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46 部分

作者:桐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软弱情感都被渴望征服中原的雄心一扫而空。

    他对离朱下令:“我们也要准备出发了。”

    “是!”

    离朱跪下领命,知末神情漠然,象罔莫名其妙地看着黄帝和离朱。出发?出发去哪里?

    轩辕妭任主帅的消息传到神农族,魑魅魍魉笑个不停,讥嘲着轩辕国已经无人,都要亡国了,却只能靠一个女子来领兵作战。

    雨师也觉得纳闷,轩辕还有开国老将在,他们怎么会轻易认可轩辕妭?

    风伯说:“不要小看轩辕妭,黄帝并没有老糊涂,他选轩辕妭必定有他的道理,那么多人请应龙都没有请动,她却一句话就令应龙再次出战。”

    雨师踌躇满志地说:“那我们就在敦物山决战,看看我和应龙究竟谁更善于驭水。”

    敦物山一带水源充沛,有河水、黑水大小河流十几条,应龙作为水族之王,天生善于驭水,可以前的战役,因为主帅的原因,应龙从来没有真正发挥出自己的实力,这一次轩辕妭显然和应龙关系不一般,定会重用应龙。

    众人看着蚩尤,等他定夺。

    半晌后,蚩尤说:“退!”

    “什么?”所有人都不满地惊叫,这么多年的辛苦,那么多兄弟的鲜血,已经打到了黄帝的家门口,只要过了敦物山,就可以直击轩辕城,怎么可能退?就是他们愿意,他们身后一路浴血奋战的战士也不愿意。

    蚩尤冷冷扫了他们一眼,众人这才安静下来,蚩尤说:“轩辕士兵如今就像是被逼到山崖边的狼,他们都知道敦物山是轩辕国最后的屏障,一旦失守就是把自己的家园交给了我们焚毁,亲人交给了我们屠杀,他们为了自己的父母妻儿绝不会失败。”

    雨师的表情有些不以为然,“我们只需下令不许伤害平民,并且宣布只要轩辕士兵投降,一定善待,将轩辕族的斗志慢慢消解掉,他们也不见得会死战。”

    风伯默不作声,蚩尤以凶猛残忍震慑住了骁勇善战的轩辕士兵,可也正因为蚩尤的凶猛残忍,轩辕士兵恨蚩尤入骨,仇恨岂是几个假仁假义的命令就能化解的?

    蚩尤指了指后面的驻兵营帐,“你以为是什么支持着他们背井离乡地冒死打仗?别把你那套仁义忠孝拿出来说事,对他们来说,不管黄帝,还是炎帝,只要给他们饭吃就是好国君。他们打仗不是为了炎帝,也不是为了你我,他们就是仇恨轩辕,因为轩辕毁坏了他们的家园,杀害了他们的亲人,他们要复仇!他们之所以一路追随于我,就是因为我能让他们复仇!”

    雨师也是一点就透的人,立即明白了蚩尤的苦衷,蚩尤如果命令他们不许欺负轩辕族人,只怕这帮心怀怨恨的人会立即去投靠能允许他们复仇的人。

    蚩尤说:“守卫巢穴和雏鸟的小鸟连老鹰都可以逼退,我们没有必要和轩辕在他们的家门口打仗,撤远一点,他们的死志弱了,反倒更容易。”

    风伯和雨师明白了蚩尤的意思。如今的轩辕就像一个怒气冲冲的人,拼尽全力出拳,他们避让一下,让对方一拳落空,反而是挫对方锐气。

    第一战,轩辕妭下令由应龙领兵。

    应龙没有辜负众人的期望,一出征,就把蚩尤的军队逼退,逼得蚩尤连退三次,退到了冀州。

    轩辕士气高涨,欢喜鼓舞,应龙却在观察完冀州的地形后很担忧。

    他对轩辕妭说:“我觉得蚩尤下令撤退,并不是惧怕和我们在敦物山开战,而是想选择在这里与我们决战,这才是对神农最有力的地方。”

    轩辕妭同意,“这里的地形的确对我们不利。”

    应龙说:“我们可以向西南撤退两百多里。”他指指地图,“这里更有利于我们。”

    “一旦下令后退,那就中了蚩尤的计了,被国破家亡逼出的士气会一泻千里,蚩尤肯定趁机追杀。你忘记我们出发那日,对所有战士的誓言吗?我们能做的就是不管生死,绝不后退,直到把蚩尤打败。”

    士气易散难聚,应龙悚然一惊,颔首道:“明白了。”

    外面响起了击鼓声,传信兵惊慌地跑进来:“神农要进攻了。”

    轩辕妭视线扫了一圈周围的将士,平静地说:“那就把他们打回去。”

    应龙命人吹响了进攻的号角。

    自从第一次阪泉大战,轩辕和神农之间已经打了十来年,死了几十万人,两边的士兵都身负家仇国恨,恨不得立即生吞活吃掉对方。

    魑魅魍魉布起了大雾,冀州旷野全化作了白茫茫一片,没有人能看清楚路。神农士兵训练有素,蚩尤击鼓鸣金,用声音指挥着士兵前进后退,有条不紊地攻击,轩辕族的士兵却在大雾中失去了方向,被神农士兵无情地绞杀。

    应龙立即命善于起风的离怨起风,想把大雾吹散,可在风伯面前,就如江南的拂面春风碰上了朔北的凛冽寒风。离怨没有吹散大雾,反倒连自己都被风伯吹伤了。

    应龙看不清楚战场,只能听到轩辕士兵频频传来的惨叫声,他焦急得想鸣金收兵。士兵们没有经过操练,根本不可能根据声音就准确地判定哪个方向撤退,甚至有可能彼此冲撞,死伤无数,但至少可以避免全军覆没。

    他刚准备鸣金,轩辕妭说:“等一下,你来布雨,帮我布一场蒙蒙细雨。”

    “雨气只会加重雾气,令我们的士兵更加难作战。”

    轩辕妭把一包草药粉末交给他,“把这个有毒的药粉混在雨中降下去,风伯就会不得不吹大风,雾气自然而然会散。”

    “可我们的士兵不也会中毒吗?”

    “我早在他们的饮食中添加了解药。”

    应龙按照轩辕妭的吩咐准备行雨,雨师用鼻子嗅了嗅,察觉到空气中水灵的移动,“奇怪啊,这样大雾的天气,轩辕已经寸步难行,他们居然还要降雨?”

    蚩尤望向西南,阿珩一身青衣,好整以暇地站在阿獙背上。蚩尤忙下令:“雨中有毒,风伯,赶快起风。”

    风伯立即起风,把蒙蒙细雨和大雾全吹散了。

    刚能看清楚路,阿珩立即手拿海螺号角,边吹,边向前冲,轩辕士兵看到一个柔弱的女子都冲到了最前面,因为大雾带来的沮丧气馁全被羞耻压了下去,他们跟着阿珩,奋不顾身地向前冲。

    神农士兵的队阵被一往无前的士气冲散,蚩尤只能鸣金收兵。轩辕士兵一路追赶,快到草地时,阿珩突然下令停止追击,收兵回营。

    魑魅魍魉挑着脚骂:“臭女人,你怎么不追了?”

    阿珩回过头,似笑非笑地说:“我们还不至于傻到往尖刀子上踩。”这里所有的草都在蚩尤的灵力笼罩范围内,只要他一催动灵力,草叶就会全部变成刀刃。

    大雾中,蚩尤胜;追击时,阿珩胜。双方各自死伤了千余人,算是不分胜负。

    魍不甘心地盯着阿珩的背影,挠挠头不解地嘟囔:“她怎么就知道大哥在草地上做了手脚呢?”猛地一拍大腿,问蚩尤,“你怎么就知道她能在雨中下毒?天下间可没几个人能这么精通药性。”

    风伯偶然见过一次阿珩的真容,知道她是蚩尤的情人,刚才,当大雾散去,他看清率领轩辕大军追杀他们的人是阿珩时,震惊地愣住,这才知道她就是轩辕的王姬,高辛的王妃,下意识地立即去看蚩尤,清清楚楚地看到了蚩尤眼中一闪而逝的痛楚。

    蚩尤没有回答魍的问题,起身径直走了。魅极其小声地说:“我听过一个谣言,说蚩尤和轩辕妭有私情。”

    风伯第一次动了怒,疾言厉色地说:“以后谁再敢胡说,我就割了谁的舌头。”

    风伯出去寻蚩尤,发现他独自一个坐在高处,默默地眺望着轩辕族的阵营。

    天色转暗,飘起了雨夹雪,蚩尤却没有离去的打算,任由雨雪加身,仍是望着远处的千帐营地。暗夜中,风一阵,雨一阵,千帐灯火寂寂而明,映照着破碎山河,蚩尤的背影也是无限苍凉落寞,风伯心中陡然生起英雄无奈的伤感。

    风伯走到蚩尤身后,拿出一壶酒,笑嘻嘻地说:“你怎么跑这里来了?来来来,喝酒!谁先倒下谁是王八!”男人都是做的比说的多,宁愿流血不愿流泪,风伯不会安慰人,蚩尤也不是那种会细诉衷肠的人,风伯能做的就是陪着兄弟大醉一场。

    两人喝酒像喝水,没多久风伯喝得七八分醉了,笑说:“听说你们九黎的姑娘美丽多情,等这场战争结束了,我就去九黎讨个媳妇。”

    蚩尤喝着酒,摇摇头,“你不行,我们的妹子不爱哥儿俊,只要哥儿会唱歌。”

    “谁说我不会唱歌?”风伯扯起破锣嗓子开始乱吼,蚩尤大笑。风伯不满地说:“你嫌我唱得不好,你唱一个。”

    蚩尤凝望着夜色,沉默了一瞬,竟然真的开始唱了。

    哦也罗依哟

    请将我的眼剜去

    让我血溅你衣

    似枝头桃花

    只要能令你眼中有我

    哦也罗依哟

    请将我的心挖去

    让我血漫荒野

    似山上桃花

    只要能令你心中有我

    兄弟们

    我死后请将我埋在她的路旁

    好让她无论去哪儿

    都经过我的墓旁

    苍凉的歌声远远地传了出去,带着无限悲伤,在这国破家亡、山河破碎的时刻听来更觉心惊,风伯的酒都被惊醒了,愣愣地看着蚩尤,半晌后方问:“这样决绝的情歌该怎么唱回去?”

    蚩尤淡淡道:“两种回法,一种是‘若我忘不掉你的影,我便剜去我的眼;若我忘不掉你的人,我便挖掉我的心’;另一种……”蚩尤迟迟未做声,一直望着千帐灯亮的地方。

    风萧萧,雨潇潇,天地怆然,山河寂寞,风伯只觉英雄气短,儿女情长,金戈铁马几百年,忽然生了倦意。等这场仗打完,不管输赢,他都应该找个女人,好好过日子了。

    凄风苦雨中,忽然间,不知道从哪里,有隐约的歌声传来。

    山中有棵树哟

    树边有株藤哟

    藤缠树来树缠藤哟

    藤生树死缠到死

    藤死树生死也缠

    死死生生两相伴

    生生死死两相缠哟

    风伯竖着耳朵听了半晌,只听到了无数个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感觉不大吉利,蚩尤却绽颜而笑,拍了拍风伯的肩膀,“回去叫大家一起喝酒。”心情竟似大好。

    风伯没有明白,可他知道蚩尤已经等到了想要的答案。风伯边走边回头望去——山河憔悴,风雨凄迷,雾岚如晦,营帐千灯。

    这样的乱世,哪里有净土?哪里能安稳?

    可身处乱世,能有一人灵犀相通,生死相随,即便他日马革裹尸,醉卧沙场,这一生大概也了无遗憾了。

    断断续续,轩辕和神农又交战了好几次,互有死伤,不分胜负。

    蚩尤诡计多端,强强弱弱,假假真真地诱敌杀敌,他的计策在别人眼中堪称绝妙之策,却总会被阿珩一眼看破。但是,阿珩也拿蚩尤没有办法,不管她做什么,蚩尤总能见微知著,立即反应过来。

    他们俩就像是天底下最熟悉的对手,闭着眼睛都知道对方的招数。打到后来,不仅仅他们,就连旁观的将士也都明白了,不可能靠任何计策赢得这场战争,他们只能凭借实力,用一场真正的战役决出胜负,这样的战役会很惨烈,即使胜利了,也是惨胜。

    沉重压在了每个人的心头,连总是笑嘻嘻的风伯都面色沉重,蚩尤却依旧意态闲散,眉眼中带着一种什么都不在乎的不羁狂野。风伯完全不能明白,在他看来,蚩尤才应该是最悲伤的那个人。

    经过几个月的勘察,应龙兴奋地告诉轩辕妭,冀州荒野上虽然没有地面河,地下的暗河却不少,他有一个绝妙的计划,只是还需要找一些善于控制水灵的神族帮忙。

    轩辕妭说:“你继续准备,我来帮你找善于驭水的神族。”

    她给黄帝写信,请他让少昊派兵。

    高辛多水,不少神族善于控水,少昊向黄帝承诺过和轩辕共同对抗蚩尤,以此换取黄帝不帮助在西南自立为王的中容。如今就是少昊兑现承诺时。

    几日后,轩辕妭和应龙正在帐内议事,侍卫带着一个人挑帘而入,来者一身白衣,正是高辛王族的打扮。轩辕妭微微皱了下眉头,少昊竟然只派了一个人来?应龙也失望地叹气,他从来者身上感觉不到强大的灵力。

    那人对轩辕妭说:“在下子臣,奉陛下之命而来,有话单独和王姬说。”

    轩辕妭淡淡说:“你来此是为了帮助应龙将军,凡事听他调遣。”

    子臣似乎无声地叹了口气,容貌发生了变化,五官端雅,眉目却异常冷肃,随意一站,已是器宇天成、不怒自威。

    竟然是高辛少昊!

    应龙惊得立即站了起来,手忙脚乱地行礼。

    少昊问应龙:“将军觉得我可以帮上忙吗?”

    应龙激动地连连点头,大荒封共工为水神,可在应龙眼中,少昊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驭水之神,只不过少昊在其他方面的名头都太响,世人反倒忽略了少昊修的也是水灵。

    轩辕妭盯着少昊,“你国内的事情不要紧吗?”

    “中容不是什么大祸患,只是不想自相残杀,消耗兵力,让黄帝讨了便宜,所以要花点时间收服他的军队。眼下蚩尤才是大患,他若再赢了这场战役,高辛危矣。”

    “多谢你肯亲自来帮忙,不过这是轩辕大军,你虽是高辛国君,也要一切都听从军令。”

    “如我所说,我叫子臣,奉陛下之命前来听从王姬调遣。”

    “应龙将军会告诉你一切,你一切听他号令。”轩辕妭起身就要走。

    “阿珩。”少昊伸手拉住阿珩。

    “末将突然想起还有点事情要办。”应龙立即低着头,大步跨出了营帐。

    “阿珩。”少昊什么都说不出来,可又拽着阿珩不肯放。

    阿珩拿出了一方血字绢帕,“是你模仿我的字迹,请蚩尤去洵山救我和四哥吗?”

    少昊看到那些鲜血,下意识地看向阿珩的断指,身子似乎微微颤了一颤。

    阿珩见他没有否认,微微一笑,“谢谢你了。其实,我已经不怨恨你了,你毕竟不是我们的大哥,我求你救我四哥本就是强人所难。”

    “我承诺过要好好照顾你和昌意,是我失信于青阳,你怨我、恨我都很应该。”

    阿珩轻叹了口气,“我们年少时,都曾以为自己就是自己,只要自己想,就什么都能做到。后来却发现我们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