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49 部分

作者:桐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地烟尘弥漫。烟雾中,一条深壑在大地上裂开,深不见底,河水都流向了深壑,好似一道巨大的瀑布。

    神农大军绝处逢生,齐声呐喊,向轩辕军队*****。轩辕军队看着一身红袍,脚踩大鹏,杀气凛凛,立于半空的蚩尤,心惊胆寒。

    蚩尤望向轩辕大军,看不到阿珩在哪里。

    “逍遥!”

    逍遥知蚩尤心意,变幻体型,化作了鱼身。蚩尤脚踩北冥鲲,随着瀑布坠下深壑,刹那就被瀑布吞没。

    一瞬后,众人看到大地在慢慢隆起,河水开始向着地势更低的方向流去。

    应龙知道蚩尤在地下捣鬼,立即动用了全部灵力,灵力化作无数条色彩各异的蛇,沿着水流而去。灵蛇速度迅疾,游过时,犹如电光,水中一道道红色、蓝色、紫色、金色、银色闪过,流光飞舞,美丽不可方物。水被灵蛇驱动,竟然像有生命一样,开始翻山越岭,向着神农而来。

    蚩尤凝聚土灵,飞出千把黄色的土剑,寒光闪烁,穿水破土,直追灵蛇的七寸而去,一道道黄光迅疾闪过,把一条条驾驭水流的灵蛇全部斩杀。

    应龙身体晃了晃,眼鼻中渗出鲜血,已是受了重创。

    “你先休息一下。”少昊知道应龙不是蚩尤的对手,上前掌控了整个阵法。

    在少昊的灵力推动下,地上的水汇聚到一起,犹如愤怒的大海一般扑向前方,想要冲过隆起的土坡。

    眼见着海浪漫过了土坡,就要淹向神农,蚩尤驾驭逍遥从地下呼啸而出,立于半空,双掌牵引着土坡越隆越高,变成了山峰。

    少昊和蚩尤的灵力正面相逢,水化作了五条巨龙,与大地上的山峰拧在一起,水龙想把山摧毁,山却想把水龙压死。

    天下灵力最强大的两位神交战,地动山摇,飞沙走石,天昏地暗,好似天要塌、地要陷,整个世界就要毁灭,连神力高强的风伯、雨师都不敢靠近,所有人都惊惧地躲避,整个天地都变成了蚩尤和少昊的战场。

    激战了半晌后,五条水龙把山峰卷缠起来,水缸般的身躯勒得山峰越来越小,眼看着山峰就要碎裂。站在大鹏背上的蚩尤大喝一声,冲向水龙,把手中的长刀全力扔出,长刀化作了一把血红的巨刃,携雷电之势,劈死了两条水龙,随着水龙的嘶声悲鸣,蚩尤也被愤怒的水龙打下了大鹏的背,坠入深渊,被湍急的水流卷得消失不见。

    应龙、离怨他们齐声欢呼,风伯、雨师他们却怒发冲冠,悲伤溢胸,齐声惨叫:“蚩尤!”

    逍遥呼啸而下,冲入地底,在水下猛冲猛撞,寻找着蚩尤。

    又过了一会儿,当众人都以为蚩尤已经死了,陷入绝望时,蚩尤却脚踩大鹏从深壑中一跃而出,脸色森冷,唇畔有血,高喝:“击鼓!”他重伤了对方,对方也伤到了他。如今的大荒,凭神力能伤到他的不过少昊一人,少昊竟然亲自来助战。

    蚩尤固然吃惊,少昊更加震惊,他的全部灵力加上周密部属的阵法竟然不敌蚩尤的随性而为。他和青阳神力虽高,可仍是用心法来控制天地间的灵气为己所用,蚩尤却和他们截然不同,他就像是天上的鹰、水里的鱼,与天地造化融为一体,大道无形,信手拈来,随意挥洒。

    魑魅魍魉敲响了大鼓,风伯和雨师领命全力进攻,暴雨冲击着一切,狂风袭击着一切,因为地形倒流的洪水更加泛滥,轩辕族的阵势被冲散,士兵们四散逃亡。

    应龙迫不得已化回龙身,试图暂缓水势。阿珩问少昊:“不能再把水导回地下吗?”

    少昊面色惨白,鲜血从胸前渗出,刚才他被蚩尤斩断了两条水龙,显然已受重伤,即使再和蚩尤斗,只怕也是输。他摇摇头,“蚩尤为了阻止水流,进入地下,把大地抬高,本来可以复原,可刚才北冥鲲为了救蚩尤一阵乱冲乱撞,无意中把所有的暗河河道全摧毁了。地势被毁,逆天而行,一定会有大灾,如今这么多的水无处可去,只能要么淹灭神农,要么淹灭轩辕,不是他死就是我们亡。”

    前方的河水被蚩尤抬起的山峰阻挡往回涌,后面还有源源不绝已经化做了地上河的河水流来,眼见着整个旷野就要化作汪洋大海。少昊对阿珩说:“你立即带兵撤退,我去开一条河道,把河水引向大海。”

    应龙也对阿珩说:“王姬,赶紧撤退,我挡不了多久。”

    风伯、魑魅魍魉站在山峰上,眺望着被水流冲散的轩辕士兵,高声欢呼:“我们赢了,我们赢了!”

    蚩尤却默默地凝视着一切,神情疲惫倦怠,眼中都是隐隐的无奈与痛楚。

    阿珩驾驭这阿獙升到半空,放眼望去,大地之上都是水,少昊的河道还没开好,应龙在风伯和雨师的合力进攻下,已经神竭力枯,轩辕族逐渐陷入绝境。

    阿珩看向族人们惶惶不安的面孔,只要一撤退,他们就会节节败退,直到让出轩辕山。

    颛顼故作坚强的稚嫩面孔,黄帝垂垂老矣的憔悴容颜,轩辕城中绝望哀戚的百姓,无数像岳渊一样为国捐躯的轩辕男儿,他们的妻子、女儿……她不能再让她们像那个小女孩的娘亲一样饿死!她不能让岳渊他们死后都不能安息!

    不,决不能撤退!

    应龙昂起龙头长嘶,请求阿珩立即带兵撤退。

    阿珩看向灿烂的太阳,刺眼的光线射入她的眼睛,她却连眨都不眨,阿珩摸了摸阿獙,“为我做一件事情,可以吗?”

    阿獙毫不犹豫地点头。

    “活着!”

    阿珩跃下了阿獙,坠向大地,回头嫣然而笑,“去玉山找烈阳。”

    下坠中,阿珩双臂张开,将身体内被封印的力量散出,此时太阳恰在中天,正是一天中力量最强大的时候,阿珩体内也如火山爆发一般迸发出最强大的力量,周身发出刺目的白光。

    阿獙感受到阿珩的气息在消失,惊恐地昂头悲号,蚩尤和少昊听到阿獙的声音,回身间看到阿珩全身绽放出刺眼的白光,同时失声惊叫:“阿珩,千万不要!”可是已经晚了,阿珩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白光中。

    阿珩落到了地上,散发着刺目的白光。

    随着她姗姗而行,就好似地上有另一个炽热的太阳,白光所及之处,地上的水刹那间就蒸腾成了白雾。在太阳的无情炙烤下,汪洋大水渐渐消失,土地,慢慢干涸,草木全部枯萎。

    魑魅魍魉扑过去,想阻止阿珩,却被阿珩的灼热烫伤,惨叫着后退,幸亏雨师及时降下云雨,阻挡了阿珩一会儿,才救了他们一命。

    阿珩刚开始还能控制自己的力量,只想把洪水蒸腾完,可就如堵截的洪水的堤坝被打开了一道口子,洪水不是按照预想中慢慢流淌,而是将口子越冲越大,最后把整个堤坝彻底冲毁。

    阿珩体内的力量与天上的太阳交相辉映,越涌越多,强大的力量冲击得她身不由己,眼睛渐渐变得赤红,神识渐渐消失。

    随着阿珩的走近,士兵们惨叫着倒下,他们身体里的水分全被炙烤干,迅速化作了干尸。

    雨师从半空跌下,他修炼的是水灵,阿珩的太阳之力天生克他,他身体受到重创,连行走都困难。

    应龙已经看不到阿珩的原身,只能看到一团白光中一双赤红如血的眼睛,像恶魔一般,看到什么就摧毁什么。应龙化回人身,迅速后退,如果不是前面有水源,后面有少昊在帮他,他的身体只怕早就被炙毁。他惊恐地问少昊:“那究竟是什么?王姬究竟化作了什么?”

    少昊神色哀凄,一声不吭,只迅速地把本来要引向大海的河道改到了他们身前,用奔流不息的河水,保护住轩辕族士兵,这是他现在唯一能为阿珩所做的。

    风伯扶着雨师,看着一步步走向他们的阿珩,恐惧地问蚩尤:“那究竟是什么?”即使世间真有这么强大的法术,可像这样不分敌我,一视同仁,全部毁灭的法术也未免太惨无人道。

    蚩尤为了保护神农士兵,试图借水,可水全汇聚在地势低凹处,被少昊操纵着保护轩辕士兵。蚩尤虽然五灵兼具,但单论驭水的能力,毕竟不如专修水灵的少昊,根本无法从少昊手里调动水灵。

    地上的干尸都被阿珩炙烤得焦黑,化作粉末。神农族士气在惊吓中一溃千里,士兵惨叫着奔逃。

    蚩尤的亲随部队虽然也害怕,却一个个都站得笔挺,没有蚩尤的命令,绝不后退。魑魅魍魉看着周围的兄弟,悲愤地嘶叫:“这到底是什么魔物?难道天真要亡我们吗?”

    蚩尤脱下阿珩做给他的衣袍,将衣袍揉碎撒出,带着玉山灵气的衣袍碎片落入大地,长出了无数棵桃树,一片郁郁葱葱的桃林,带来了点点凉意,阻挡着炽热干旱的侵袭。

    风伯和雨师看性子狂妄的蚩尤只防守,迟迟不出手攻击,心里约略猜到几分,对蚩尤说:“这已经是神智全失、六亲不认的魔了,你千万不可因为顾忌旧情,手下留情。”

    蚩尤看了眼缓缓走过来的阿珩,“军队交给你们,立即撤退,我引她离开这里。”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们在哪里汇合?”

    蚩尤答非所问地说:“我是山野蛮夫,行事随心所欲,纵情任性,能上战场,却不能治国,并不是能带给天下安宁的人。黄帝虽然私情有亏、大义不保,可君王都要这样无耻无情,才能守住王位和天下,让百姓安居乐业。打了这么多年仗,天下百姓早已经打累了,你们身为神农子民,能为神农做的也都做了,如果这次战役后,还能活着,就好好找个女人,生儿育女,过点太平日子吧。”

    雨师赤松子盯着蚩尤,眼神闪烁,欲言又止。

    蚩尤淡淡一笑,“人说高辛的诺奈将军容貌出众,才华盖世,性情文雅风流,是无数高辛仕女的香闺梦中人,可惜因为一段荒唐的男女情,终日沉浸在酒药中,成了废人。只怕那些女子们没有一个想到他会自毁容貌,自残身体,潜伏在神农将近二十年。”

    风伯震惊戒备地看向雨师,雨师悚然而惊,知道蚩尤手段酷厉,他暗暗握紧兵器,准备随时自尽,“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我很早就知道了。虽然你和少昊计划很周详,知道任何易容幻形都逃不过我的眼睛,不惜毒毁容貌,伤残身体,又知道你们自小言传身教的贵族气质难以伪装,特意托名‘四世家’的赤水氏,少昊还强迫赤水氏配合他,伪造了你的出生和经历。不过我向来多疑,连自己的女人都不会轻信,何况你呢?”

    “那你为什么不杀我?反而这十几年来一直待我如兄弟?”

    “如果是几百年前,我若知道你骗我,肯定立即就杀了你。可几百年前,阿珩被我逼落虞渊时,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有些事情不能只用眼睛去看,还要用心去感受,所以我愿意给你些时间,分辨清楚你究竟是谁。这么多年,不管你是诺奈,还是赤松子,你用高辛精湛的铸造技艺为我打造精良的兵器,让神农士兵有武器对抗黄帝;你领兵作战时总是不怕死地冲在最前面,殚精竭虑帮助神农对抗轩辕。你所作所为都有利于神农,我为什么要杀你?”

    雨师默默无言,紧握兵器的手渐渐松了。

    蚩尤笑问:“少昊给你的任务应该是要我和黄帝两败俱伤,方便高辛从中得利,你已经顺利完成任务。刚才,你明明可以不必如此尽力,虚与委蛇后悄悄离开,你却为了救魑魅魍魉,不惜对抗阿珩,以至重伤,你如今真分得清楚自己究竟是少昊的臣子诺奈,还是蚩尤的兄弟赤松子吗?”

    近二十年的时光,对神族而言并不长,若太平清闲时,只是眨眼,可二十年的金戈铁马,转战四方,朝夕相处,生死相托,一起冲锋陷阵,一起饮酒大醉,一起受伤,一起欢笑……这世间,还有什么样的时光能比铁血豪情的峥嵘岁月更令人激动?还有什么样的情谊能比生死与共的袍泽之谊更深厚?

    二十年前,他凭借一颗坚毅的心毒毁了自己的脸,脸没了没关系,只要心知道自己是谁就可以,二十年后,他的心却已经面目全非,他究竟是谁?蚩尤的兄弟赤松子,还是少昊的臣子诺奈?雨师神色怆然。

    风伯的戒备散去,重重拍了下雨师的肩,依旧亲密地扶着雨师。确如蚩尤所说,管他是谁,反正风伯心中的雨师是好兄弟,在战场上无数次救过自己的命。

    蚩尤笑了笑,“知道你是诺奈的不仅仅是我,还有一个人也知道。你虽然毒毁了脸,自残了身体,可她自从婚礼上见到你后,就一直在怀疑。”蚩尤望向双眼赤红、化作魔身的阿珩,“不管你变成什么样,不管有多么丑陋恐怖,只要你的心没变,在她心中,你永远都是你。”

    雨师吃惊地呆住,云桑竟然早就认出了他?她一直知道他在这里?

    那些模模糊糊的小细节全都清晰分明起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身周总是会有彩蛾相随,有时是他孤独静坐时,蛾子会轻轻落在他的掌上,默默陪伴着他;有时是他深夜巡营时,蛾子会跟在他身侧慢慢飞舞,静静跟随着他。

    无数个黑夜里,因为脸上的毒伤、身上的刀伤,即使睡梦中,他都痛苦难耐。半梦半醒中,总有夜蛾翩翩而来,萦绕在他营帐内,用磷粉涂染着他的伤口,缓解着他脸上身上的痛楚。

    亦真亦假,亦梦亦幻。

    梦醒后,一切了然无痕,只有榻畔坠落的蛾尸,让他怀疑自己昨夜又忘记了熄灯,以至飞蛾扑火。

    原来一切都是真的,原来即使远隔千里,她仍一直在耗用灵力,守护着他。

    每天清晨,当别人神采奕奕地睁开眼睛时,云桑是否面色苍白、神虚力竭地从蛾阵中走出?

    她究竟陪伴了他多少个孤独的夜晚?

    他一直以为是自己在默默守护她,她一无所知,可原来这么多年,她也一直在默默守护他,是他一无所知。

    雨师冰冷的面具上,缓缓落下了一串泪珠。

    随着阿珩的逼近,最外层的桃林渐渐化作了枯木,蚩尤的身子晃了一晃,脸色发白。

    “我得赶紧引她离开,再不走大家都要死,你们立即撤退。”

    蚩尤要走,风伯拉住他,眼中泪花滚滚:“蚩尤,你一定要回来!”魑魅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