说世界里的炮灰工具人,命运早已注定。

    总结来说,她存在的意义就是生下男二,早死促成男二黑化,然后她儿子也就是黑化男二花样作死促进男女主角谈恋爱,最后还要为救女主奉献生命?

    这谁写的辣鸡剧情?叔可忍婶不可忍!

    觉醒后的苏元华手撕剧本,立誓要逆天改命。

    智障系统哭唧唧:我辣么大一个男二呢?没男二不行的~

    苏元华冷笑:求我呀,我不生你能拿我怎么的?

    系统直接给跪了,BUG杀不掉,系统要崩溃!球球了,听说生孩子是很快乐的事情,为什么要拒绝快乐?孩子爸给你送上门了,生吧生吧生吧~

    苏元华擦擦嘴角,那确实很快乐。

    行吧,孩子可以生,但怎么养就别管了,她才是亲妈她说了算。

    系统被卖了还倒数钱:谢谢苏大善人还我男二,世界有救了!

    苏元华笑容核善:世界是我家,维护靠大家,应该的。不过我好像又发现了一个小漏洞,隔壁王二麻子他姥姥家小孙子的二舅姥爷他妹夫的连襟,祖上好像是搞中医的,家里应该有医书传下来,你帮忙给找找。

    系统被这复杂的亲戚关系绕得头晕,心虚的小手自觉敲代码:

    啊你说得对,我马上打补丁,谢谢提醒么么哒~我把医书放进他们家猪食槽子里头藏着了,你快让他们去拿。

    苏神算满意勾唇,高人风范一秒上身,言出必验,名利双收,还暗中坑了系统一把。

    BUG怎么会真跟系统一国呢?本就是天敌来的。

    等她点醒所有人,每个人都有自己完整的生老病死悲欢离合,这个世界还能是假?

    真实的世界不需要黑化男二和早死炮灰,每个人都是自己命运的主角,谁还敢妄想束缚她?笑话!

    本文又名《系统送我金手指》、《系统追着BUG喊爸爸》、《系统在手,天下我有》、《七零锦鲤小媳妇》。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