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43 部分

作者:桐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风伯喃喃说:“为什么只看这篇檄文,我会觉得自己罪大恶极?好像我才是窃国的贼子。”

    雨师说:“这就是为什么聪明的君王一再强调不能以武立国,武器征服的只是肉体,文字和语言征服的是人心。”

    “我们怎么办?难道向黄帝投降?”

    因为出生于世家,雨师显然对权力斗争看得更清楚分明,“那些神农的诸侯国主们对我们又恨又怕,现如今,即使我们肯放弃兵权,他们也会用心猜度我们的心,绝不会相信我们,迟早会一一杀害我们。即使我们现在投降,黄帝为了拉拢神农贵族,也要斩杀蚩尤。我们已经无路可走,只有一条路,打败黄帝,等我们战胜的那一天,我们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失败者没有资格说话,后世能看到的文字都是胜利者书写的文字。”

    风伯问:“如果失败了呢?”

    “那我们就永生永世都是黄帝口中的奸佞。”雨师看向蚩尤,心里七上八下,猜不透蚩尤在想什么。

    风伯猛地拍了一下大腿,“娘了个皮,不能流芳千古,就遗臭万年,反正老子畅快地活过了,管别人怎么说!”

    魑魅魍魉纷纷鼓噪着说:“就是,就是。”

    风伯对蚩尤郑重地说:“我的所作所为对得起自己良心,投降就是认错,杀了老子,老子也绝不会向黄帝投降。我跟着你已经好几百年,榆罔对我们如何,我也都记在心里,我们绝不能让黄帝这样侮辱自己兄弟。蚩尤,你下令吧!”

    蚩尤看向所有跟随他的兄弟,所有兄弟纷纷跪倒,都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面对着八十一双甘愿为他割下头颅的热切目光,蚩尤纵声而笑,笑中却透出了无奈和苦涩。他望向轩辕国的方向,好一会儿后,才高声下令:“准备全力进攻轩辕国,什么时候黄帝投降,向榆罔谢罪,什么时候停止进攻。”

    轩辕的军队在蚩尤的大军面前,节节败退。

    轩辕和神农战火连绵,高辛也不太平,被幽禁于孤岛上的中容突然失踪,几个月后在高辛国的最西边自立为王,宣布讨伐少昊。

    高辛的神族兵力共有四部,青龙部是少昊的嫡系,羲和部早已归顺少昊,常曦和白虎两部被中容几兄弟掌控,前代俊帝仙逝后,少昊怕他们拥兵自立,一直在清除他们。可几万年盘根错节的关系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全斩除,此时在中容和其他几个王子的号召下,以质疑俊帝之死为借口起兵,两部宣布只认中容,不认少昊。

    少昊有了内乱,不得不和黄帝签订血盟,承诺必要时向轩辕支援神族士兵,共同对抗蚩尤,轩辕却依旧难挽颓势,仍然是节节失利。

    蚩尤一路势如破竹,到达黑水。轩辕城内到处都是逃难而来的百姓,民心不稳,纷纷谣传蚩尤的大军很快就会攻到轩辕城。

    在上垣宫,知末、离朱、象罔几个黄帝的近臣,还有轩辕休、轩辕苍林几个大将一起商量着应对蚩尤的计策。黄帝半靠在榻上,颛顼站在他身旁,爷孙俩都面无表情,静静聆听。

    休和苍林他们都不敢直接问黄帝,不停地示意离朱。离朱对黄帝说道:“我们说了这么多,最终还是要陛下定夺。”

    黄帝徐徐说:“自阪泉之战后,我们的一连串失败很正常,因为兵败如山倒,蚩尤出手又狠毒,不要说士兵畏惧他,就连你们都在心底深处害怕蚩尤,你们谁敢说自己不怕蚩尤?”

    黄帝的视线扫过他们,象罔老脸一红,轩辕休他们都低下了头。黄帝说:“如今想要扭转局势,唯一的方法就是打一次胜仗,这样才能重振士气,消除你们心中的畏惧。”

    众人纷纷点头,知末说:“可是想打胜仗,就要有不畏惧蚩尤的大将。”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傻了眼,轩辕族能打仗的大将们都在这里了。

    黄帝与知末相识于微时,知道他沉默寡言却言必有意,对众人挥挥手,“你们都先退下吧。”

    殿里只剩了象罔、离朱、知末。

    黄帝对离朱吩咐:“把关于中容的事情都给知末讲一遍。”

    离朱看着颛顼,黄帝说:“不用回避他。”

    离朱说:“多年前,俊帝仙逝,少昊下令幽禁中容,黄帝命我秘密联络中容,尽全力帮他与外界传递消息。黄帝被蚩尤重伤后,吩咐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帮助中容逃脱少昊的幽禁,我们牺牲了一百多名自小训练的顶尖高手才帮助中容逃脱,之后的事情顺理成章,中容拥兵自立。估计少昊也猜到我们在暗中支持中容,所以迫不得已放弃了中立,与我们签订血盟,承诺出借神族士兵,共同对付蚩尤。”

    象罔和知末早知道黄帝的老谋深算,虽然意外,并不吃惊,颛顼却震撼地看着爷爷,原来一个落子,需要算到好多年后,他人不用的弃子,却会成为自己的绝招。

    黄帝说道:“轩辕如今的形势表面上看很糟,其实并不是那么糟,蚩尤看着刚猛,但过刚易折,过猛易伤。短期战役比拼的是军队勇猛。长期战争比拼的是国力财富。神农毕竟国破,百姓离散,财富又都集中在贵族手中,贵族却已经都归顺了我们,剩下几个冥顽不灵的也是各自为政,并不与蚩尤合作,蚩尤不可能有长期的物资补给。蚩尤深谙兵道,肯定知道这点,所以他一直采用血腥手段快速推进,每次战役都想速战速决。”

    屋内的几人这才有些了解蚩尤,原来他的凶残事出有因,也是一种用兵之道。

    黄帝说:“蚩尤的凶残让他打败了轩辕,却也让天下对他心寒,轩辕的军队和百姓都深恨他,我们只需要一次胜仗挽住散乱的忍心,就能扭转形势,让仇恨变士气。只要一次胜仗!”

    殿内几个绝望的人都燃气了希望,激动地看着黄帝。

    黄帝看着颛顼,淡淡笑道:“人的命运归根结底是由自己决定。上一次,我输了,其实输给的不是蚩尤,而是我自己的性格。这一次,蚩尤如果输了,也不是输给我,而是输给他自己的性格。”

    颛顼心中暗惊,知道这是爷爷在教导他,反复品味着爷爷的话。

    象罔瓮声瓮气地说:“说来说去就是要打败蚩尤,可这就是最难的地方,我也不怕你们嘲笑,反正我肯定打不过蚩尤。”

    黄帝问知末:“你刚才意有所指,不害怕蚩尤的大将在哪里?”

    知末说:“应龙,派人去把应龙请回。”

    离朱说:“已经派很多人去过了,可他都谢绝了。”

    知末说:“你没派对人,妖族重义,应龙是为此离开轩辕,要想他回来,自然也要从此着手,你应该求王姬去请应龙回来。”心中却十分诧异,论驾驭人心之术,天下无人能胜过黄帝,他能看透的事情,黄帝怎么会看不透?为什么轩辕节节败退,哀鸿遍地,黄帝却弃应龙不用?

    黄帝的视线淡淡扫了过来,知末立即低头,黄帝道:“应龙固然是猛将,但他的身份并不适合做主帅,不能令三军追随,我们必须找到一个既名正言顺,又能令应龙敬服的人做主帅。”

    象罔情急地问:“谁?唯有青阳殿下合适,可他重伤。”

    “我的女儿,轩辕的王姬——轩辕妭。”

    离朱和象罔彼此看了一眼,想起了嫘祖。嫘祖的几个孩子虽然性格各异,却都有父母的天赋,很善于打仗,连性情温柔的昌意都是天生的将才。

    黄帝说道:“珩儿这孩子有些像我和阿嫘年轻的时候,可惜并没有我和阿嫘年轻时的雄心。如果不是我这次突然受伤,一直要靠她的药石续命,只怕她早已经离开轩辕了,我在她眼中并不是个好父亲,如果我命她出战,她肯定会拒绝。逼急了,只怕她会像对少昊一样,直接昭告天下,与我断绝父女之情。”

    离朱和象罔想到嫘祖和彤鱼氏的千年恩怨,都忍不住叹了口气=:“如何才能说服王姬领兵?”

    黄帝看向知末,“你能说服她。”

    知末默不作声。

    黄帝道:“不是我想逼迫自己的女儿,而是我和蚩尤,轩辕和神农之间不是生就是死。亡国灭族之祸就在眼前,我们都已经无路可走。知末,难道你忘记了自己曾经历过的切肤之痛了吗?难道你想要轩辕的子民承受那样的痛苦吗?难道你忘记了我们为什么创建轩辕国吗?”

    知末抬起了头,直盯着黄帝,这一刻,彼此都知道对方已经了然于胸。黄帝知道知末已经察觉了他的计谋,知末也明白黄帝知道他察觉了。可黄帝丝毫不紧张,因为他已经把知末逼到了无路可走,黄帝驾驭人心之术的确天下无人能及。

    半晌后,知末跪下,“我会去说服王姬。”

    一封陌生的来信被送到了朝云峰,说是给王姬,可竹简上面什么都没有写,只有一个地址,朱萸念着地址问阿珩:“你有朋友住在这里吗?”

    阿珩摇头,“没有。”

    朱萸把竹简扔到案上,一块残破的布片掉了下来,“咦,这是什么?看着倒像是用血写成的绝笔信。”

    阿珩一把拿过,鲜血已经发褐,但字迹间的澎湃力量依旧扑面而来。

    已经过去了好多年,但那悲壮的一幕依旧清晰如昨日。一百名轩辕族的战士从贴身衣服上撕下一片,用自己的鲜血和亲人诀别后,依然冲入了洵山,最后或者被杀,或者葬身于火山,是他们用年轻的性命换取了若水四千勇士和昌仆的生存。

    阿珩定定地看着,这封血书的署名是“岳渊”,她仍记得那个少年,第一个站出来,慷慨陈词,稳定了军心;第一个冲进了洵山,从容赴死;最后不惜放弃抵抗,把全部灵力化作信号,向她示警,指明了祝融的方向,否则只怕她和蚩尤都会死。

    这样的少年死就那么死了,永远不可能像祝融一样,被世人铭记和传颂,可正是无数个这样无名的勇敢少年才支撑起了一个国家。

    阿珩立即叫了阿獙下山,依照信中所写的地址而去。

    蚩尤的军队已经到了黑水,为了躲避战火,百姓们纷纷西逃,轩辕城外*****了无数这样的人,住不起客栈,也没有亲友可以投靠,只能宿在荒林间。轩辕城白日里温度还好,一到晚上就十分寒冷,吃不饱,穿不暖,命硬的扛了过去,大部分人无声无息地死了,没有墓地,坟堆就起在死去的地方。

    小孩子们还不懂疾苦,一边饿着肚子,一边仍然玩得很开心,在坟堆间奔跑戏耍,但他们不知忧愁的笑声只是凸显出了人世的无情。

    阿珩看到一个和小夭差不多高的女孩子,呆呆地坐在一个坟堆旁。

    阿珩不禁走了过去,小女孩仰头看着阿珩,喃喃说:“我饿。”

    “你爹呢?”

    “去打仗了。”

    “你娘呢?”

    女孩子指指坟堆,满脸天真,“娘在下面睡觉。”

    阿珩心中一酸,抱起小女孩,看着满山坡衣衫褴褛的人,有一种头晕目眩的难受,这还是那个她自小生活的美丽轩辕吗?

    知末走到她身旁,把一块饼子递给女孩。

    “谢谢爷爷。”女孩子把饼子小心地分成了两半,一半藏到怀里,拿着另一半吃。

    知末不解地问道:“怎么只吃半个?”

    “一半留给娘,娘也饿。”

    知末勉强地笑了笑,“真是个好孩子,你自己吃吧,等你娘醒了,爷爷再给你们买一个。”

    “真的?”

    “真的。”

    小女孩欢喜地拿出饼子,大口大口地咬着。

    阿珩如今是母亲,看到小女孩的样子,疼痛和心酸来得分外激烈。这座山上还有多少个这样的孩子?整个轩辕又还有多少个这样的孩子?

    知末看着山坡上的人群,面色沉痛,“王姬没有经过贫乱,我却自小就颠沛流离,饱尝艰辛,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

    阿珩看着周围,说道:“即使以前不明白,现在也明白了。”

    知末对阿珩说:“我用信把你诱到这里,准备了满腹的话想分析给你听,现在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我一直不支持你父王攻打神农,或者说我一直不支持你父王想一统中原的雄心,所以在他发动第一次阪泉之战前,我就离开了轩辕城,避居在潼耳山。可第二次阪泉之战后,黄帝垂危,我又回到了轩辕城,帮助你父王守护轩辕,不是为了和你父王的故交之情,而是为了生活在轩辕大地上的人。你的母后拼尽全力,帮助你父王创建了轩辕国,并不仅仅是为了你的父王,还因为她和我一样,想要创建一个让天下贱民、流民、被歧视的妖族都平等生活的家园。在我们的努力下,轩辕国也的确做到了。你母后也许后悔爱过你的父王,但我相信她从没有后悔为轩辕所付出的一切。”

    阿珩拿出怀里的血书,“你怎么会有这封信?我当年本来准备亲自把信送到他们的家人手中,可是因为四嫂突然亡故,母亲又重病,我只能派侍卫把信送过去。”

    知末淡淡地笑了笑,眉目间无限苍凉,“这是我儿子写给我的信,当时我隐居在潼耳山,所以他留的是潼耳山的地址。”

    阿珩一愣,眼中隐有泪光,“伯伯!”

    知末重重地拍了拍她的肩膀,“阿珩,轩辕国内到处都是像我儿子一样的儿郎。这个小女孩的父亲也许就是,只不过他更不幸,连给亲人写封诀别信的机会都没有。我至少还知道我的儿子葬身于洵山,可以去洵山祭奠,这孩子却连父亲死在哪里都不知道。如果这场战争再持续下去,还会有多少父亲战死?还会有多少母亲含恨而终?还会有多少孩子饿死?你是母亲,应该能体会到,对母亲而言,不能保护自己的孩子,不能看到自己的孩子平安长大有多么残酷。”

    “怎么才能制止战乱?”

    “走到今天这一步,只能以战止战。我知道你有很多苦衷,也知道你不愿意打仗,但是我相信如果王后在世,看到现在的惨象,也会告诉你,你是轩辕的王姬,这个孩子和她的母亲都是你的子民,保护他们是你应该做的事情。”

    阿珩看着怀中的小女孩,默不作声,眼前却浮现着岳渊的身影,他那慷慨赴死的面容,渐渐地和一个看不清面容的男子的身影融合,那是小女孩的父亲,哀求地看着她。

    知末把沉睡的孩子从阿珩怀里抱了过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