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42 部分

作者:桐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帝本身的状况。

    深夜,阿珩安顿了颛顼和小夭睡下,走出屋子时,眼前一黑,差点晕倒,才想起竟然一天没有进食,想着该吃点什么可又觉得胃里堵得慌,不知道吃什么才好。

    发现厨房中还有小半坛子母亲做的冰椹子,她把坛子抱在怀里,坐在靠窗的榻上,抓了几串放进嘴里,冰冰凉凉、酸酸甜甜。

    闭上眼睛,似乎能看到大雪纷飞,大哥一袭蓝衫,立在雪中,母亲推开了窗户,看着漫天雪花,叫宫女去采摘新鲜的冰椹子,她和四哥笑嘻嘻地挨在一起,准备支个小炉子烫酒喝,昌仆穿着一身火红的裙子,拿着个雪团丢到他们头上,阿珩跳起来去追她,两人跌倒在雪地里。

    阿珩微笑,又抓了一把冰椹子放进嘴里,那些酸酸甜甜的快乐仍能继续。

    昌仆被四哥和她带得也很爱吃冰椹子,他们反正也不畏冷,索性就站在桑树底下,边说话边摘着吃。大哥那个时候总是远远地站着,和他说话,他也爱理不理的样子。阿珩有时候气不过,丢一团雪过去,等大哥一回身,她就赶紧躲到昌仆身后,大哥对她和四哥很凶,可对昌仆倒温和。

    等大哥回转了身子,她就对着大哥的背影耀武扬威、拳打脚踢,可只要大哥一回头,她就比兔子还乖,昌仆一边笑,一边羞她。

    阿珩笑着把手伸进坛子里,一抓却抓了个空,不知不觉中冰椹子已经吃完了,没有了!所有的梦都醒了!

    阿珩的手挨着坛壁摸,终于又摸出了几个粘在坛壁上的冰椹子,她看着仅剩的冰椹子,想放到嘴里,却又舍不得,呆呆地看了好一会儿,很小心地一个一个慢慢地放入了嘴里。

    酸酸甜甜,冰冰凉凉。

    她抱着坛子,泪落如雨。

    蚩尤落在了院中,看屋里一团漆黑。风吹纱窗,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

    蚩尤走近了几步,隔窗而立,那声音越发清晰了,原来是低低的哭声。

    压抑着的哭声,断断续续,却连连密密地全刺到了他心上。

    他手放在窗户上,只要轻轻一下,就能推开窗户,擦去她脸上的泪,可他却不敢用这双满是鲜血的手去安抚她。

    阿珩的脸挨着坛子,声音嘶哑,“是你在外面吗?”

    “嗯”

    “为什么早上不告诉我实情?”

    蚩尤沉默着。

    “我知道你想为榆罔报仇,可那毕竟是生我、养我的父亲。”

    蚩尤的春动了一下,依旧一声未发。重伤黄帝的是他,下令屠杀轩辕战士的也是他,解释就是推卸,他不愿亦不屑。

    阿珩低声说:“你走吧,如今父王重伤昏迷,生死难料,我还要照顾父王。”

    蚩尤看似平静地站着,可搭在窗棱上的手青筋直跳,灵气无法控制地外泄,桃木做的六棱雕花窗焕发了生机,长出绿叶,从绿叶间钻出了无数粉粉白白的花骨朵,花儿徐徐绽放,刹那间,整面窗户好似都被花枝绕满,开满了桃花。

    阿珩凝视着一窗缤纷的桃花,泪水一颗颗滚落,滴打在花瓣上。

    “娘,你怎么不睡觉?”小夭揉着眼睛,赤着脚走了过来。看母亲在哭,立即爬上塌,乖巧地替阿珩擦眼泪,“不要哭,外公会好的。”

    蚩尤听到小夭的声音,心神一震,不由自主地推开了窗户,隔着满栏桃花,去抱女儿,“小夭。”

    小夭却是狠狠一口咬在了他手臂上,今天一天都是听宫人们在说蚩尤打伤了外公,颛顼又告诉小夭,蚩尤就是上次把她抱回来的红衣叔叔,小夭正无比痛恨蚩尤。

    阿珩急忙抱住小夭,用力把小夭拖开,小夭仍脚踢拳打,大喊大叫:“大坏蛋!我要为外公报仇,杀死你!”

    蚩尤手臂上被小夭撕去了一块肉,鲜血淋漓,溅洒在桃花上,他缺毫无所觉,怔怔地看着对自己满眼恨意的小夭,一瞬间,满腔柔情都化作了遍体寒凉,女儿的目光犹如利剑剜心,痛得他好似要窒息。

    阿珩一面强捂着女儿的嘴,不让她喊叫,一边看着蚩尤,泪落如雨,“还不快走?侍卫马上就要到了,难道你要在女儿面前大开杀戒?”

    蚩尤深深看了一眼阿珩和小夭,驾驭逍遥,扶摇而上,直击九天,迎着凛冽寒风,他像狼一般,仰天悲嚎,放生嘶喊,他没有做错什么,她也没用做错什么,可为什么会这样?

    桃花失去了蚩尤的灵力,慢慢凋零,沾染着鲜血的花瓣一片又一片落下,犹如一片片破碎的心,阿珩抱着小夭,不言不动,定定地看着桃花。

    云桑、朱萸听到小夭的哭喊声,和侍卫匆匆赶来,却什么都没看见,只看到阿珩抱着小夭呆呆地坐在一塌被鲜血染红的桃花瓣中。

    “阿珩,怎么了?”

    阿珩慢慢地转过头,看向他们。云桑只觉得心惊担颤,阿珩容颜憔悴,眼神枯寂,仿佛一夜之间就苍老了。

    十七 山河破碎风飘絮

    一年多后,在阿珩全心全意的照顾下,黄帝终于保住了性命。

    因为灵体受到重创,黄帝开始显露苍老,头发全白,脸上也有了皱纹,一双眼睛显得浑浊迟钝,只有偶然一瞥间,锐利依旧。

    这一年多,虽然有知末筹谋,离朱、象罔辅佐,但毕竟一国无君受创,群龙无首,蚩尤的军队连战连胜,已经把原本属于神农国的土地全部收回。

    黄帝自清醒后,就日日看着土灵凝聚的地图沉思。

    颛顼和小夭踮着脚尖,趴在窗口偷看,黄帝回头,颛顼和小夭吓得哧溜一下缩到了窗户底下。

    黄帝叫:“你们都进来。”

    颛顼和小夭手牵着手走到黄帝身前,颛顼指着黄色土灵凝聚成的山峦河流问:“这是什么?”

    小夭嘴快地说:“地图,我父王的地图是水灵凝聚,蓝色的。”

    黄帝对颛顼说:“这是轩辕国的地图。”

    “这条河叫什么?”

    “黑河。”

    “这座山呢?”

    “敦物山。”

    颛顼不停地提问,黄帝向颛顼一一讲解,颛顼听得十分专注,小夭却无聊得直打呵欠,靠在榻旁睡着了。

    颛顼指着地图的最东南边问:“这叫什么河?”

    “湘水,不过这属于高辛,你想看一看湘水是什么样子吗?”

    颛顼立即点点头。

    黄帝凝聚灵力,在颛顼面前展现出一幅湘水的图画,山清水秀,草芳木华,十分秀美多姿。

    颛顼偷偷瞅了一眼小夭,看她在打瞌睡,不会嘲笑自己,才放心说出真话:“比小夭说得更美丽,和咱们轩辕不一样。”

    黄帝微微一笑:“你若去了中原,才会真正明白什么叫地大物博。”

    颛顼不禁露出了无限神往的样子。

    阿珩进来抱起小夭,带着嗔怪说:“父王,你现在身子还没完全康复,别乱用灵力。颛顼,该睡觉了。”

    颛顼跟着阿珩走到门口,突然回身问黄帝:“爷爷,我明日可以来找你吗?”

    阿珩说:“你明日有绘画功课。”

    颛顼说:“我不喜欢学那些东西,我喜欢听爷爷和知末、离朱、象罔他们商议事情。”

    阿珩愣住,四哥的儿子竟然会不喜欢画画?

    颛顼拽她的手,央求地叫:“姑姑。”

    黄帝对阿珩说:“我本来也想和你提这事,没想到颛顼自己先说了,我想把颛顼带到身边,亲自教导他。”

    阿珩看向颛顼,他还不明白这句话后面代表的意思。颛顼的眼睛里满是渴望,央求地盯着阿珩,一迭声地叫:“姑姑,姑姑!”

    阿珩柔声说:“既然你想,那明日起你就跟在爷爷身边吧。”

    颛顼欢喜地用力握紧了阿珩的手。

    进了寝殿,阿珩把小夭交给朱萸照顾,她照顾颛顼洗漱换衣。颛顼表面上没什么反应,心里什么都明白,姑姑对他比对小夭都好。

    阿珩替颛顼盖好被子,把榻旁的海贝合拢,夜明珠的光芒消失,屋子里黑了下来。

    阿珩正要离开,颛顼突然说:“我长大后会保护你和小夭,还有朱萸姨,谁都不敢欺负你们!”

    阿珩不禁笑了,心头却带着酸楚,原本还应该是烂漫无忧的年纪,却因为父母的惨逝,渴望着长大,害怕着再次失去。她蹲在榻旁看着颛顼,颛顼紧闭着眼睛,好似刚才说话的不是他,阿珩轻轻在颛顼额头亲了一下,“好。”

    蚩尤大军压驻在轩辕边境,不再进攻,蚩尤要求黄帝投降,只要黄帝承诺永不进攻神农,对炎帝榆罔谢罪,他就不再攻打轩辕。

    知末力劝黄帝接受,和神农签订盟约,承诺再不进犯神农,换取和平。所有的朝臣都以为黄帝肯定会接受蚩尤的提议,毕竟蚩尤只是收回了原本属于神农的土地,并没有侵犯轩辕。

    可是,出乎众人预料。黄帝并不接受蚩尤的提议,绝然说道:“要我对天下宣誓永不进犯神农,绝不可能!我一生的梦想就是统一中原,我宁愿为这个梦想战死,也不会放弃!”

    知末急切间,高声质问:“那轩辕的百姓呢?你问过他们是否愿意为中原而死?他们可不愿意!他们只想好好活着!”

    黄帝还要借助知末,不想和知末在这个问题上又起冲突,思量了一瞬,问道:“你觉得我可算英雄?天下有几人能与我比肩?”

    知末一时没反应过来黄帝的意思,发自内心地诚恳答道:“陛下不仅仅是英雄,还是千古霸主!恕臣说句狂妄的话,就是伏羲大帝也无法与陛下比肩。”

    黄帝冷冷地看着知末,“神农地处中原,地大物博,人杰地灵,两任炎帝都不好战,可你眼中的我,一代千古霸主,攻打神农都如此艰难,你认为未来的轩辕国主还能有和我比肩的吗?”

    知末已经明白黄帝的意思,沉默了半晌,才艰难地说:“不可能了。”

    “你以为偏安在西北就能让百姓安居乐业?如果神农将来一旦出一位略有壮志的炎帝,轩辕被灭国只是眨眼间的事。如果我现在不彻底征服神农,几千年后,就是神农征服轩辕!”

    黄帝锐利的视线扫向阶下的象罔和离朱,“你们可愿跟随我统一中原?”

    象罔和离朱跪下,犹如几千年前一样,慷慨激昂地说:“誓死追随!”

    知末凝视着黄帝,他并不认可黄帝的梦想,可是,他从心底深处尊敬黄帝,这世间有几个男儿有勇气为梦想而死呢?又有几个男儿有这种一往无前的意志?

    黄帝神色缓和,走到象罔和离朱中间,笑着看知末。“我们三个都在,兄台,你可愿意留下,与我们一起做一番轰轰烈烈的男儿伟业?”

    四千多年前,在轩辕山,黄帝问过他一模一样的话。知末的神情越来越温和,忽而无奈地摇摇头笑了。四千年前他被这个男人折服,四千年后他依旧被这个男人折服,所以即使厌恶战争,他依然为他殚精竭虑。他静静地走了过去,跪在黄帝面前。

    黄帝大笑着扶起他们,充满自信地说:“我们兄弟四个一定会登临神农山顶!到那时,再开坛痛饮,追忆往昔,指点天下!”这一瞬,他的白发、他的皱纹都好像消失不见了,他还是那个豪情万丈、斗志昂扬的少年。

    轩辕拒绝投降,不但不投降,反而宣布要代神农讨伐蚩尤。

    黄帝亲笔写了一篇昭告天下的檄文,洋洋洒洒上千言,罗列了蚩尤上百条罪名:独断专行、残暴嗜杀,短短两百多年,就有八十七户忠心耿耿、世代辅佐炎帝的家族被灭族,五千三百九十六位忠臣被极刑折磨而死,还有无数蚩尤对上不尊、对下不仁的罪状。

    黄帝忧心忡忡、情真意切地问:两百多年就杀了这么多人?如果蚩尤独掌了神农国,将来还会杀多少人?还会有多少家族被灭族?又悲伤委婉地申斥了榆罔的昏庸无能,明明知道奸佞当道,无数大臣冒死向榆罔进言,请求贬谪蚩尤,可榆罔不仅不治蚩尤的罪,反而软弱地一味姑息,坐视一批又一批忠臣惨死,才让神农君臣不和、民心涣散。黄帝对天下痛心疾首地表明:自从轩辕立国,他一直勤勉理政,体恤百姓,对待归降的神农子民犹如自己的子民,榆罔纵容蚩尤羞辱后土这些国之栋梁,他却给了后土他们与身份匹配的尊贵荣华。他绝不是好战好武,而是不能容忍蚩尤这么残暴,才为神农讨伐蚩尤。

    黄帝的檄文出现的时间非常微妙。蚩尤的军队已经把轩辕打出了神农,轩辕不再算是侵略者,无数曾经掌权的神农贵族立即好了伤疤忘了疼,开始惦记自己的权力富贵,可兵权尽在蚩尤手中,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再次拥有曾经的荣华和富贵,他们该怎么办?黄帝此时肯出头为他们诛杀蚩尤,许诺将来神农仍是他们的,他们简直不胜欢喜。

    不少神农的老者看到黄帝文采斐然、情真意切的檄文,想到榆罔登基后,他们小心翼翼、朝不保夕的凄惨日子,都落下泪来。神农贵族本对蚩尤怀恨在心,再加上无数黄帝的说客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四处游说,剖析利害关系,竟然有不少神农的遗老遗少们都认同黄帝的说法:榆罔的确昏庸无能,如果不是榆罔一味纵容蚩尤,神农怎么可能灭国?如果神农继续被蚩尤把持,他们这些人迟早都会被杀死!

    黄帝的檄文为自己正了名,却像毒药一样,腐蚀了榆罔的声名。

    接到黄帝要求蚩尤投降的檄文,蚩尤拿着壶酒边喝边看,看到自己的罪行时,笑意满面,满不在乎,可看到榆罔的罪状时,他的脸色渐渐发青,竟然把青铜铸造的酒壶都捏碎了。

    榆罔是蚩尤见过的最忠厚仁慈的人:当祝融追杀蚩尤时,是榆罔深夜求炎帝收回诛杀蚩尤的命令;当神农山上所有人都鄙夷地叫蚩尤“禽兽”时,是榆罔严厉地斥责他们;当蚩尤激怒下打伤所有人,逃下神农山时,是榆罔星夜追赶,陪在他身边几天几夜;当蚩尤孤独愤怒地居住在禁地草凹岭时,是榆罔偷偷带着酒壶,上山来看他。

    榆罔犹如一位耐心的兄长,几百年如一日,引导着野蛮凶残的蚩尤感受人世的温情。

    炎帝死后,无数人在榆罔面前进言,连云桑都顾忌蚩尤兵权独握后会犯上篡位,可榆罔从没有怀疑过半分。

    虽然蚩尤嘴上绝口不提,但对他而言,榆罔就是他的兄长,让他相信这个世上有真正的善良。可如今,这位真正关心着神农百姓的善良君王却被黄帝颠倒黑白,肆意污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