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45 部分

作者:桐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带着朱萸去天南地北流浪,就像他们当初相遇时一样。如果没有那么一天,他宁可朱萸永远不明白,永远不懂得伤心,但他不知道朱萸终于伤心了。

    “朱萸她真的会一直等下去吗?她们木妖一族可比神族都命长。”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很听大哥的话,当年她在虞渊外,差点被虞渊吞噬,可大哥让她等,她就一直在等,连脚步都没挪一下。”

    千年万年的等待,画地为牢,将漫长的光阴都凝固在了分开时的一瞬,永远都是那个人欲走还未走时,款款谈笑、殷殷叮咛的样子,看似痴傻,何尝不是一种聪明呢?云桑轻声叹了口气,默默走向桑林,飞舞的蛾蝶环绕在她的身周,如一朵盛开的鲜花,渐渐消失在郁郁葱葱的桑林中。

    第二日,阿珩带着小夭去了玉山。

    几百年前,阿珩跟着少昊迫不及待地离开玉山时,从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她会回来,并且带着她和蚩尤的女儿。

    重回玉山,阿獙显得十分兴奋,又是跳,又是叫。前来迎接的宫女亲热地欢迎阿獙,却拦住烈阳,说道:“小公子,请止步。”

    烈阳一愣,阿珩抿唇笑道,“姐姐不认识他了吗?这是烈阳啊。”

    宫女吃惊地瞪着烈阳,结结巴巴地说:“烈阳,你怎么修成了个小矮子?”

    阿珩大笑,阿獙也是笑得直打滚,烈阳气得索性变回了原身,飞到枝头。

    宫女对阿珩压着声音说:“脾气还是这么大。”

    小夭东张西望,问:“娘,你不是说到处都有桃花吗?我怎么什么都没看到。”

    阿珩也没想到,再次踏足玉山时,一切已经面目全非。

    几百年前的玉山一年四季都开满桃花,亭台楼阁掩映在绚烂的桃花间,不管何时都芳草鲜美,落英缤纷,人行其间,如走在画卷中。而现在的玉山,一朵桃花都看不到,只有一片才抽着嫩叶的桃树。

    这些倒还好,毕竟阿珩已经听闻,炎帝死时,玉山天降大雪,青山不老,却因雪白头。可是王母的样子——

    当年的王母青丝如云,容颜似花,一双美目寒冽若秋水,立于桃花树下,顾盼之间,真正是艳若桃李、冷若冰霜,可如今的王母满头白发,容颜枯槁,双目冷寂。

    阿珩呆呆地看着王母,小夭是自来熟,笑嘻嘻地跑到王母身边,问王母:“奶奶,桃花呢?我娘说这里有很多桃花。”

    王母说:“桃花都谢了。”

    阿珩让小夭给王母行礼,等行完礼,宫女带着小夭下去玩。

    阿珩和王母慢步在桃林间,阿珩对王母说:“我这次来玉山有两件事情。”

    王母没有说话,阿珩突然改了称呼,“湄姨。”

    王母冷冷一笑,“你母亲在临死前终于肯提当*****了?”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我在小月顶住过几日,伯伯和我讲了你们的事情。”

    王母身子一颤,脚步顿了一顿,阿珩鼓了下勇气才说:“伯伯说,他一直想着你们三个在一起的日子,那是他生命中过得最畅快淋漓的日子。”

    王母面沉若水,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慢慢地走着。

    阿珩又说:“娘临去前,我问娘要不要来趟玉山,可娘一直沉默,后来娘让我把这个带给您。”

    阿珩打开包裹,将一套鹅黄的衣衫捧给王母,衣衫上面躺着一个桑木雕刻的傀儡小人。王母冷眼看着,却不去接,当年嫘祖决绝而去,几千年间从未回头,如今再回头,已经晚了!

    阿珩无奈,只能把傀儡人放在地上,傀儡一接地气,迎风而长,变成了一个美貌的少女,和几百年前的王母长得一模一样,神气态度却截然不同。少女双眼灵动,笑意盈盈,乌黑的青丝挽着两个左右对称的发髻,髻上扎着鹅黄的丝带,丝丝缕缕的垂下,十分活泼俏丽。

    阿珩轻声唱起了母亲教给她的古老歌谣。

    少女轻盈地转了一个圈,开始跳舞,长袖翩飞,裙裾飘扬,舞姿曼妙。

    王母怔怔地看着。

    少女鹅黄的衣衫簇新,衣袖处却裂了一条大口子,跳舞时,手一扬,袖子就分成两半,露出一截雪般的胳膊。

    她仍记得,白日里她的衣袖被树枝刮破了,她不会女红,阿嫘却十分精通女红,答应晚上替她补。

    可是,那支舞,她永远没有跳完,那个晚上,也永没有来临。

    阿珩的歌声结束,傀儡少女也跳完了舞,化作粉末,随风而散,就如那些往事,被时光的狂风无情地吹散,不留丝毫痕迹。

    树林间突然变得太安静,连微风吹过枝头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王母纵声大笑,笑得滴下泪来,“这算什么?”

    阿珩说:“对不起!娘让我告诉你‘对不起’!”

    王母的笑声戛然而止,阿嫘是她这一生见过的最骄傲的女子,从未低过头,即使打落了牙齿也会面带笑容和血吞下,那个骄傲到近乎跋扈的西陵嫘哪里去了?

    王母沉默了很久,问道:“你母亲为什么不亲自来说?”

    阿珩说:“我不知道,问她时,她总是沉默。她在病中,亲手纺纱织布做了这件衣裳,让我带给你。”

    王母静静地站着,目光虽然盯着阿珩,却好似穿透了她,飞到了几千年前。

    阿嫘答应替她补好衣衫,却没有做到,几千年后,她送来了一套亲手做的衣衫。千年来,这是她心头的刺,又何尝不是阿嫘心上的刺?

    王母忽而笑起来,笑容多了几分淡然,少了几分尖锐,“看看我现在的样子!她坚持不来玉山很对。”王母接过衣衫,朝桃林外走去。

    阿嫘坚持不见他们,王母坚持着维护容貌,渴盼着能再见他们,两人殊途同归——都是一个“痴”字。这已经是她们最后的美好记忆,她想抓着不放,而阿嫘不忍去破坏。

    王母站在山崖前,看着云霞如烟,彩光如锦。

    当年一起携手同游的三兄妹已经死了两个。如今,夕阳西下,真的只有王母一个了。

    阿珩走到王母身旁,也许因为心结解开,王母的面容很柔和,只是眉目间有挥之不去的惆怅,“你还有什么事?”

    “我想把我的女儿托付给您,请您护她周全。”

    “她的父亲是高辛国君,母亲是轩辕王姬,谁敢伤她?”

    “她叫小夭。”阿珩在案上把两个字写出来,“并不是高辛的王姬。”

    王母不敢相信地问:“她是蚩尤的孩子?”

    阿珩点点头。

    王母看着阿珩,笑了,眼中却有怜惜,“你知道吗?当年我明明知道是蚩尤闯入玉山地宫,盗取了盘古弓,却将错就错,把你关在玉山六十年,是存了私心,想破坏你和少昊的婚约,让你和蚩尤在一起。”

    “我后来猜到了。”

    “如果没有我的一念之私,你和少昊也许最终能走到一起,也就没有今日之劫。”

    阿珩说:“我从不后悔和蚩尤在一起,我庆幸此生遇见了他。”

    王母说:“我会照顾好小夭,不过我更希望你能和蚩尤一块儿来把她接走。”

    阿珩向王母行礼道谢。她把小夭叫来,殷殷叮嘱小夭要听王母的话,不要总惦记着玩,多用功修炼。

    小夭自小胆子大不惧生,有个新地方玩,十分雀跃,她一边胡乱点着头,一边就想跑去玩耍,阿珩拉住她,“小夭……”欲言又止,眼中全是不舍。

    小夭奇怪地看着母亲,“娘?”

    阿珩为她仔细地整理好衣衫,握着她脖子上挂的玉瞳,“还记得娘叮嘱你的话吗?”

    “记得,要好好戴着,里面有很重要的东西。”

    阿珩用力抱住了小夭,搂得很紧,小夭一边叫“娘,疼”,一边扭着身子挣扎,阿珩放开了她,“去玩吧。”

    小夭蹦蹦跳跳地跟着王母走了,走了几步突然回头,“娘,你快点来接我啊,我的狐狸毛还在哥哥那里。”

    “嗯。”阿珩说不出话来,只是用力点头。

    烈阳从枝头飞下,变回人身,“可以走了?”

    阿珩对烈阳说:“你留在这里,帮我看着小夭,如果我不能回来,等天下太平后才允许她出玉山。”

    烈阳冷哼:“想都别想,要死一块儿死,要生一块儿生!”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发现死很容易,生艰难,留到最后的一个才是最难的。”阿珩朝烈阳跪倒,“我只能把最难的事情交给你,你舍得让阿獙代替你吗?”

    烈阳不说话,只是盯着阿珩,面容冰冷,碧绿的眼珠中隐隐有一层晶莹的泪光。

    阿珩眼中也全是泪,她站了起来,对阿獙说:“我们走吧。”

    阿獙含泪看了眼烈阳,默默地飞向高空,烈阳一动不动,孤零零地站着,没有抬头目送他们,而是一直深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他们都以为这一生一世都是一家子,反正死都不怕了,不论生死肯定能在一起,却不知道还有不得不活下去的时候。

    十八 曾因国难披金甲

    蚩尤一路西进,连克九关,渡过黑河,打到了敦物山。敦物山是轩辕最后的屏障,轩辕国灭已经指日可待,轩辕城内的百姓又开始收拾行囊准备逃离,士兵们也人人惶恐。

    轩辕妭临危受命,领兵出征,将士们哗然,朝内一片反对的声浪,连象罔和离朱都为轩辕妭捏着把冷汗,不明白为什么黄帝和知末会一力支持轩辕妭。

    黄帝为轩辕妭精心准备了最好的铠甲,是选用他和嫘祖的两套铠甲改造而成,金银二色交相辉映——“穿上铠甲,用你的威严去震慑住你的士兵和你的敌人!”

    半明半暗的晨曦中,将士们站在轩辕城下,黑压压一片,沉默地等待着他们的主帅。

    轩辕妭身着铠甲走上了点兵台,知末还是有些担心,这个女子真能像她的父母一样吗?真能挽救她父母创建的轩辕国吗?

    轩辕妭按照黄帝的教导,举起了手中的剑,将士们发出吼叫,可他们的声音只是一种仪式,没有激情和力量。

    轩辕妭又举了一次剑,将士们的吼叫声大了一点,可仍然没有激情和力量。

    象罔和离朱忧心忡忡地看向黄帝,现在换主帅还来得及,不是穿上了黄帝和嫘祖的铠甲,就能拥有黄帝的胆魄和嫘祖的机敏。

    轩辕妭沉默地看着下方,那一张张年轻、紧张、茫然,甚至恐惧的面孔,可是不管再害怕,他们依旧选择拿起武器,为守护家园而战。不知道为什么,她第一次真正理解了为什么母亲和黄帝恩断义绝,却从不后悔付出一切,与黄帝创建了轩辕国。

    轩辕妭突然用力摘下了头盔,头一扬,一头青丝撒开,飘扬在朦胧晨曦中,“我是个女人,即使用这个头盔挡住我的面容,你们仍然知道我是个女人,一个像你们的母亲、妻子、妹妹、女儿一样的女人,应该站在你们的身后,让你们保护,而不是站在你们面前,带着你们去攻打另一群比你们更凶猛残忍的男人。”

    将士们用沉默表达了同意,象罔气得直跺脚,“这孩子,这孩子真是疯了……”恨不得立即冲过去,挽回局面。

    知末按住象罔,“稍安勿躁。”

    轩辕妭开始脱铠甲,边脱边往地上扔,金石相碰,发出清脆激烈的声音,敲碎了寂静。

    片刻后,淡金的晨曦中,一个穿着青色束身箭袍的女子俏生生地站在点兵台上,与几万士兵对视。

    “你们以为我想去打仗吗?我不想!可是,我的父亲输给了蚩尤,我的兄长输给了蚩尤,就是因为你们这些男儿一输再输,我才不得不站在这里。我不想打仗,可我更怕神农的士兵长驱直入轩辕城,轩辕城是我的家,我不想没有家!不想我的女儿被人欺凌,不想我的侄子对敌人下跪,不想母亲的坟茔被践踏!你们今日嘲笑我站在这里,但我告诉你们,敌人已经打到了家门口,如果你们再输一次,你的母亲,你的妻子,你的妹妹都会和我一样站到这里!你们这些男人保护不了我们时,我们即使拿着绣花针也要保护自己的家园和儿女!”

    轩辕妭悲伤地盯着下方的将士,所有的将士脸孔涨得通红,胸膛剧烈地起伏着。

    轩辕妭看向拥挤在城门附近的百姓,用灵力把声音远远传出去,“潼耳关失守了,你们逃向锁云关,锁云关失守了,你们逃向黑河……你们一逃再逃,逃到了轩辕城,如今战役还没开始打,你们又打算逃了,你们想逃到哪里去呢?再往西过了草原就是戈壁荒漠,你们已经没有地方可以逃了!轩辕、神农、高辛都在打仗,天下没有安宁的净土,如果轩辕城破,你们就是没有国、没有家的人,不管逃到哪里,都不会有安身之所,都是被歧视、被凌辱的流民。”

    背着包裹的百姓神色哀戚,一脸茫然。

    轩辕妭指着排列成方阵的战士:“他们现在出发,把脑袋放到刀刃下,就是为了不让你们再逃,能有一片安身之地,可你们却根本不信他们,连你们都不信他们,他们究竟为什么而战?敌人又如何能怕他们?”

    轩辕妭对着战士们,眼含热泪,嘶吼着质问:“这一战是站在家门口为了保护你们的母亲、你们的妻子、你们的姐妹、你们的女儿而战,一旦输了,敌人就会破门而入,你们会不会死战到底、寸步不退?”

    “会!”羞愤悲怒皆化作了勇气,惊天动地的吼声。

    轩辕妭深深看了一眼城门两侧的百姓,翻身上马,“出发!”她当先一骑,绝尘而去,所有士兵都跟着她离去,铁骑嗒嗒,烟尘滚滚,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奔去,原本明媚灿烂的朝阳都带上了视死如归的悲壮。

    道路两侧的百姓,目送着大军远去后,一个两个开始向城内走,正在打包裹的人卸了骡马,把东西往回搬。更有那打铁匠,喝斥徒弟把卸了的炉子都重新安好,一边抡起大锤打铁,一边高声叫嚷:“自己的家要自己保护,只要提得动刀剑的人都来领兵器,不要钱,不要钱!”

    知末眼中有泪,微笑着点了点头,对离朱和象罔说:“珩丫头无须做黄帝和嫘祖,她就是我们轩辕的小王姬,是每个家里的小女儿、小妹妹,所有战士都会为了保护她而死战!因为他们在保护的是自己的妹妹、女儿!”

    黄帝走到点将台上,弯身捡起被阿珩扔掉的铠甲,望向天际的漫漫烟尘,心内滋味微复杂,有骄傲,有心疼,有愧疚,可是很快,一切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