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73章 番外二

作者:鹿子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戴誉真心不觉得自家闺女是刘小源那样的小天才。

    他跟夏露虽然都算聪明人, 但也只是普通人中的聪明人。单就智商而言,与刘小源是有一定差距的。

    作为他俩基因的延续,目前看来, 戴敏敏小朋友也只是比普通小孩机灵一点而已, 暂时没表现出什么特异之处, 甚至还自带小话痨和爱显摆的属性。

    不过,既然他闺女已经被真正的天才刘小源盖章了, 戴誉觉得自己有必要对闺女的教育问题多加重视。

    把教育问题暂时放到一边,他得先将谭总工交代的事情办了。

    因着接到了新的改装任务, 戴誉将十三号机各设计小组的组长召集到一起开讨论会。

    这两年十三号机设计组的人员变动比较大。

    02架机和03架机交付以后,戴誉当上了主任设计师, 日常代替谭总工组织设计师们做改进改型工作。而原来的机翼组组长黄轩则被调去正在总体设计阶段的某运输机项目组,担任主任设计师。

    所以机身组和机翼组的组长都换了人。

    戴誉升职后,向厂里推荐了刘小源接替自己机身组长的位置。机翼组长则由因为养伤而被调去其他项目组的关组长重新接任。

    “闺女, 爸爸要跟小源叔叔出去工作了, 你自己在这玩会儿可以吗?”

    “小圆叔叔也要去?”敏敏在办公室里睃巡一圈, 发现剩下的人她都不认识, 便揪着戴誉的裤腿问, “爸爸,我跟你们一起去工作行不?”

    她冲着戴誉偷偷勾勾手指, 示意他附耳过来。

    戴誉直接蹲下身, 等着他闺女说悄悄话。

    敏敏将两只小胖手虚虚地捂在爸爸的耳朵上,凑过去小声说:“我不认识那些叔叔, 不想在这玩。”

    戴誉也学着她的样子小声问:“你刚才还吃了谭叔叔送的水果糖呢,跟谭叔叔玩也不行啊?”

    敏敏思考了一会儿,摇头说:“只吃了两块糖,还不怎么熟呢!”

    戴誉:“……”

    谭戈这糖算是白送了。

    “你跟着我去开会可以, 但是不能随便说话,不能吵闹,你能做到不?”

    敏敏想也没想就点了头,然后又开始讲条件:“我要是一直乖乖的,你能带我去看飞机吗?我奶说我小时候见过飞机,不过我都忘了飞机长什么样了!”

    “可以。”

    反正只要她能老实呆着,戴誉现在是啥条件都能答应的。

    拿上她的玩具,戴誉就喊上设计师们去会议室开会了。

    会议室里,敏敏趴在墙角的一张椅子上,摆弄七巧板和孙悟空。她打算用七巧板给大圣拼一架飞机当座驾,不过,她还没见过真正的飞机,所以希望爸爸能尽快兑现承诺。

    扭头瞅一眼会议室里的众人,她爸爸站在一个板子前比比划划,那么多叔叔都在认真听他讲话。

    奶奶说的果然没错,她爸爸在单位的时候真是太神气啦!

    戴誉虽然在前面跟同事们开会,但偶尔也要分神注意一下呆在会议室后排的自家闺女。

    刚开始一切都挺好,这孩子确实听话,不吵不闹自己玩自己的。

    不过,过了快一个小时,戴誉就发现了不对劲。

    他闺女抱着腿坐在椅子上,表情越来越委屈,后来干脆瘪着嘴快要哭了。

    瞅准空档宣布暂时休会,戴誉快步走到会议室后面,蹲下来问:“闺女,你哪里难受?”

    除了在婴儿时期和生病的时候哭过,这孩子平时很少哭。

    这是咋了?

    敏敏像是见到了救星,赶紧大声汇报:“爸爸,你工作完了吗?我要尿尿!”

    闻言,戴誉二话不说,抄起闺女就往外跑。

    厕所都没来得及去,在他们设计室对面的小树林里,让她闺女就地解决了。

    “你要尿尿怎么不早点吱声呢?”差点就尿了裤子。

    “你不是不让我说话嘛!”敏敏也挺委屈的,“我刚才还举手了呐,你都不搭理我!”

    “哦哦,那是爸爸没注意到。”戴誉看她憋得一脑门汗,也有点心疼,忙给自己的话打补丁,“以后再想上厕所,你就直接跟我说啊,千万不能憋着!听到没?”

    “听到啦!”敏敏自己将绸布短裤提好,然后跟爸爸确认道,“我刚才在那个屋子里一直没出声,你能带我去看飞机了吗?”

    戴誉:“……”

    这孩子咋对飞机这么执着呢?

    戴誉那一颗老父亲的心实在是禁不住闺女可怜巴巴地恳求,于是,吃过午饭以后,他将人带去了04架机的总装车间。

    在车间门口做了外来人员登记,戴誉重新找了一只铅笔递给她:“之前教过你写自己的名字,还记得嘛?你自己签名吧!”

    管理员笑道:“戴工,你家孩子这么小就会写字了?”

    “以前教过她,不过只在家里练习过,从没正式签过名。”戴誉低头看向闺女,“你人生的第一次签名是为了看飞机,还挺有意义的。”

    敏敏根本没听懂他爸在说啥,手里攥着孙悟空挂件,紧张地点点头。

    然后熟练地爬到椅子上,接过铅笔在登记簿上一笔一划地写上自己的大名。

    只不过,由于她的姓和名都属于笔画超多的汉字,以致她所写的“戴敏”二字直接将登记页剩下的六行空白部分占满了。

    戴誉瞅了一眼,在她头上揉了一把,表扬道:“写得好!一笔都没少。”

    这两个字对这么小的孩子来说,确实挺难的。能不缺胳膊少腿地写出来,哪怕字号超大,也十分难得了。

    管理员跟着附和:“写得真不错!”

    敏敏被管理员叔叔表扬了,小脸蛋红红的,而后骄傲地挺起了小胸脯。

    还学着她爸的样子谦虚道:“第一次写的不好看,等我多练练就写得好看啦!”

    戴誉掏出钢笔在登记簿上帮她补了个签名,又签上自己的名字,就牵着闺女进了车间。

    这会儿这是午休时间,车间里的工人们要么去吃饭了,要么在外面树荫下扎堆抽烟。车间里只有少数几个人在忙着做上午没干完的活。

    见到戴誉领着孩子进来,也只是与他点头示意一下就继续埋头干活了。

    而被爸爸牵进来的敏敏,已经被眼前的飞机惊呆了,大张着嘴仰头看向这个庞然大物。

    “爸爸,飞机怎么这么大啊?”

    “这一架稍稍大一点,也有比它小的。”

    “我能凑近点看嘛?”

    “可以,但是不能乱跑知道不?”

    车间里立着不少装备用的型架,戴誉不太放心地跟在她身后,生怕她被磕碰着。

    敏敏迈着小短腿,围着水上飞机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

    最终停在浮筒下面,神色得意地对爸爸说:“这回我也见过飞机了!回家以后可以说给我奶奶,太奶,还有虎哥听。”

    “哦,你打算怎么说给他们听啊?”

    “我就说,飞机有这么高,这么大!”敏敏张着手臂比划,解说道,“从飞机头到飞机屁股,我走了121步呢!而且,它比我们家门外那棵榆树还高!它还有三个这么大的轮子……”

    戴誉安静地听着她絮絮叨叨地长篇大论,偶尔词不达意的时候还会进行提醒。

    等她停下来休息时,戴誉点点头:“讲的挺好。不过,从机头到机尾,走了121步这种话,就不要对别人说了。”

    虽然外观尺寸不是什么机密,但是能不提尽量别提。

    敏敏皱着眉头想了想,问:“为什么不能说?我走了两趟才数清楚呢!”

    戴誉像对待大人似的,跟她讲道理:“飞机的大小是不能让别人知道的,爸爸带你来参观已经是破例了,你得替这架飞机保密啊!何况,你奶奶和太奶她们哪会知道你走121步的距离是多长。”

    敏敏似懂非懂地听他说完,又改口道:“那我就跟他们说,这架飞机比两辆大车车还长,她们就明白了。”

    戴誉知道她所说的大车车就是摩电车,点点头同意了她的说法。

    看到了飞机的戴敏敏小朋友,一下午都很欢乐。

    回家以后甚至还用七巧板,拼出了一个类似飞机的形状。

    跟爸爸显摆了一番后,有些遗憾地瘪瘪嘴:“我这架飞机是扁的,大圣坐不进去……”

    戴誉正在给她烧洗澡水,将大铁盆拿到客厅里倒上凉水,随口说:“那你以后给他做个能坐进去的。”

    “爸爸,我要是能像你一样厉害就好啦!”敏敏撑着下巴给她爸吹彩虹屁,“那样我就能给大圣造个飞机了。”

    戴誉被吹得挺美,思考片刻后,从衣柜的柜顶取下来一个大木箱子。

    “这里面放的什么?”敏敏放下手头的东西,蹲到旁边凑热闹。

    戴誉没吱声,打开木箱子,从里面取出来一个木制的飞机模型。

    “哇,这是飞机嘛?”敏敏星星眼。

    “只是个飞机模型,勉强算是吧。”

    这个模型是他当年从空气动力研究所拿回来的。

    虽然看起来不错,却是个残次品。它是按照被所里否决的第一套气动布局方案制做的,气动性能很好,上水以后却栽歪膀子。

    这是他科研路上的第一次失败,戴誉觉得还算有意义,就跟所里要来了模型收藏。

    即便不能与章教授送给他当新婚贺礼的那架模型机相比,但是给孩子当个玩具玩,还是绰绰有余的。

    听说这个飞机可以给自己玩,敏敏欢呼一声,跑回写字台取了自己的孙悟空挂件,放到飞机上。

    抱着比她还大的飞机模型在屋里跑了几圈,戴敏敏仍是不满足地说:“它要是能飞起来,带着大圣上天就好了。”

    “也不是不行。”戴誉趁机跟她提条件,“我过两天送你去托儿所跟小朋友们一起玩,你要是表现得好,我就帮你让大圣上天怎么样?”

    敏敏这次没有那么痛快地答应,警惕地问:“什么时候去托儿所?是去我虎哥的托儿所嘛?”

    “明后天吧。”戴誉解释道,“你哥的托儿所在机械厂那边,离咱家太远了,我上下班接送你不方便。去咱们二机厂的托儿所也是一样的,里面好多小朋友都住在咱们这个院儿,你放学回来以后,还可以跟小朋友在院子里玩。”

    敏敏闷闷地不吭声,等了半天才说:“我不想去托儿所,虎哥说托儿所一点也不好玩,他每天早上去托儿所之前都要哭好久。”

    “你虎哥就是口是心非!”戴誉气道,“他只是在家哭哭而已,去了托儿所就玩的可欢了!”

    戴誉对于侄子强烈抵触去托儿所这件事也挺无语的。

    最开始,见他那么不乐意去托儿所,戴誉还曾阴谋论过,怀疑这孩子可能在托儿所被同学或者老师欺负了。

    极力劝说他大哥戴荣到托儿所蹲点了好几天。

    不过,人家托儿所里的孩子和老师都没问题,虎娃子本人也在那里玩的挺乐呵……

    仿佛每天早上为了不去托儿所而鬼哭狼嚎的人不是他。

    他这样强烈抵触去上学的直接负面影响就是,戴敏敏小朋友潜意识里认为托儿所是龙潭虎穴,宁可整天跟着老太太们在一起,也不想去托儿所跟同龄人玩。

    “我虎哥说,托儿所里的小男娃会欺负人,我才不想去被人欺负呢!”敏敏嘟哝。

    “谁要是敢欺负你,你欺负回去就是了,你可是大聪明,怕啥!”

    敏敏的头脑还算清醒,反驳道:“我这么小,万一打不过咋办?我虎哥说,欺负人的都比他大,他还被打过呢!”

    “男孩子之间打架跟你一个女娃有啥关系,你虎哥在院里还欺负过其他小孩呢。”戴誉对他这个侄子真是服了,这都跟他闺女说些啥啊?

    敏敏抱着大飞机吭哧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万一他们连我也打怎么办?”

    戴誉仔细琢磨了一下,这个年纪的孩子还没有什么性别意识,家长也很少有特意交代自家孩子不准欺负女同学的。他闺女还真有可能被男孩子欺负……

    “他们要是敢欺负你,你就打回去,打不过你就躲,然后回来找我,到时候爸爸帮你报仇!”

    敏敏半信半疑地问:“你能帮我揍他们嘛?”

    “……”戴誉耐心解释,“我不能揍别人家的小孩儿,但是我可以揍他们的爸爸!回头让他们的爸爸收拾他们去。”

    敏敏被她虎哥荼毒太深,对托儿所没什么好印象,这会儿听了爸爸的话,也只是撅着嘴,以行动表示不满。

    戴誉也知道只这样简单说说是劝不动她的,得让她去托儿所实地体验一下才行。

    遂不再提去托儿所的事,将洗澡水兑好后,就去敲响隔壁的房门,把桂云嫂子请了过来。

    “你们这些大男人,可真是不让人省心!小夏妹子一去出差,连给咱们敏敏洗澡的人都没有了。”张桂云往板凳上一坐,撸起袖子,招呼敏敏过来洗澡,“给孩子洗澡跟给自己洗澡没什么区别,一会儿我给她洗的时候,你在旁边看着点,学会了以后你自己给她洗。”

    戴誉打个哈哈说:“黄工肯定也不给孩子洗澡,我这是向他靠拢,也不干这活儿。哈哈。”

    其实黄轩有点大男子主义,家务活可以干,但是让他给孩子洗澡是万万不可能的。

    桂云嫂子一噎,难得对戴誉不客气道:“你们这些大老爷们,回到家都是甩手掌柜,一个个全都指望不上。”

    戴誉还得求人家帮孩子洗澡呢,他也不反驳,招呼一声就到隔壁找黄轩聊天去了。

    让桂云阿姨帮着脱了衣服,敏敏熟门熟路地往澡盆子里一坐,便絮絮叨叨地跟人家话起了家常:“我爸爸从来不给我洗澡!不过,桂云阿姨,你不要说他啦!”

    张桂云把她的竹节辫儿拆开,好笑地问:“这么小就知道护着你爸了?”

    “那当然啦!我爸爸还要送我一个能让孙悟空飞上天的飞机呐!”敏敏嘻嘻笑着点头,而后与她说起了悄悄话,“我爸爸说,男娃不能给女娃洗澡,我是小女娃,所以他才不给我洗澡的!”

    张桂云给她撩水的动作一顿,忍不住跟她确认道:“你爸真是这么说的?”

    “嗯,他跟我奶奶说话的时候我偷偷听到的!奶奶还说他事儿多呢,说他这就是逃避劳动!”敏敏神秘兮兮地说,“我也觉得爸爸说的不对,我家隔壁的徐叔叔还在院子里帮他闺女淼淼妹妹洗澡呐。”

    张桂云沉默了半晌,直到帮她洗完头发才说:“你爸说的也没错,他是文化人,还是听他的吧,这几天桂云姨过来帮你洗澡。”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